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会风波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舒缓怡人的音乐声回荡厅中,玻璃杯碰撞清脆的声响不停响起,有人过来和两人攀谈,旁敲侧击想打探出夜莺的身份,宋天阳独自应对,也不点破她到底是谁,夜莺总是浅笑不语站在宋天阳身边,也许他另有打算。

不习惯成为焦点的她,现在只想找个角落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酒会结束。

天不遂人愿,总有人围上来。

厅中一直有一道哀伤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夜莺身上。

“林林这次算是栽了,喜欢上这么一个花心大少。”李丽随着欧阳辰的视线望去,替夜莺惋惜起来,不过也对,谁也不愿整天对着一个长相不佳老土没有情趣可言的女人。

安阳国际发生的那一幕电视台已经报道过,李丽刚看到报道的时候瞠目结舌公事那么久竟然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孩子的父亲又是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对此她心中十分愤愤不平。

“你真的没看出来她是谁?”欧阳辰想到第一次见到夜莺的场景,哑然失笑,当时他还离谱的以为她是十八九岁的少女。

经欧阳辰这么一说,李丽再看向夜莺,越看越感觉她的身形五官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夜莺的身影闪过脑海,“她···她是慕林林。”

李丽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妩媚妖娆,魅惑天成的女人和成天土不拉几的夜莺是同一个人。

“睿哥哥我爱你,能陪在你身边,我很幸福。”鑫儿心中甜蜜不已,经过那件事之后,性情大变的睿哥哥能说出这番话实属不易。

隐在黑暗中的男人晃动着酒杯,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睿哥哥,好端端的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久到她以为他不会回答。

“我怕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我可能···”

思虑再三欲说出口的心里话被厅中一阵的怒吼声打断。

“慕林林你这个无耻的贱女人,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我儿子为了你都成了残废,你却在这里心安理得的另攀高枝,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丧尽天良的贱女人···”

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穿着得体的中年女人发疯般的冲向夜莺,撕扯起来,记者也一窝蜂的涌向厅中,保安被人群挡在外围,酒会现场躁动起来,知道夜莺的身份后,对着夜莺指指点点起来。

单手扣住妇人的双手,“有话好好说。”一张俏脸冷如冰霜,声音清冷。

“贱女人,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毁了我儿子,今天我就让你身败名裂···放开我···”

被夜莺制住的女人情绪十分激动,大有和夜莺同归于尽的架势。

“把事情讲清楚,我就放开你。”秀眉紧蹙,七年多来,她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孩子和工作上,没有和任何人交往过。

“你们瞧瞧,这个女人多无情,当年都给我喊过妈和我儿子上过床,今天却装作不认识我,我儿子为了她放弃学了十几年的钢琴,苦学法律,希望有一天能和她一起去英国留学,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儿子终于拿到录取通知书,和她一起飞赴英国,一场飞机事故,差点要了我儿子的命···”

“妈,你到这里闹什么,快跟我回家。”一个坐着轮椅长相清秀的男子出现在人群前面,略带歉意的黑眸瞥过夜莺陌生的脸庞,对撒泼的中年女人说道。

陈成,“慕林林”的初恋男友,母亲秦晴,父亲陈峰。夜莺清冷的眼光落在他的双腿上,松开秦晴,当初给她的资料中只是简单的一笔带过,并没有仔细介绍过他。

“儿子你能咽的下这口气,你妈不能,凭什么你的后半生要在轮椅上渡过,她却这样光鲜亮人与别人生儿育女幸福的生活。”

指责声渐渐响起,充斥夜莺双耳,有些实在不堪入耳。

夜莺心中虽愤怒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娇艳的双唇翕动两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镁光灯一直闪个不停,夜莺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动物园任人观赏的怎么也飞不出牢笼的猴子。

宋天阳伫立一旁,邪魅的桃花眼探究似的看着夜莺,没有伸出援手的意思。

欧阳辰几次想过去,却不知道以什么样的理由出现,闹不好会给她惹来更大的麻烦。

“睿哥哥,我怎么感觉林林不会是这种人呢?”

安天睿放下酒杯,负手而立,狭长的丹凤眼紧盯着夜莺,他也不相信她会是无情抛弃一个真心对她的男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紧盯那双饱满的唇瓣,希望她能开口解释一下。

“妈,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去揭我的伤疤了。”见到夜莺陌生的眼神,陈成难受不已。

今天中午,妈看完新闻后就急匆匆的出门,他就感觉不对劲,让他的护理刘叔跟着她,刚才刘叔给他打电话说夫人在酒店门口徘徊,他怕出事就慌忙的赶来了,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七年多相见却不敢见的她。

“别告诉妈,你到现在还记得这个没有良心的坏女人!”秦晴手指着夜莺,对着儿子愤怒的咆哮着。

“妈,什么都别说了,跟我回家。”说完,转动轮子,欲退出人群。

“儿子,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今天这口恶气不出,妈绝不离开。”

“不要再劝我。”

秦晴怒瞪夜莺,再次向夜莺冲去,夜莺再次扣住她的手,“你到底想怎样。”

“好好好···几年没见身手见长不少,我教训不了你,我去找你父母,让他们好好看看教出了什么样的好女儿。”

“你不能去找他们,想要什么补偿跟我说就可以。”夜莺声音微冷,她不能让她去触碰爸妈的伤心往事。

夜莺的话,无疑坐实秦晴的说法,众人对夜莺嗤之以鼻。

“你以为你的一句赔偿就能换回我儿子的一双腿吗?”

“林林没想到···”你真如我妈说的这般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