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会四

酒会四

给孩子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后,夜莺挑选一袭黑色保守到不行的礼服,就连脖子都不带露出来的。

“妈咪,你干脆直接找一块布直接把自己包起来得了,这样还省钱。”

当夜莺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思言撇嘴摇头,妈咪的眼光就是土的掉渣,你看人家电视上的明星,哪个不是能露多少就露多少。

“小姐您身材那么好,这件浅蓝色低胸礼服穿在您的身上效果一定很好。”

“不适合。”

“如果您觉得不习惯这种风格的话,外面可以搭配一件白色披肩。”

“妈咪这件衣服好漂亮。”

“二姐都说好看了,妈咪你就是一下嘛。”

思言眼中放光,真想强行将妈咪拖进试衣间换上,这样去参加酒会,一定会惊艳全场,说不定能邂逅帅哥,顺便搞个一夜情,然后把那个什么所谓的爸爸一脚踢开。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件,麻烦你帮我包起来。”夜莺将递给服务员。

“出去别说是我妈咪。”思言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夜莺,穿成这样出去,他的“老脸”都要给丢光了。

“臭小子,皮又开始痒了?”夜莺嘴角一抽,还没长大就开始嫌弃她了。

思言闻言翻个大大的白眼,双手插在口袋中,吹着口哨,小脚不停的惦着地,嘚瑟的很,反正这里人多,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夜莺瞪了眼骚包的儿子,臭小子回家再收拾你!

“小姐您的衣服。”服务员看着母子两人怪异的相处方式倍感温馨。

夜莺带着孩子离开后,“麻烦你帮我把这件衣服包上。”

“先生我给您取下来,您看看尺寸合不合适,倘若不合适,还得麻烦您跑一趟。”

“着着刚才那位小姐的尺寸就行,然后再帮我选双和礼服配套的三十八号高跟鞋。”

略微想了一下,“鞋跟不需要太高。”

“好的先生您稍等。”

“少爷,这是礼服和鞋子,您看一下还满意吗?”

“收起来把。”车上慵懒如猫的宋天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现在把这些东西给慕小姐送过去吗?”

“恩,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了?”

“都带齐了。”

迈巴赫向郊区驶去。

正在吃晚饭的夜莺接到宋天阳的电话,“十分钟后,到郊区那条主干道上等着我去接你。”

不给夜莺任何开口的机会,挂断电话。

“爸妈,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酒会,孩子就拜托你们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宝贝们在家一定要乖乖听外公外婆的话哦。”夜莺放下碗筷,边说边向楼上奔去,今天晚上对于她和孩子来说很重要。

快速换上礼服,稍微打理下头发,盘上一个简单发髻,鬓角留下两缕秀发,脸上还带着淡妆,对着镜子看了一下,挺好,带上黑框眼睛,急匆匆奔向别墅门前,向目的地跑去。

思言撇撇嘴,“外婆,妈咪小时候就不爱臭美吗?”

“”林娴脸上笑容有些不自然,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没有参与过夜莺小时候的生活。

“你外婆年纪大了,你妈咪小时候的事情她都有些记不清楚了。”穆天翔替林娴解围。

思彤扒饭的动作一顿,目光看了下外公和外婆,继续吃饭。

秋风吹在脸上十分舒服,回国已经将近两个月了,秋意正浓,郊区路旁已经落下厚厚一层落叶,有的像只翩翩起舞色蝴蝶般随风舞动,秋天萧条,但也散发出别样美感。

正跑着的夜莺忽然脚下一顿,刚才宋天阳的语气与安天睿好像,都是习惯发号施令的人,自嘲一下,也许他俩骨子里是一类人,只不过宋天阳善于伪装一些。

高跟鞋发出咯噔的声音,脚跟被垫的有些疼。

记起当初刚刚接受训练时受了伤,躲在角落里偷偷的抹眼泪,教官严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痛吗?”

“痛。”边说还边抽泣着。

“痛,至少说明还活着。”

闪着泪花的眼睛望着教官深如寒潭的眼睛,那一刻十岁的她仿佛懂了什么。

这句话她牢记心间,以后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她都咬牙坚持住,不让自己留下一滴眼泪,痛至少说明自己还活着。

刚跑到主干道上,迈巴赫稳稳停在她的身旁,“慕小姐,请上车。”

苍原下车给夜莺打开车门。

眼光飘过倚在后座上假寐的宋天阳,进入车中。

永远睡不醒的男人。

“现在才刚刚六点一刻。”夜莺看了下时间,离酒会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桃花眼只睁开一片叶子的缝隙,然后又合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了。”

“少爷,需要我下车吗?”

“去酒店门口。”

“是,少爷。”调转方向,向江宏酒店飞奔而去。

夜莺望向车外,不清楚两人再打什么哑谜。

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见副驾驶座上的一抹蓝色和粉红色的鞋盒子,女人的衣服,夜莺心中打起鼓来。

车子在酒店门前停下,苍原下车背对着车子。

“换下你身上的礼服。”

“这件礼服挺好。”身上的礼服正好能遮住脖颈上吻痕,她不想也不愿换别的衣服。

“是挺好,但是我想让你更好。”

“你是故意的。”明知道她脖颈上有吻痕,还让她换别的礼服。

“你是我孩子母亲,我只想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换上吧。”

没有听到动静,“别忘了,今天晚上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下车,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换衣服。”

“孩子都生过了,还有什么不习惯的。”说完也没勉强,拉下前面的帘子,挡住视线。

夜莺拿过包里的衣服,看了一下,是服务员介绍的那件低胸礼服,夜莺看了眼密实的帘子,夜莺快速换下衣服,不到半分钟就已经换好礼服。

“你换衣的速度都能赶上专业模特了。”宋天阳揶揄的说道。

夜莺没有回答眼光落在胸前,胸前春光若隐若现,这样暴露的礼服她只在执行任务时穿过几次,夜莺不自觉的向上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