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可怕的男人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夜莺点点头,“时间不早了,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

起身向楼上走去,脚刚迈上楼梯,“林林的右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迹,比如伤疤或者是胎记之类的。”

穆天翔夫妇仔细想了一下,“没有,林林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只是随便问问,妈,我先去收拾东西了。”可能是她想多了。

回到房间简单收拾一下,订好机票给汪华发了封邮件,想了一下给书凡发个短信让她安心,随后关上手机。

凌晨三点夜莺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孩子们,三个迷迷糊糊的宝贝睡眼惺忪,一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可爱模样。

“妈咪,天亮了吗?”思语靠在门前,耷拉着眼皮,她怎么觉得这一夜过得这么快。

“妈咪,睡眠不足会张皱纹的。”思言抱着枕头,倚在思语身上。

“妈咪,发生了什么事。”思彤用凉水冲走睡意,利落的短发上还沾着水珠。

“宝贝们,妈咪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妈咪要带你们去荷兰休假,高不高兴啊。”荷兰是一个自由美丽的国度,她以前就已经计划过带着孩子们到处走一走,可是一直没有时间。

瞌睡虫被夜莺的一席话全部赶走,两个摇摇晃晃的小身体立马精神抖擞。

“妈咪,这是真的吗?我们真的要去有风车,开满郁金香的地方吗?”思语高兴的抱住夜莺,妈咪在教她们世界地图的时候,详细的给她们介绍过每个国家著名的东西,荷兰的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恩,还不快去收拾东西,等一下还得去机场。”

思语听闻,拉着姐姐飞快的进入房间收拾起东西来。

“妈咪,不逢年不过节的你怎么想起带我们去旅游啊。”思言依旧倚在墙上,手指不断按着柔软的枕头。

“哪那么多问题,爱去不去,不去留在家里陪外公和外婆,妈咪正好不放心将他们放在家里。”

看了下手上的腕表,“还有十分钟三十秒。”夜莺的话还没落,小身影早已风速一般站在衣柜前。

孩子们准备好后,夜莺带着三个孩子下楼,穆天翔夫妇已经等在那里。

“玩的开心一点,不要惦记我们。”

“爸妈,你们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吗?”

“上了年纪,哪也不想去了。”穆天翔摆摆手,再次拒绝。

“爸妈,好好照顾自己,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先带孩子们去机场了。”

“外公外婆,再见,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思语亲亲林娴爬满皱纹,笑起来格外慈祥的脸颊。

思言与思彤跟他们挥挥手,各自提着自己的小箱子向妈咪的车子走去。

待车子驶离别墅门前,林娴抹下眼角的泪水。

“有什么可伤心的,她们又不是不回来了。”穆天翔心中也酸酸的,“这里风大,回去吧。”拥着不舍站在原地张望的林娴进入别墅。

车子在寂静的郊区路上飞速前进,车后扬起阵阵落叶。

江宏酒店,彻夜未眠的安天睿坐在厅中,一晚上这个姿势始终没有变过,手中的文件没有翻动的痕迹。

桌上的手机,闪动亮光,低沉的旋律声响起。

沙发上的安天睿动下僵硬的四肢,拿起桌上的手机,一连串熟悉的阿拉伯数字,那么多年号码还是没变。

将手机扔在面前桌上,任由它响着。

音乐声停止,不一会响起嗡嗡两声震动的声音。

“不知道上次空难没死成的女人,能不能再次幸运的躲过这次空中意外,还有那三个可怜的孩子。”后面跟着几个邪恶的表情。

牙关紧咬,嘎嘣乱响,俊脸黑沉,拿着手机的手握紧,仿佛要把它当成某人捏碎,“畜生。”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拨出一个熟记心间的号码,电话传来陌生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挂断电话,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找出刚才的号码回拨回去,一首略带伤感的经典怀旧歌曲《曾经的我们》响起:日记里那张照片,微笑的我们笑得那么甜,那是我们很傻单纯有天真···

安天睿轻哼一声,一个大男人弄一首酸溜溜的歌曲当铃声,真是心里扭曲,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用力的挂断电话,略微想了一下又拨出一个电话。

“亦寒,跟你十分钟,查清楚慕林林的具体位置。”

女人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三更半夜的带着孩子到处乱跑,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恨不得在她身上装上监视器,随时随地都能知道她在哪,在干些什么,他才会心安。

拿起手机,连沙发上的外套都顾不得拿,向门外走去。

关门声响起,卧室的鑫儿来到空无一人的厅中,不知道那么晚了,睿哥哥有什么事非得这时候出去。

接到电话的萧亦寒一头雾水,看了下时间,刚凌晨三点多,酒会才半夜十二点才刚刚散去,他又和睿商量一下公司的事情,刚刚睡下不到一个钟头,就被好友一通电话弄得睡意全无。

车子驶出刚驶出酒店,手机就响起来。

“睿,发生什么事情了。”

“废话少说,查到了吗?”安天睿心中焦急。

“慕林林现在在机场,带着孩子准备登机,睿,作为好友,我不得不跟你···”说一句,决定的事情,有时候再去后悔,挽回很难。

安天睿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挂断电话,车子加足油门,一阵风一样消失在酒店门前,女人,千万不要出事。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萧亦寒一脸无奈,准备在补个眠,手机再次响起,“亦寒,睿哥哥有没有去你那里?”

“额···公司那边出了点事,睿去处理一下。”

“哦,我知道了。”鑫儿知道他在说谎替睿哥哥遮掩,公司刚刚开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再说发生什么事基本上都是亦寒帮睿哥哥出面处理。

“鑫儿,不用担心,挺晚了,安心的睡一觉。”

“恩。”

萧亦寒挂断电话,叹了口气,兄弟你希望你这一次不要再经受痛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