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一切为了孩子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生活是向前走的,不能一直禁锢在回忆中走不出来。”

“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也懂,只是有些事听起来容易走起来难。”

“假如···我是说假如没有那次空难,也许我们···”已经结婚生子了,陈成没有继续说下去,眼睛微微湿润。

“如果没有那次的事情,你们会是别人艳羡的一对,或许身边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但这一切都得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人生没有如果。

“‘你们’···呵呵···”也对,他俩现在算是完全的陌生人,他在她的身上也找不到一点熟悉的感觉。

两人之间再一次陷入沉默。

“他不适合你。”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如果真心爱她,发生刚才那么难堪的事情,他应该不顾一切挡在她面前为她遮风挡雨,而不是像个看客一样站在一边。

背对光亮的夜莺没有说话,如宝石般璀璨亮如星子的眼睛黯淡一下恢复正常。

她心中清楚的知道之所以会找上他,只是单纯的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有她们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得父爱。至于她,这点委屈不算什么。

“明天于你会是个难熬的日子,需不需要我出面帮你澄清一下。”知道她失去属于两人之间的记起,心中那一丁点微不足道的怨恨也随风消失。

“谢谢你,不用了,这点事情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别人的指指点点,甚至是谩骂她都能坦然面对,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孩子。

“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希望再见我们还是朋友。”看了下时间,十点多了,听她说的这般云淡风轻,但还是得给她一些思考应付明天局面的时间。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夜莺递过名片,握住他伸出的手,她顶替了慕林林的身份,也该为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谢谢。”微凉的指腹滑过夜莺的虎口处,“你的手···”陈成惊讶,那里光滑柔软,并不是记忆中的触感。

“我的手,怎么了?”夜莺反过手,迎着灯光看了一下,虎口处长期拿枪的茧子,经过七年的精心保养,已经没有任何痕迹。

“没什么。”陈成看了下手中的名片,将它放在上衣口袋中。

“你先走吧,我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

狐疑的瞥了下陈成清瘦的背影,再次打量下自己的右手,秀眉微蹙,这里面应该有她不知道的故事,说了声再见,夜莺向酒店门前的道路上走去。

江宏酒店是富人集结地,门前很少有出租车经过,夜莺站在那里等了许久,也没见到一辆出租车的影子。

穿着一身单薄晚礼服的夜莺,站在带着凉意的夜风中,单薄的身形几不可见的打了个寒颤。

夜莺放弃在这里等车的念头,向前方走去,穿过前面那条路,再走几百米就到了闹市区的边缘,那里就应该有出租车了。

打定主意刚走几步,一辆江宏酒店专门接送客人的车停在夜莺面前,“小姐,有位先生让我送您回去。”

“他没说是谁吗?”

“没有,只是说让我送您回去。”

夜莺上车,“你能描述一下他的样子吗?”还是希望这人是宋天阳,毕竟孩子是他们之间斩不断的纽带。

“我只看了一眼,然后他就转身走了。”那个男人给他一笔丰厚的小费,告诫他只管送夜莺回家,其他的事不要多嘴。

没有再询问下去,夜莺看着车外一闪而过的夜景,陷入沉思。

预想到明天的风暴,她该怎么做,才能让她的宝贝们减少一些伤害呢?

回到家中,穆天翔夫妇正在厅中坐立难安,见夜莺进门,林娴慌忙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一下她,“林林,你没事吧。”

拍拍林娴的手给林娴一个安心的微笑,“妈,我没事。”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记者的办事效率可不是一般的快。

“电视上的报道,我和你爸都已经看到了,委屈你了林林。”林娴歉疚说道。

“妈,一点小事,很快就过去了,您别往心里去。”

“林林,是爸让你们首长在给你的资料中删去关于陈成的事情,爸不想让你有任何负担,没想到今天却惹来那么大麻烦。”

现在各大电视台都在轮番播放这段视频,将慕林林高中时与陈成的热恋时的照片也全扒了出来,还电话采访了他们的几个老同学,电视上全是谩骂抨击的声音。

更是高喊出口号,“让无良的女人,滚出代表正义的律师界。”

就连残联也发声声讨,说她歧视残疾人,不配当一个心存正义的律师。

关于夜莺的话题已经高高的掩盖过安阳国际总部在c市开业的新闻。

“爸妈,我没事,孩子们看到了吗?”

“没有,你爸把楼上的电给断了,跟他们说楼上电路出现了故障。”

夜莺松了口气,没看到就好。

“爸妈,明天我带着你们和孩子出去避一下,等事情告一段落再回来。”

夜莺考虑再三,目前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减轻这件事情给孩子们带来的伤害。

“妈和你爸就不去了,一把老骨头,不想再来回折腾了。”

“爸都过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这点毛毛雨,你爸还能承受的住,再说我们行的正坐得端,心中无愧,任他们说去吧,重要的是孩子。”穆天翔也不愿离开。

“把你们单独留在家里我还是不放心。”

“妈跟你爸又不是三岁小孩,没什么不放心的。大不了,妈和你爸这段时间尽量减少外出的次数就行。”

“事情就这么定了,林林,赶紧去收拾准备一下,一早就离开。”穆天翔做下最后的决定,催促夜莺。

夜莺沉默一会,“爸妈,你们在家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和孩子很快就回来。”

“在外面带孩子好好的玩两天,学校的事情,爸跟老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