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思言的坏主意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狭长的丹凤眼满含笑意打趣这个满脑子鬼主意的小恶魔。

“额···那叔叔你要记得在楼下接着我哦,要知道我可是为了你征服妈咪的伟大事业而献身的。”思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逗笑了惬意躺在浴缸里的安天睿,露出一口漂亮整齐的白牙。

“叔叔,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帅很迷人,以后多笑一下,说不定一不小心就电到妈咪了哦。”叔叔和妈咪一样只不过用他们的冰冷面容拒绝别人靠近,其实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

“小鬼,快点洗洗出去了,水都凉了。”感觉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讨论怎样扑倒一个女人,着实诡异的很。

安天睿站起身,抱起还不打算起来的思言来到淋浴底下,细心的给他冲洗身子,“叔叔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伤疤?”

小手划过安天睿胸膛上已经转为淡粉色不太明显的伤痕上。

“因为叔叔得活着。”因为要活着必须渡过那段炼狱般的生活,因为要活着所以不管再难再痛他也咬牙坚持,因为要活着他才会在每次的死里逃生中伤痕累累,这些伤疤是那段岁月永恒的见证者。

“听起来叔叔貌似活的很辛苦。”胸膛上的疤痕纵横交错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渐渐淡去,不仔细看已经很难发现,但当时一定很疼吧。

“麻木了,也就不会感到疼了。”拿起放在挂在墙壁上的浴巾有些笨拙的帮思言擦拭起来,不熟练的动作虽然有时会弄痛他柔嫩的肌肤,但是他还是倍感温馨,做他的孩子一定很幸福。

忽然洁白的浴巾阻挡住思言看向安天睿的眼神,“快穿上衣服出去,让你妈咪帮我准备一身干净衣服。”

看穿思言眼神含义,安天睿心中美滋滋的。

来到楼下,这家酒店不是高档酒店管理不算多么正规,夜莺来到前台,询问一下叫客房服务,前台服务员记下夜莺所要的东西,“请稍等,你要的东西一会就会送到您的房间。”

夜莺道声谢,刚踏上楼梯,“麻烦再帮我找身男士衣服一起送到房间,身高一米八六。”目测是一个特种兵必修的课。

回到房间的时候,思言正好刚走出浴室,“妈咪,叔叔让你帮他准备一身干净衣服。”

瞟了眼这个已经倒戈的儿子,没有说话,站到窗前,看着玻璃窗上不断滑落的水珠,开启关闭一夜的手机,几声短暂的音乐声过后,查看一下短消息,书凡和家里的未接来电,还有一个陌生号码。

“林林,祝你和宝贝们精彩的荷兰之旅终身难忘。”后面还附有一个妖娆女人的邪恶笑脸,女人的魅惑人心的眼睛仿佛在嘲笑她一般,这张脸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闭上眼睛仔细想了一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夜莺脸色刷白,手脚冰冷,在飞机上动手脚的会是他吗?虎毒不食子,他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容不下!

“妈咪,你怎么了?”思言双眉皱起,他见到妈咪纤弱的身体颤抖一下,脸色也苍白的可怕,心中狐疑,妈咪从未如此失态过。

“没什么,我给外公外婆报个平安。”夜莺拿着手机走出房门,有些虚脱的靠在房门上,她不明白欲置她与孩子于死地,为什么当初还要认下她们,这样的结果她要怎样跟孩子启齿。

闭上酸涩的双眼,无声的泪水悄悄留下脸颊,再次睁开眼时,恢复一片清明,孩子是她挚爱的宝贝,也是她赖以生存下去的支撑,谁也不能伤害他们,就算是她们的亲生父亲也不行。

调整下情绪给穆天翔夫妇和书凡报个平安,没有心情去听书凡的咆哮声,夜莺直接挂断电话。

浴室中冲洗好的安天睿拿过从夜莺怀里抢过的毛巾,鼻间全是属于她的方向,身上不由开始发热,低咒一声,再次站在淋浴底下冲洗起来。

正在和夏书询进行户外极限运动的书凡听着手机中传来嘟嘟的声音,英气的双眉紧皱,林林还是第一次这样挂他的电话。

“哥,我们出国散散心吧。”最近哥哥一直想办法躲避和他有过婚约的南霜,一直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仔细的考虑一下未来。

“好,凡凡想去哪?”夏书询一副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温柔的嗓音里满是宠溺,自从七年前经历空难回来的妹妹完全向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脾气还是暴躁,但完全退去以前嚣张跋扈的大小姐脾气,身上处处散发出坚韧不拔的气质,不断的吸引他靠近。

“荷兰。”

“由于天气原因飞往荷兰的班机好像都取消了。”他很关注新闻报道。

“那就定明天的机票。”她很担心十分反常的夜莺,电视上报纸上都是关于她的报道,人红是非多,此话真不假,她去荷兰的还是最想搞清楚孩子们突然冒出来的亲生父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秋天a市郊区,艳阳高照,火红的枫树林中一条羊肠小道上,书凡与夏书询漫步前行,夏书询微笑着掏出手帕仔细的替书凡查去额头上的汗水。

书凡侧过头,“不用那么麻烦。”说完直接用袖子蹭了两下,看着书凡洒脱的动作,夏书询宠溺的笑容中夹杂一丝无奈,他的妹妹真的变的太多。

心中涌起别样情愫。

站在楼梯拐角处的夜莺,终于知道那天他话中的意思,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怨恨他。

擦干眼角泪水,调整下情绪,向房间走去,送餐的服务员正好出现在房间门前,“把东西给我吧。”

“这是您要的衣服。”

“谢谢。”

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宝贝们,吃东西喽。”

浴室门打开,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安天睿出现在夜莺面前,夜莺将手中的包裹直接扔过去,“穿好衣服,不要这样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宝贝的面前。”不要污染她两个纯情的女儿。

安天睿抱着怀里的衣服,看了下纤瘦的背影,轻笑一声,再次闪进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