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会二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酒会二/看书阁

“你去忙吧,让她一个人进来就行。”

安天睿拿过手上的合同书,签约这件事情不需要他亲自过问,压制不住心中想见她的冲动,而且他也很期待她在看见这份合同的时候的精彩表情。

“睿哥哥,我可以进去吗?”被夜莺拒绝会一直低着头的鑫儿,开口询问,声音中带着刚哭过的沙哑,她希望睿哥哥能发现她的异样,可以开门关心一下。

想到两人每次见面时剑拔弩张的场面,夜莺万分希望他能答应鑫儿的要求。

“公司刚开业,你先去帮亦寒分担一些。”

鑫儿心中难过,她的睿哥哥一点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幽怨的眼神扫过夜莺跟亦寒离开。

夜莺站在门前,踟蹰一下,“女人,还不进来,是不是需要我出去亲自请你。”眼睛落在黑色的门上,那扇没有上锁的门没有一点要开的迹象。

“怎敢劳烦安总大驾。”夜莺进入房间,半掩房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要给自己留一条良好的逃跑退路。

“关上门,把合同签了。”将合同扔在办公桌前后,拿过旁边的文件认真的看了起来。

仿佛进到黑色空间中,一身黑色西装,黑色衬衫黑色领带的安天睿与它融成一体,仿佛他本来就属于黑暗。

“签个合同,不用关门。”夜莺在他的办公桌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拿过桌上的合同仔细看了一下,薪资待遇很优渥。

可当夜莺看到底下罗列出来的一条条工作事项时,眉头越皱越紧,这哪是什么合同,分明就是霸王条款。

其他的还可以勉强接受。

最让夜莺无法忍受的是第一条:法律顾问工作分成两部分,一是公司法律纠纷,二是公司法人的私人律师(处理感情纠纷,财产纠纷等等。)

第七条:办公地点可以在自己选择,但必须一天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第十二条:公司出现的法律纠纷不论大小一律都由法律顾问负责,公司在外的法律纠纷只要因为输了官司造成的损失都由法律顾问赔偿。

第二十条:法律顾问要陪公司法人一起出差,处理一些突发事件。

“安总是在找一个万能机器人型的保姆,恕我能力有限不能胜任。”夜莺起身,准备离开。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安总是个精明的商人,当我签下这个合同的时候,就等于为你公司投了一份巨额保险,我可不想等到哪天落魄到倾家荡产以后还得四处躲避要债的人。”

“这条可以考虑去掉,但是其他的没有转圜的余地。”安天睿从文件中抬头,拿出桌边的另一份合同,扔了过去,“签了之后,就可以走人了。”

这些都是他事先设计好的,“安总这是再考验我的智商吗?”夜莺不确定这只狡猾的狐狸还有没有第三份第四份合约。

“这是最后一份。”

他其实很想让她签下第一份,真的很想在她真负债累累的时候他可以将她收入羽翼之下,虽然这是夜深人静辗转反侧之时地一个小小的幻想,虽然他深知这辈子已经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仍然还是幼稚了一回。

“去掉第一条,第二条,二十条,我就签。”

“女人不许再讨价还价。”用笔指了下合同,示意夜莺签了。

夜莺没有理睬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房间门自动关上,夜莺用力拉了两下也没有取开,安天睿将手中的遥控器扔在桌上,“现在可以签了吗?”

“安总,合约是具备法律效应的,在别人逼迫下签下的合同,被视为无效合同。”夜莺双手环胸,站在门前。

“女人这些东西我懂得并不比你少。”他一直都游走在法律边缘,钻了不少法律空子,对法律研究很透彻。

“既然安总懂法律,就更不需要我这个多余的法律顾问了。”

“你不是多余的。”夜莺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

“想想你的家人,不要以为有了宋天阳那个温暖不了人心的太阳,我就不能对你怎样。”

“温暖不了人心的太阳在关键的时候也可以取下暖,温暖下身体也是好的。”从没指望过宋天阳会帮她,但还是莫名的不希望安天睿看她的笑话,

“一个可以瞒着热恋中的女友与别的女人生下孩子的男人,你以为他会对你有多少感情可言吗?”听到夜莺言语中对宋天阳透露出的依赖,安天睿忍不住怒从中来。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这么说是你们相识相恋在前,你是心甘情愿为他生下孩子的?”安天睿站起身,浑身迸发出一股怒气。

以他目前的调查来看夜莺与宋天阳只有在英国那段时间有短暂的交集,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再告诉他,她与宋天阳的相识只是个意外,两人并不熟悉。

夜莺倚在门上,警惕的看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安天睿,“你想干什么。”

“你与他之间到底是怎么认识的。”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过问两人之间的过往,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他心中深深的嫉妒起宋天阳来,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拥有眼前这个女人,仇恨与愤怒冲击着安天睿的神经。

“这件事情我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外人。”

外人两字让安天睿失去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手欲扼住夜莺的脖子,夜莺躲闪开来。

两人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展露拳脚,再一次大打出手。

夜莺再一次败在他的手上,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下去,不顾怀里女人的挣扎将她压在光滑的办公桌上。

疯狂的吻落在夜莺修长白皙的脖颈上,烙下一个个暧昧痕迹,“告诉我这样还算不算是外人。”

“你这个疯子!”夜莺怒瞪安天睿,怒骂出声。

“你说的对,遇到你之后我就彻底变成一个疯子!”安天睿怒吼出声,吼完之后连自己都愣了一下,站起身,走到玻璃窗前,背对着夜莺,“签了合同,你就可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