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亲子鉴定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亲子鉴定/看书阁

昨天晚上想了一夜,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找他,早一天晚一天都一样。

吃过早饭,跟穆天翔夫妇和孩子们说一声,夜莺驱车向江宏酒店赶去。

站在门前夜莺深吸一口气,闭下眼睛,调整下情绪,扣下房门。

“请问你找谁?”雨彤打开房门,脸上笑容凝住,怔怔的看着夜莺。

“雨彤,是谁?”没有听到回答,宋天阳准备出门。

“客房服务。”雨彤关上房门,“我忽然感觉不舒服,你今天能不能不出去。”

被挡在房门外的夜莺倚在墙上,她应该知道她为什么而来。

她能理解她的心情,交往七年的男友忽然多出三个孩子,谁也一时接受不了,她没有奔溃就已经很坚强。

觉得就像插足他们之间可恨的第三者,她自己都有点讨厌自己来,可为了孩子她不介意做这个坏人。

“宝贝,你不是想知道照片的事情吗?我现在就去给你弄明白。”宋天阳抱住雨彤。

“我相信你,那孩子跟你无关。”她现在忽然害怕知道事情的真相,怕她自己承受不住最终的结果。

“你相信我是一回事,可弄不清楚我会不安。”亲了下她的额头放开她,准备开门。

雨彤倚在房门上,摇头阻止他“天阳···”

“门外是谁?”宋天阳双手环胸,“以前自信的雨彤躲到哪里去了?”

“这个跟我自不自信没有关系。”那个女人能找到这里,就说明天阳真的和她们有关系,她不敢冒这个险,推开这个门她也许就失去眼前这个相伴七年的男人。

“你是对我没有信心?”

“不是,不是都不是,我只是害怕。”

“事情既然发生,就得解决,不然我们之间就会出现裂痕,越裂越大,到最后无法修补。”

“慢慢出现裂痕,总比一下子出现跨不过去的沟壑要好。”

“不要再无理取闹了。”邪魅的桃花眼闪过不耐烦,扯开雨彤手攥住门把手。

“出了这个门,也许我们之间就真的完了。”雨彤闭上眼睛,眼泪簌簌往下掉,最后出声阻止宋天阳。

安天阳没有回答,打开房门。

关门声音响起,雨彤瘫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姐姐我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她能想到的只有她那个疼爱她的姐姐。

走去房间的宋天阳,一眼就看见倚在墙上的夜莺。

“慕小姐,我们谈谈吧。”今天一早就有人将夜莺的资料传给他,七年前两人同在英国,时间过去那么长时间他也有些模糊,但是第一直觉两人没有交集。

可那个孩子跟他长得那么相似又怎么解释。

夜莺眼神复杂的看着宋天阳,心中尘封记忆涌来,真想好好揍他一顿,但是她今天是为孩子而来,不是为自己报仇诉委屈而来的,点点头将脸转向一边,她怕一时忍不住出手。

“我知道这家酒店的咖啡厅不错,不如我们就去那里吧。”宋天阳绅士的伸出手请夜莺先走。

“她还好吧。”夜莺瞥一眼房门。

“你说呢?”

夜莺不再说话,这就话她真不该问,向楼下咖啡厅走去。

装饰别致高雅的咖啡厅只有零星几个人。

安天睿点了两杯咖啡,夜莺低头搅拌冒着热气的咖啡,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慕小姐,冒犯问一下,孩子的父亲?”宋天阳懒洋洋倚在椅子上,神情邪魅中透漏着慵懒,一双桃花眼审视的落在夜莺身上。

“我要是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早就找上门去了。”丢掉手上的汤勺,喝了口咖啡,喉间滑过一股苦涩,她喜欢不加奶块的拿铁,苦涩的口感深深印在记忆中,回味无穷。

“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你为什么生下她们。”宋天阳邪魅眼光不变,磁性的嗓音也没有任何波动,像丝毫不在意夜莺的话会增加他是孩子父亲的可能性。

“今天我不想跟你谈这些已经既定的事实。”生下她们自然有她的理由。

“说说你想跟我谈什么吧。”咖啡冒起热气让宋天阳看起来有些不真实,他的脸上覆了一层阻止别人窥探的假面。

“我想让你跟孩子做个亲子鉴定。”

“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我有个疑问,我们真的见过吗?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寥寥无几,而且和他扯上关系的人都有一个不能抹杀的共同点,对于她,他不会产生和他上床的想法。

“七年前,应该是七年半之前你有没有去过z市军区附属医院。”

“去过。”宋天阳没有思考就说出口,七年半前他受了重伤,在z军区附属医院呆了很长时间。

“那就没有什么好问的了,今天下午两点我会在市医院等你,服务员买单。”

宋天阳身手制止向这边走来的服务员,“消费会自动转到我的账单上。”

“下午希望你准时出现。”夜莺说完转身离开,她不想再和他待在一起,这样她会不由想起那夜发生的一切,还有那场毁了她两个还姐妹的战役。

宋天阳看着夜莺消失的背影,当年军区医院的视频全部被他销毁,再想查清楚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难如登天。

他忽然察觉不对,事情倘若是她说的这样,孩子的出生日期对不上,还是说她再隐瞒什么。

宋天阳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咖啡厅,时间流逝,咖啡厅的西式钟表敲响一下,下午一点,时间差不多,该出发了。

悠扬的大提琴声音响起,宋天阳连看都没看一下,关上手机。

既然他已经开始扔出鱼饵,他怎么会不遂了他的意呢。

至于雨彤他清楚的知道她存在的意义。

夜莺驱车回到家中,思考半天决定和孩子和盘托出。

“妈咪带你们去见一个可能是你们爸爸的男人。”

“我们只要妈咪,至于爸爸我们不想知道是谁。”

思彤拒绝心中虽然也渴望有个爸爸,但她不希望妈咪为了她们勉强自己,她希望妈咪能找到属于她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