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接近事实的猜测

接近事实的猜测

静谧的房间中,只能听到外面雨打玻璃的声音和几人轻微的呼吸声,瞥了眼已经闭上眼睛的男人,受不住女儿殷殷期盼的目光,夜莺和衣躺在思彤身边。

也许是太过疲惫没过多久夜莺就应经沉睡过去,床的另一侧本该睡熟的男人,睁开双眼看了一下她恬静的睡颜,心被慢慢幸福填满,松开怀里的小人儿,轻手轻脚下床,来到夜莺身边,关上灯,低下头在夜莺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晚安,宝贝。”

黑暗中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走向另一侧床边的背影,早在他起身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察觉,额头上还残留着灼热的温度,他对她到底是怎样的一感情?带着这个疑问夜莺再一次陷入睡熟。

窗外依然风雨交加,浓烈怒吼的风声吹不散一室似有似无的幸福味道。

第二天一早酒店嘈杂的声音惊醒**的夜莺,感受到阳光照在脸上温暖的温度,迅速的坐起身,一向习惯早起的她竟然头一次睡到日上三竿。

**的安天睿早已不知去向,心微微失落。

夜莺懊恼的揉揉头发,何时她的警觉性那么差了。

窗外几朵洁白如雪的云朵悠闲地漂浮在湛蓝如洗的天空中,预示着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三个孩子也悠悠转醒,揉揉惺忪睡眼,“咦,叔叔呢?”思言立马精神盎然,掀开被子下床在不大的房间中仔细的寻找起来。

失望的咂咂嘴,叔叔竟然不告而别,心中大大的给他减了一分。

“他是来出差的。”已将换好衣服的夜莺,走去浴室,“宝贝们,吃完早饭,我们就向美丽的荷兰出发。”

房间门被推开,拿着食物的安天睿出现在房间中。

“叔叔,原来你没走。”思言狗腿的接过安天睿手中的东西,“叔叔会跟我们一起去荷兰吗?”

“他很忙。”夜莺抢先一步替安天睿回答,他是来处理公司的事情的。

思言晶亮的眼睛一直看着没有说话的安天睿,“好。”

本来是想确定她们安全以后就赶回国内的安天睿忍不住答应思言的请求,面对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一如小时候一样他狠不下心去拒绝。

“如果你没时间就不要勉强。”新公司开业,他应该很忙。

“没事。”公司里有亦寒他很放心,七年多了,也该回去看看那座老房子了,它承载着儿时所有的欢乐与悲伤。

短暂的旅途,五人到达荷兰机场,开启了她们永生难忘的一段短暂的幸福之旅。

找到一家酒店安顿好后,兴致高昂的孩子们就缠着夜莺带他们去见识一下广袤无垠的草原。

夜莺爽快答应,为了不让孩子们发现那些真假参半的报道,没有让她们带那些高科技的东西。

作为在荷兰长大的安天睿自然当起了她们的导游,依然一身白色休闲装的他,站在阳光下,耀眼迷人,虽然话依旧不多,但对于一个已经习惯沉默的人来说,已经实属不易。

来到草原之后,孩子像个出笼的小鸟般在草原上尽情奔跑,思语暂时忘记心中的不快,开心的笑着,就连一直喜欢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弟弟妹妹的思彤也破天荒地加入他们的行列。

欢声笑语不断从三个嬉闹的孩子中间传出。

风吹在脸颊上带来一阵舒爽,夜莺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肆意的享受着草原的宁静与和谐。

几声鞭子声音响起,眼前不远处出现成群结对的马群,三个孩子兴奋起来,她们骑术可不能小觑,看着高大的骏马个个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

看着孩子们兴奋的小脸,安天睿向牧马人走去,两人交谈一会,牧马人点点头。

见到牧马人点头,思言双眼在马群中迅速的环视一圈,瞅准一匹血红色的高头大马,奋力的蹬着小短腿就开始往马身上去爬。

夜莺看出这匹马是未经驯服的马匹,“思言,小心。”疾步向前阻止。

从未被人骑过的烈性马儿,扬起前蹄欲甩下,抱着它脖子的思言。

沉浸在骑马奔跑的难忘回忆中的思言,没有注意被烈马甩了出去,夜莺顺着思言被甩出的弧度跃了过去,在思言接触地面之前接住了他,抱住思言的夜莺重重的摔在地上。

夜莺一颗心狂跳个不停,声色俱厉的说道:“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你当这些马儿是骑马场里面被驯服的温顺的马吗。”

“妈咪,我知道错了,你有没有受伤。”思言担心的看着夜莺,刚才落地时他听到了一声闷哼。

一双温热的大手放在夜莺疼痛的肩膀上,“需要看医生吗?”刚才的一幕让他心有余悸。

“不用,我没有那么娇弱。”一点小伤不算什么。

“想不想征服那匹马儿。”这匹马是整个马群的领头马,很难驯服。

“想,我一定要雪耻。”安天睿抱起思言向那匹高傲的骏马走去。

站在一旁的牧马人看出他们的意图,上前阻止。

安天睿示意他放心,余光瞥过夜莺余怒未消的俏脸,虽然早就知道她伸手不赖,可从来没有细想过。

刚才惊险一幕又掠过眼前,她的反应速度和伸手,应该是经过经过长期的系统训练才会具备的,她曾经留过学,一些不法组织最喜欢网罗在海外留学的高学历人才,她会不会隶属某个神秘组织?

可短短几年伸手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除非她生来就是个练武奇才。

或许说空难根本就是个幌子,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慕林林,大胆的假设掠过脑海,双唇紧抿,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合理解释前后性格面容判若两人的原因。

想到这里,她感觉夜莺身上蒙着一层出没不到的神秘面纱,遥远不可及,双眉紧蹙,他一定要弄清楚她的真正身份。

当真相揭晓的那一刻他后悔曾经的执着,原来有时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

抱着思言迅猛如豹轻松地跃上马身,让思言反过身抱住自己。

脾气暴躁的烈马,前后乱踢起来,企图甩掉身上两个不自量力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