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相遇风雨中

相遇风雨中

机舱中嘈杂的旅客已经散尽,三个孩子在乘务员的陪同下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等着妈咪的到来。

“谢谢您救了这次航班上所有的人。”乘务长给了夜莺一个感谢的拥抱。“我们董事长很希望您能加盟我们公司,他相约您好好的表示一下最诚挚的谢意。”

“谢谢贵公司的邀请,这份工作不适合我,我只想多留一些时间陪我的孩子。”夜莺向三个孩子招了下手,“宝贝们,我们现在这里暂作停顿,等天气转好妈咪再带你们去美丽的荷兰好不好。”

“恩。”三个孩子各自拿好东西,像一群美丽的乘务员挥了挥手,“阿姨再见。”

准备下飞机的夜莺,停下脚步,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写下一个手机号码递给乘务长,“等调查好飞机燃料泄露的原因,记得告诉我一声。”

“好。”乘务员接过纸条,“小姐您怎么称呼?”

“我姓慕。”情况紧急,不想让她的宝贝们出任何意外,没做思考就进了驾驶舱,现在想来如果这件事情一经曝光,她的身份一定会引来别人猜测,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刚才的莽撞,只要她的孩子们没事,一切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慕小姐下雨不方便我送送你们吧。”

“女人还不给老子死下来。”

安天睿阴沉着一张脸,颀长的身形,站在倾盆大雨中,单薄的黑色衬衫紧贴在精壮的上身上,雨水不断从脸上冲刷下来,模糊了视线,一双带着明显怒气的利眸紧紧的盯在和别人交谈的夜莺身上,该死的女人,居然一直没有发现伫立在风雨中的他,某个被彻底无视非常不爽的男人,不得不出声提醒。

“你怎么会在这里?”夜莺不禁脱口而出,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就像追捕带着孩子离家出走愤怒的丈夫,丈夫?怎么会想到这个比喻,脑袋秀逗了。

饱受风雨摧残的男人开始磨牙,长腿一迈,踏着阶梯来到夜莺旁边,不顾形象的脱掉身上湿漉漉的衬衫,盖在靠近机舱边上的思言与思彤身上,有力的臂膀一手一个抱着她们走进风雨中。

夜莺大眼圆瞪,“你要带着她们去哪?”拉着身旁的思语,接过乘务员递过来的伞,快速跑下来,将思语放在行李箱上,疾步跟上前面男人的脚步。

乘务长看了一下离去的背影,虽然男人语气不善,甚至有些恶狠狠的,但她还是能听出来他话中的爱意,祝福她们一家五口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安天睿没有回答,“要是觉得冷就趴在叔叔的怀里。”怀里的两个孩子愣怔的看着他,这样的表情简直萌呆了。

“被叔叔吓到了?”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摇摇头,听话的靠在他的怀中,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可以为她们遮风挡雨的宽阔胸膛,两个小家伙热泪盈眶,这种才是她们心中爸爸的感觉。

滚烫的泪水打在安天睿精壮冰冷的胸膛上,脚步一顿,“小家伙···”

安天睿低着头,想看一下躲在衬衫底下的两个孩子,她们好像哭了。

“啧啧啧,叔叔你的肌肉真的能媲美健美教练了。”思言慌乱的摸了两把眼泪,用指尖轻戳安天睿身上硬邦邦的肌肉,标准的八块腹肌,小家伙眼中闪着狡黠光芒。

夜莺并排与安天睿走在一起,将手中的的伞向他的方向移了一下,挡住泼洒下来的雨水,冰凉的雨点瞬间打湿她暴露在外面的身子。

“把伞拿走,我不需要。”安天睿心中欣喜,看见夜莺紧贴在身上的衣服眼神一黯,冷声命令道。

“我的宝贝们需要。”给了安天睿一个你想多了的眼神,固执的将伞撑在他和孩子的头上。

夜莺忽然停下脚步,鞋跟好像被卡住了,雨势很大机场积水很深,夜莺看不清楚路面状况,用力拔了两下,无果,真他妈的状况不断。

“怎么了?”冰凉的雨点再次打在**的皮肤上,安天睿转身看着停在原地不走的夜莺。

夜莺抬起还在滴着水的小巧漂亮的小脚丫,鞋子不知去向,五个圆润的趾头调皮的动了两下,每动一下就像羽毛拂过心间一样让他心痒难耐,安天睿喉结滚动两下,该死的女人不知道他对她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吗!

“穿上鞋子。”安天睿将脸转向一边,阴冷的脸上浮起一层不正常的红晕,窝在安天睿怀中的思言,听着明显加快的心跳声,摩挲一下下巴,这明显是**的表现。

“鞋子应该是被下水道卡住了,思语拿好伞,妈咪看一下。”

“你站着别动看好孩子,等我回来。”瞥见前面不远处机场的入口处,安天睿制止欲蹲下的夜莺,快步如飞的赶到那里放下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不许乱跑,叔叔马上回来。”说完又折返回磅礴大雨中。

蹲在夜莺身旁,“把脚抬起来放在我的身上。”

夜莺依言抬起脚来,安天睿知道这个倔强的小女人是不会乖乖听话将脚放在他的身上,不容分说,将抬出水面的脚,放在他的腿上,恶狠狠的威胁道:“不许拿开,不然我就把你的宝贝们带到一个你死都找不到的地方。”

听到她对三个小家伙的称呼,他心中嫉妒非常,他很希望有一天他也能成为她心间上的宝贝。

夜莺低着头看着赤着上身正在帮她弄鞋子的人,雨水打在他**的上身上,顺着完美的背部留下。

心,猛烈跳动两下,一颗未曾动过的心,悸动起来。

忽然夜莺发现他堪称完美的背部,其实伤痕累累,一道道纵横交错不明显的伤疤,如果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和你无关。”想到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安天睿身上冷气勃发,将取出的鞋子,套在夜莺漂亮的脚上,“女人,记得以后这双脚只能在我一个人面前不穿鞋。”说完抱起乖乖坐在行李箱上的思语,向两外两个小家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