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以后的安排

以后的安排

夜莺手心沁出汗水,面对枪林弹雨的战场,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妈咪···”思言捏了下妈咪的手,眨巴几下桃花眼,他是个男子汉会保护好两个姐姐的。

“乖乖听仓叔叔的话,不要乱跑。”夜莺嘱咐三个孩子。

“妈咪,我会看好弟弟妹妹。”思彤说完,拉着弟弟妹妹的手走出房间,临出门前冷漠的大眼扫过宋天阳,直觉他不会是个好爸爸。

“孩子都很聪明。”

“而且还很敏感。”

“我以后会注意尽量不在她们面前提及一些敏感的话题。”宋天阳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单手撑着脑袋,邪魅的眼神落在夜莺身上。

“不是尽量而是绝对不能。”她的宝贝看上去坚强的像个小大人,只有她知道她们心中有多么渴望父爱,这些话要是从他们亲生父亲口中说出,她怕她们幼小的心灵会承受不住。

“好吧,不过我还是想弄清楚,当年你是怎样怀上她们的。”宋天阳慵懒的像只猫,好像他们是他亲生骨肉这件事情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夜莺自认为是个剖析人心的好手,可她一点也揣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不知道是他太过冷血,还是情绪隐藏的太好。

“当年的事情我不想提,既然现在已经证实他们是你的孩子,我想听听你以后的打算。”那一夜关系到她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将自己以前的身份曝光,她怕害得书凡也失去现在平静的生活。

“说的也是,孩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再追究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也毫无意义,说说你想让我怎么做吧。”宋天阳姿势不变,将问题抛给夜莺。

“负起你该负的责任。”又一个狡猾地跟个泥鳅的男人。

“说的具体一点。”

“像宋先生这样聪明的人不会不懂这么浅显的意思。”夜莺压下心中一切杂念,现在她就是个单纯为孩子争取幸福的谈判员。

“你想让我娶你?”安天阳声音微冷。

“我只想让你让孩子给孩子完整的父爱,至于其他事情,我没有想过。”她不会拿孩子作为筹码,嫁给一个陌生人。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结婚怎样才能给孩子完整的父爱?”觉得夜莺不像个想趁此机会缠上他的女人,磁性的嗓音恢复如初。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协议结婚。”夜莺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想到时下有钱人最常见的结婚方式脱口而出。

“可我这辈子,不会结婚。”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他不想让他的配偶栏上出现别人的名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想接受她们。”夜莺彻底怒了,不想结婚,还有个交往七年的女友!敢情你耍人家玩呢!还是说你把我当成傻子!

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翻涌的怒火,站起身,怒视依然倚在沙发上慵懒如猫的男人。

“宝贝,消消气,我这不是再和你商量吗?”

心中心里颤抖一下,不要叫的那么恶心,诽谤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商量,一点诚意都没有,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宝贝,倘若不知道你就是叱咤律师界的金牌律师慕林林,我还真会怀疑一下站在我面前的人会不会是冒名顶替的。”

宋天阳说的半真半假,他得到的资料是她异常冷静,平静的一张脸毫不露出半分情绪,但这两次见面,彻底颠覆他对她的认识,不仅性格不一样,连长相也相差太多。

夜莺承认,在孩子的问题上她确实失去平时的冷静,变得易怒没有耐心,悻悻坐在沙发上,喝杯水浇灭心中怒火。

“那你说怎么办吧?”

“我家庭很复杂,一时半会也和你说不清楚,倘若知道你和孩子的存在···”宋天阳摇摇头,卖起了关子,估计家里应该已经知道了,现在已经闹翻天,就等着他回去解释了。

“那就不让你家里人知道。”夜莺不喜欢说话不干脆,藏一半露一半的男人。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两人一时静默无言,良久。

“不管是简单还是复杂,我只知道孩子现在需要一个疼爱她们的父亲,不想让他们再被别人说她们是野孩子,我怕她们的世界观会逐渐扭曲。

当初生下她们是我一时自私,当时我也预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我感觉只要将她们好好的保护在羽翼之下,她们就不会受到伤害,可是我错了,彻底的错了,她们还太小,根本就承受不住别人的恶意攻击与一些闲言碎语。

我对你要求不高,只要能真心接受她们,让她们在正常的家庭氛围内长大就好,至于你的感情问题,只要不对孩子造成影响,我不会干涉。”

夜莺说出心中最深处的想法,她想用最真挚的感情打动他,毕竟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血浓于水,他不至于铁石心肠对孩子不管不顾。

“宝贝,你要记住今天是你要求我对她们负起责任,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不能怨恨我哦。”宋天阳身上散发出邪魅的气息,明明磁性迷人的嗓音,夜莺却觉得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凉彻心扉。

“你不喜欢她们?”能对自己的亲身骨肉都这般冷血的人,夜莺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讨厌她的孩子。

宋天阳闭上眼睛,轻摇下头,不是不喜欢而是他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孩子。

夜莺稍微松口气。

“宝贝,跟你报备一下,后天我去拜见二老。”夜莺闻言,惊愕不已,连孩子不放在心上,怎么会去见她的父母?

“我只说过不结婚,没有说过不住在一起,拜访二老之后,我就会将你们接到我在这里的公寓中,如你所愿,负起我该负的责任。”

夜莺清冷的双眸微眯,眼光落在他的脸上,欲窥探他心中所想。

“宝贝,欣赏够了吗?”闭目养神的人,倏地睁开双眼,夜莺再一次察觉出女人的媚态来,夜莺自嘲一笑,应该是她这些日子有点神经过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