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小小的拥护者

小小的拥护者

大手覆上思言微湿的头发上轻柔两下,狭长的丹凤眼笑意盎然。

小家伙深得他心。

看着眼前狼狈为奸的一大一小,夜莺轻笑,伸手挡住思言的视线,轻抬脚跟,用力踩下,脚面传来一阵疼痛,环着夜莺腰部的手一紧,女人,算你狠。

感觉到胳膊下的腿紧绷起来,思言推开妈咪的手,看着不断磨牙的安天睿,眨巴两下清澈的眸子,“叔叔,你也牙疼?”思言心里乐开了花,以他对妈咪的了解她至少不讨厌叔叔,这样他···小家伙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安天睿嘴角抽搐一下,长着天使面孔的小恶魔,看着思言熟悉的小脸,安天睿脸上划过一丝异样,转瞬即逝。

狂风暴雨中一辆出租车缓慢前行,路面上已经有很深的积水,车子转弯时,车子向右边倾斜起来,夜莺起身去护孩子,旁边的身影比她更快,安天睿慌忙转身长臂一伸将三个孩子的小身体护在他有力的臂弯里。

“sorry,the rain is so i didnt notice the low-lying areas。”出租车司机用英语向几人道歉。

夜莺摆摆手示意司机不必放在心上,看着眼前一幕,纤手放在如小鹿乱撞的左胸上,希望以此来压制住悸动的心。

“怎么了?”车子恢复平稳,注意到她放在胸前的手,放开孩子,低头欲查看。

夜莺阻止他伸过来的大手,“没事,车里的空间太小,有点闷。”

安天睿伸手将夜莺的头扳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动作是那么的随意自然仿佛经常这般做一样。

“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她驾驶飞机降落在德国机场,但是他敢肯定她们在旅途上一定遇到不小的困难,现在的她应该身心俱疲。

夜莺抬手向拿开扣在头上的大手,她忽然很怕和他靠的那么近,她怕一颗心会遗落在他别样的呵护中。

“女人,乖一点。”薄厚适中的双唇轻动两下,轻柔的声音拂过夜莺的心坎上,退去阴冷,原来他的声音也是那般的好听,闭上眼睛,就让她放纵一次。

坐在最边上看着车窗上水流如注的思彤,粉色的双唇漾起一抹舒心微笑。

思言对身边的安天睿偷偷的做个加油的姿势,安天睿向思言挤了下眼睛,原来这个叔叔一点都不像他的外边那般冷酷,其实他有一颗火热的心。

思语眼睛里滑过哀伤,低下头绞着小手,那个位置本该是爸爸的。

一夜未眠的夜莺经历过一次胆战心惊的旅程后,精神确实有些不济,靠在安天睿宽阔的肩膀上不一会就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安天睿侧头,看见倚在自己肩膀上,进入梦乡的女人,完美的唇轻勾,英俊的脸上那层常年不化的冰霜融去,满是温柔。

他多么希望出租车不要停,就这样永远的走下去,直到地老天荒,世界的尽头。

愿望总是太过美好,出租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前,夜莺不舍的睁开眼睛,幸福总是那么短暂。

缓慢抬起头,“女人,下次这个地方让你靠个够。”安天睿轻拍一下还残留着她体温的肩膀,侧过脸温热的唇滑过夜莺敏感的耳垂,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个地方有属于它的主人。”他有女朋友,她也有孩子们的父亲,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可能。

安天睿脸上表情僵硬一下,她总是这样理智,想到鑫儿,那个无怨无悔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女孩子,他确实欠她太多。

又如上车时那样安天睿将夜莺四人送到酒店门前,返回去拿行礼。

“妈咪,这个叔叔好像不错哦。”思言像妈咪挤眉弄眼。

“小屁孩,大人的事情最好不要多管哦。”这个儿子活脱脱的人精一个,好像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一样,真怀疑是不是转世投胎经过孟婆桥的时候,粗心的孟婆忘了给他喝那碗忘川水了。

思言低头狡黠一笑,这可不是妈咪一个人的事情,也是他的事情,因为这个男人会是他的爹,能当他的爹必须要过他这一关,那个宋天阳不配。

“走吧。”

“你先把衣服穿上吧。”夜莺拿下还披在思言身上的黑色衬衫,递过去。

“怕别的女人看见?还是说你没见过那么好的身材不习惯?”安天睿接过衬衫,利落的穿上,只扣上底下三颗扣子,露出健美精壮的胸膛,笑着打趣道。

第一次见到安天睿这种放浪不羁的穿衣风格加上妖孽般的长相,褪去冰冷脸上换上痞子般的笑容,恍若换了一个人一样,但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太过迷人,仿佛多看一眼就会弥足深陷下去一般,别过脸,恢复一脸冷静。

“我见过的**上身的男人,身材基本上都比你好。”以前常年生活在军营中,经常可以见到赤露上身的战友,他们的身材确实好的没话说。

“女人,你到底见过多少男人。”安天睿妖孽笑容消失,一脸阴冷,愤怒的瞪着前面高挑的身影,双手紧攥,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该死的女人,其实他现在最想吼的一句是,女人你到底有过几个男人。

夜莺脚步微停,认真想了一下,“好像有点太多,数不清。”她说的可比珍珠还真,偌大的军区男兵太多。

安天睿双眼喷火,牙咬的咯吱乱想,心中的嫉妒之火仿佛要把自己灼伤一样,他嫉妒那些曾经拥有过她的男人。

“叔叔,快点跟上。”思言停下脚步,薄唇慢慢翕动两下无声的说道:“叔叔,妈咪骗你玩呢。”他的妈咪一直洁身自好,他从未见过她跟哪个男人亲密接触过,除了眼前的这个叔叔。

安天睿阔步跟上几人,她应该是在出言刺激他来着,他怎么就这么当真呢,以她的性格脾气,绝对不会那么随便才对。

找个时间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