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共处一室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共处一室 都市言情 大众 网

一只手先一步递给服务员一张卡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两间套房。”

“你帮我那么多应该我买单。”夜莺将手里的卡递给前台服务员。

服务员看了一下面前两人,不知道改接谁的。

“女人···”安天睿瞪了眼夜莺,给了她一个回头再收拾你的眼神。

“其实你们谁也不用争,酒店只剩下最后一间普通房。”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迫使机场取消今天所有航班,旅客滞留,机场旁边的酒店已经爆满,有一些甚至还挤在酒店大厅中。

服务台前探出一个小脑袋,伸出一个手指头,英语他一知半解只能明白大体意思,冲着服务员眨巴了两下眼睛。

“小朋友,你的意思是说一间也可以?”

“恩。”思言点头如捣蒜。

“思言···”警告一声不听话的儿子,抬头浅笑,“对不起,我们到别家···”

“宝贝别闹了,雨那么大小家伙们淋雨会感冒的。”说完,胳膊揽住夜莺。

夜莺听着他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的声音,浑身冒出鸡皮疙瘩,伸手欲拿下将帮上的胳膊,反被他温暖的大手握住,“女人乖。”

思言配合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爹地,抱抱。”这么简单的英语他还是会说的。

夜莺嘴角抽搐,儿子饭可以乱吃,爹不可以乱认!

听到孩童独有稚嫩带着撒娇的童音叫着爹地,安天睿冰冷的心好像完全被这声爹地融化,放开怀里的夜莺,弯腰抱起在站在地上张开双臂跟他讨要抱抱的思言,“来儿子,爸爸抱抱。”

思言在安天睿俊逸的脸庞上大大的啵了一口,“老爸真好。”

看着这对假父子温情互动,夜莺心里直翻白眼,儿子敢情妈咪白养你那么大,关键时刻你要把妈咪往火坑里面推吗!

“小姐您别误会,他不是···”

“阿嚏···”思言又打了一记响亮的喷嚏,“妈咪,你的感冒药好像不管用。”刚说完有接连打了几个。

“还不快点开房。”阴鸷的看着面露为难的服务员,冰冷的声音满是不耐。

夜莺担心的看着脸色微红的思言,害怕他真的感冒了。

“先生,收好您的卡和房卡。”服务员快速的开好房间,将卡递给安天睿,应该是一对闹别扭的夫妻,指了下右边不远处的楼梯,“从那里上去,右拐就是您的房间。”

安天睿将房卡递给怀里的思言,拎起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孩子跟行礼都在他的手上,他笃定还站在原地的夜莺会跟上来。

想到接下来两个人要待在一个房间中,夜莺心不由紧张起来,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躁动,牵着两个女儿跟上前面高大的身影。

瞥见跟上来的夜莺,前面的一大一小不约而同的扬起一抹笑容,她们都十分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打开房间,昏暗的房间中灯光亮起,环顾一下房间简单的摆设,连一张沙发都没有,眼睛落在房间中唯一一张不大不小的**,眉头舒展开来,眉眼与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叔叔,再得意你的尾巴都要露出来了,你就不怕我那个强悍的妈咪一脚把你踢下床吗?”思言开口打击笑的跟个狐狸似得安天睿,趴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刚进门的妈咪小声说道。

“小家伙,只要你不给叔叔捣乱就成。”安天睿对怀里这个刚刚结下的同盟有种别样的情愫,他给他的感觉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还是太过熟悉,是记忆中两个少年的综合体。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我听不见也看不见。”

正打量房间的夜莺还不知道她已经被她的宝贝儿子给卖了,房间倒是很干净,就是空间有点拥挤,推开浴室的门,“宝贝们,拿着你们的洗刷用品进去洗洗,去一下寒气。”

思言抱住安天睿的脖子,“我要和叔叔一起洗。”

看了下浑身湿漉漉的安天睿,想了一下,他好像没有拿任何行礼,还有她们这样的相遇是不是也太巧了一点。

洞悉夜莺此时的疑惑,“我到德国处理一些事情,还有我出差没有拿行礼的习惯。”

明明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才急急忙忙的跟上来,但他还是拉开面子承认。

“好吧思言,你先把身上潮湿的衣服脱下来不要感冒了。”夜莺嘱咐还赖在安天睿怀里不愿下来的思言,两个乖巧的女儿已经拿着她们的东西进入浴室,“妈咪,你的东西我也帮你拿进来了。”思彤放好东西,回身对向准备向行礼箱走去的夜莺说道。

“真乖。”夜莺走进浴室关上门仔细研究一下浴室的玻璃门,还是不放心的探出头,清了下嗓子,“思言和叔叔老实的待在那里不许走来走去。”

她不放心安天睿那个没事总喜欢占她便宜的大色狼。

“某人最好君子一点。”说完不去看某人逐渐由晴转阴脸色黑沉仿佛能滴出墨来的脸色。

安天睿又开始磨牙,该死的女人他在她的心里就那么差劲吗!差劲到去偷看女人洗澡!

“叔叔,你不觉得妈咪这样很可爱吗?”思言一双小手放在安天睿的脸上,这样的妈咪才像个女人。

“说的也对。”想一下刚才像个贼一样的小女人,安天睿脸色逐渐柔和起来,“不过小家伙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爹地。”他真的希望怀里的孩子是他和她的孩子。

“等叔叔搞定了妈咪再说。”明媚的小脸忽然沉了下来,“如果我没记错,叔叔身边好像还有一个漂亮阿姨。”

“小家伙,记性很好。”提到鑫儿,安天睿脸上笑容消失,两人之间有太多的阻碍,想要克服重重困难比他想象中要难上很多。

“你不喜欢他吗?

“谁?那个漂亮阿姨吗?”

“你是说我那个名义上的老爹?我跟他不投缘。”他能感觉到宋天阳不喜欢他,甚至带着一点厌恶色彩,这不是一个父亲对亲生骨肉该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