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黑色钻石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黑色钻石 都市言情 大众 网

“我去把孩子找来。”收回目光,也该把他正式的介绍给孩子认识一下了。

“不用那么麻烦。”掏出电话,“苍原把小少爷和小小姐带回来。”

夜莺注意到他两次打电话都用的是左手,左手无名指上一个别致的黑色钻石戒指熠熠生辉,黑色钻石以前代表伤感与悼念死去的爱情,随着时代的不同,到现在才代表尊贵与时尚。

“宝贝,好看吗?”察觉到夜莺的目光,宋天阳将手翻过来竖起,让夜莺能看的更清晰一些。

“很特别。”在她的认知里,只有晶莹剔透的钻石才是纯洁的象征,才能配的上圣洁的婚纱。

也许是洞悉夜莺心中的想法,宋天阳将手平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一下,“这是我亲自切割,打磨制成的,每一道工序我都亲力亲为。”也是他亲手带上去的。

“你一定很爱她吧。”能让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这么用心做一件事情的,除了很爱她,夜莺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她第一次从他的眼中看出情绪,浓烈的伤感一闪而逝,快的几乎难以察觉。

“宝贝,你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来问这个问题吗?”宋天阳似笑非笑的看着夜莺,他的确很爱他,这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也是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你觉得我现在像个胜利者吗?还有你可以叫我慕林林,或者林林都行,你的称呼说真心话我有点接受不了。”充其量她就是帮他养了几年孩子的女人,在他心中没有一点位置可言。

“你很可爱。”他一直以为女人都喜欢这个带着宠溺的称呼,她是第一个这样要求他的人。

夜莺嘴角一抽,可爱?好像这个词跟她八竿子也打不着。

三个孩子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只有思语像个欢快的小鸟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们终于可以跟别的孩子一样有爸爸了!”

清澈的双眼中充满喜悦,刚才她偷偷的问了下苍叔叔,他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她还是看的懂他眼中的暗示。

“二姐,再叫大一点声音让满医院的人都替你高兴一下吧。”思言双手交叠放在头下,闭着眼睛任由灿烂的阳光打在他俊逸的脸上。

“姐姐,弟弟为什么你们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兴呢。”思语歪着小脑袋,眼中满是不解,按理说找爸爸是一件很值得大肆庆祝一番的事情。

“高兴,谁说不高兴了,我都高兴的没有力气再高兴了。”思言阴阳怪气的揶揄道。

守在一边的苍原不由看向思言,这个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和少爷小时候真的很像。

“臭思言,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思语双手叉腰,两个腮帮子气的鼓鼓的,这个弟弟没事总喜欢和她作对。

“二姐你能不能安静一会。”思言满是不耐,他心中很不安,总想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事情,虽然他没有看到结果但是从妈咪刚才的表现来看,那个男人肯定是他们的爸爸。

二姐总是聒噪个不停,让他感到莫名烦躁。

思语心中委屈极了一双大眼闪烁晶莹泪花。

“思言不许对妹妹那么凶。”思彤斥责一声思言,拉过思语的手,掏出纸巾替妹妹擦拭眼泪,她的妹妹心思简单,不知道她们心中的烦恼忧虑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苍原接了一通电话,“小少爷,小小姐,少爷让我带你们上去。”

“仓鼠,你家少爷到底是何方神圣?”思言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一双漂亮的眸子不含一丝杂质,仿若一汪清水,纯洁看不出任何心机,仿佛就是小孩子随口一说。

听到思言的称呼,苍原嘴角使劲一抽,仓鼠?亏他想的出来。

“这个问题,待会小少爷可以直接问少爷。”暗忖一声,眼前这个孩子的心思真是深沉的可怕。

“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不屑的瞥一眼苍原,向来时的路走去。

苍原嘴角再抽一下,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一个六岁大的小屁孩给鄙视了。

“仓叔叔确实跟仓鼠很像哦,以后我就给你叫仓鼠叔叔吧。”思语破涕为笑,弟弟取得这个外号,她好像很喜欢呢,思语睁着大大的水眸,天真的等着苍原点头答应。

苍原嘴角抽了又抽,满心不想答应,但看到思语希冀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的点点头,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从此以后这个绰号跟随他的一生。

思语见到苍原点头,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向前面走去。

被思语牵着的苍原有一瞬的无措,随后替少爷高兴起来,三个如此聪慧可爱的孩子一定可以拯救出陷入深渊的少爷。

四人回到房间,思言目光在夜莺和宋天阳两人之间逡巡,从现场来看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宝贝,有什么问题吗?”

思言双手抱着身体,夸张的打个寒颤,“好瘆人的称呼。”

宋天阳嘴角几不可见轻抽一下,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他的必杀技在一天之内碰了两次壁。

苍原有些同情的看了下少爷,小少爷的言辞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招架。

夜莺轻咳一声,提醒思言注意下言辞,“妈咪难道不觉得吗?”

“你妈咪和你的想法一样。”宋天阳直接替不知怎么开口的夜莺回答。

“妈咪,他真的是我们的爸爸吗?”虽然她从仓鼠叔叔那里已经知道答案,但是还想让妈咪亲口告诉她,她才觉得安心。

“是的,这位宋天阳先生就是你们的亲生爸爸。”

“你们好,我叫宋天阳,希望我们以后相处愉快。”宋天阳依旧慵懒的倚在沙发上,简短的介绍自己。

“身家财产,所有的不动产与动产都详细的介绍一下吧。”思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晃动着小短腿。

“思言···”夜莺风中凌乱了,真想问一句,儿子你是来着认爹的还是来认钱的。

“妈咪,这些还是问清楚的好,万一他是个穷光蛋,还需要我们来养他,不是蚀本了吗?”思言无视夜莺警告的目光,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