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会五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酒会五/看书阁

“呵呵···你挺可爱的。”宋天阳不知何时已经拉上帘子,邪魅的桃花眼落在夜莺身上,上下打量一下,“你很有迷惑男人的资本。”

“谢谢夸奖,可是我谁都不想迷惑。”

“也包括我吗?”宋天阳似笑非笑看着夜莺皱眉打量身上衣服的夜莺,“其实我很好奇孩子是怎么来的。”

夜莺手微顿,俏脸冷了下来,“当初确切的说是你找上的我。”那夜的无助浮现在眼前。

“经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好奇了,说句实话,我对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整过容。”那天晚上黑灯瞎火的能有印象就见鬼了,夜莺用理由搪塞过去,不想让他再追问下去。

“飞机失世还能存活,命很硬。”

“查的很清楚。”夜莺换上白色高跟鞋,大小很合脚,真是调查的够仔细的,不管查的有多仔细,她都不会发现她并不是真正的慕林林。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训练有素的特工。”还记得电视台门前干净利落的几招,那是得经过长期正规格斗训练之后才会具备的身手。

“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夜莺直直的与他对视,没有丝毫心虚怯意,他在试探她。

“坐下我帮你整理下发型。”宋天阳收回目光起身从副驾驶前面拿出一个小型行李箱。

她的出现有太多的疑点,他认为一场事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颜却改变不了一个人的从小养成的性格,但是也不能排除她有双重性格的可能性。

箱子打开,夜莺看见里面整齐有序的摆放一些理发用品与化妆品。

“你是造型师?”

“之前除了自己,我只给一个人做过造型,恭喜你成为我第一个服务的女士。”宋天阳拿起剪刀走了低着头走到夜莺身边,给她披上遮挡的东西。

“你确定要亲自给我做发型。”

夜莺盯着他手中闪着寒光的剪刀,条件反射的护住自己的秀发,这头秀发可是她留了足足七年才留起来的,她怕他一剪到下去之后,黑发满地。

“怎么,不相信我。”宋天阳试了下剪刀,很锋利。

“恩。”夜莺诚恳的点下头。

“其实有时候你真的挺可爱。”怪不得他会对她不一样,看着夜莺雪白脖子上已经转为红紫色的吻痕眼神再次暗了下去。

夜莺嘴角一抽,他看人的眼光真不是一般的怪异。

两只灵巧的手在夜莺手上不断动着脚边不断有头发掉落下来,感受到宋天阳娴熟的手法,夜莺七上八下的心平复下来。

“放松一下,我保证待会你一定惊艳全场。”

夜莺抿唇不说话,她不期盼惊艳全场,只要不惊讶全场她就知足了。

车外暖暖黄色的光芒洒在每个行人身上,酒店门口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各式各样的豪车已经陆续驶入酒店。

定妆之后,宋天阳拿着笔在夜莺脖间描绘着什么,落下最后一笔,宋天阳扯下夜莺身上遮挡物,站在夜莺身前,仔细端详一下,打了个响指。

“下车等我,我换下衣服。”

夜莺刚下车动动坐的有些僵硬的腿脚,前后不管只有一分钟的光景,车门已经再次打开。

“林林,等急了吧,刚才的衣服被你弄脏了,换上这身不知道和你身上的礼服搭不搭。”宋天阳伸手拦住准备用反光镜当下镜子的夜莺。

“都挺好的。”人长得好,又是一上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夜莺瞥了一眼随口答道。

经过两人身边的人望着两人一眼,暧昧一笑。

夜莺莫名其妙,伸手碰了下脖子,这里的痕迹刚刚在她强烈的要求下宋天阳在做发型的时候已经给她留下头发遮挡住,心中纳闷,头发还在。

“我看一下你的杰作。”夜莺不放心,不知道被他整成了什么怪物,被别人用这样的看着。

“宝贝你很漂亮,酒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不能再磨蹭。

可能刚才她们会错我的意思,以为我们在车上刚才玩车震才弄脏了衣服。”宋天阳揽着夜莺边走边贴在她的耳边解释。

夜莺俏脸爆红,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那么长时间,旁边还有司机守着,想不让往那方面想都难,幸亏刚才经过的人不多,要不她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两人步入大厅,角落中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紧盯着宋天阳怀中低着头,脸色绯红露出小女人娇态的夜莺,一张本就俏丽的小脸,经过粉黛的渲染之后更添精致。

浓黑的秀发被独具匠心的造型师分成两份,一份盘在头上,挽成一个松散蓬松的发髻,右边几缕头发烫成小小的波两卷散落在修长白皙的脖颈间一直延伸到**的香肩上。

脖间带着一颗明亮小巧的水钻,链子的长度恰到好处的让水钻滴在隐约的乳沟上,异常诱惑,让人忍不住向窥探里面的美景。

一袭浅蓝色及膝小礼服,将她姣好的身形完美的勾勒出来。

美艳不可方物,宋天阳一身白色的西装,越发衬得他潇洒俊逸,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一出现就成为焦点。

众人议论纷纷,猜测着夜莺的身份。

安天睿黑沉着一张脸,他有种将她藏起来的冲动,低咒一身,妖精。

将脸别像一边,故意不去在意厅中的**,当他的眼光扫过夜莺的脖间时,眼神阴森可怖,心中闷的喘不过气来。

怪不得车子在酒店门前停了那么久,想到两人刚才做过什么事情,安天睿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转身向楼上房间走去。

“睿,待会还需要你露下面。”萧亦寒递给他一杯红酒,“鑫儿是个不错的女孩,不要辜负她。”说完,拍了下他的肩膀,微笑着看向正向这边走来的鑫儿,“佳人来陪,我就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鑫儿安静的陪在安天睿身边,感觉两人虽离得很近,心却咫尺天涯。

“鑫儿,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安天睿低头看着手中红酒,黑暗中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那么多年她从未从他口中听到过这样暖人的话语,一时错愕的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