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紫色郁金香

紫色郁金香

“妈咪,弟弟的提议听起来好像不错哦。”从没有露营过的思语不禁幻想一下,躺下一片星空下,数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听着虫啼,慢慢进入梦乡,第二天一早在鸟儿的欢叫声中醒来,眼神中充满向往。

“就是要露营也得先填饱肚子再说是不是?”顺便还得去买露营的用具,好不容易带孩子们出来玩一次,夜莺不想扫她们的兴,应承下来。

夜晚疯玩一下午的孩子们都已经熟睡,夜莺坐在帐篷前,白色的月光照亮整个草原,看着天上明亮的繁星,浩瀚的星空少了层城市中的那层雾气,星星格外闪亮,另一个帐篷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安天睿也出现在帐篷前与夜莺并排而坐。

两人无声静坐着在同一片星空下。

不知过了多久,皓月缓慢的移动位置。

“喜欢这里吗?”

“恩。”

“有没有想过永远的生活在这里?”

“等我老了,可能会考虑一下。”

爸和妈舍不得那片故土,语言不通,对孩子们的成长也有很大的影响。

夜深人静,两人沐浴在圣洁的月光之下,后面的帐篷里还有三个睡得香甜的孩子,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美好,只是她们不知道回国之后会有一场大风暴在等着她们。

第二天一早夜的颜色还未完全褪去,夜莺睁开迷蒙的双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色,鼻间满满的都是他身上浓郁的阳刚气息,她竟然躺在他的腿上,夜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缓慢的坐起身,故意不去看他的脸。

“早安。”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早。”脸上浮起两朵红云,心中无限鄙视起自己来,不就是借用了人家的腿吗,有什么好害羞的。

瞥了眼夜莺懊恼羞红的俏脸,安天睿伸手扳过她的脑袋,俊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不断欺近。

夜莺向后挣去,不敢出声怕惊起帐篷里的孩子,只能用眼神示意,让他松手。

安天睿一改往日的冷笑换上坏坏的痞子笑容,顺势倒在夜莺身上,身下柔软的触感强烈的刺激他身上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粗重喘息声传进夜莺耳中,“起来呀。”暧昧的姿势让夜莺警钟大作,动着嘴唇无声的说道。

饱满的红唇微动,无声的诱惑着身上的男人,没有迟疑,吻了上去,不像以前的疯狂掠夺,温柔的吻落在樱唇上。

夜莺错愕的睁大双眼,她好像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向变了一个人的男人。

“闭上眼睛。”温柔的嗓音拉回失神的夜莺,慌忙伸手捂住她的嘴,那里还有他的温度与味道,脸上红的如充血一般。

身上的安天睿眼中含笑,眼中闪过宠溺,身下的女人每一个动作都在撩拨他的心。

吻落在光滑的额头上,始终不肯不上的眼睛上,没有粗暴,带着深深的疼惜,没有经受过爱情洗礼的夜莺,差一点就融溺在他的温柔里,光彩照人的眼睛中染上迷离的光彩,别过脸看见身侧的帐篷,眼睛恢复清明。

“安天睿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你有一个深爱你的女朋友。”

想到鑫儿甜美的容颜,那句我不在乎卡在喉间,再也吐不出来。

这是帐篷中探出一个小脑袋,“叔叔妈咪,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思言一双小手捂在脸上,眯着眼睛看着交叠在一起的两人。

思言的出现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

安天睿若无其事起身,伸手拉起地上的夜莺。

“吃完早饭,我带你们去看看荷兰温室中的郁金香。”郁金香花期在每年的二三月份。

“安总公司刚开业您一定很忙就不麻烦您了。”清冷的声音带着疏离,她怕再和他相处下去,就会陷进他不时透出的温柔里,再也爬不出来。

“女人你好像忘了,我们的合同中有一条,你要陪我出差,现在我就在出差,所以你得听从我的安排。”

夜莺瞪了下恢复一脸冷漠的安天睿,想到那个等同于卖身契的合约,夜莺气就不打一处来,“卑鄙。”

“叔叔不许欺负妈咪哦。”眼见妈咪吃瘪,思言出言帮腔。

“本来想好好疼爱你妈咪的,谁让你这小鬼出来捣乱的。”冰冷的声音诉说着暧昧的话语,夜莺脸上刚褪下的热度再次升腾。

思言调皮的吐了下舌头,嘟囔一声,“都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扑倒妈咪,啧啧啧,叔叔的速度可真是逊到家了。”

站在一旁的两个大人听闻,脸上不停地变换色彩,最后一声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骇人女声响起,“思言···”

看了下一望无垠的辽阔草原,勾唇浅笑,“今天的训练场很合我的心意。”

“妈咪,我错了。”说完,飞快的缩回小脑袋,拉上帐篷,“妈咪,昨天晚上好冷,我好像感冒了,头疼。”躺在帐篷里再也不出来。

夜莺失笑,她有时真的拿这个活宝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安天睿狭长的丹凤眼掠过夜莺,早霞笼罩下的她美得有些不真实,如果只是简单的得到她的身体易如反掌,但他不想让她恨他。

快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安天睿带着她们去看了很多地方,温室里的郁金香让孩子们沉醉其间,流连忘返,安天睿在一旁解释着每一种颜色的郁金香的寓意,在讲到紫色郁金香的时候,眼光似有似无的瞥过夜莺。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能找到他记忆中的影子。

下午时安天睿带着她们来到一处寂静,人迹罕至的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的住宅区,到处弥漫一股阴森气息。“叔叔,你要带我们去探险吗?”思语虽然心中在意他占据爸爸的位置,可是还是忍不住亲近他。

安天睿轻摇下头。

踏进这里的夜莺环顾下四周,这里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一个画面飞快闪过脑海,快的令她抓不住。

进入住宅区深处,一栋西式洋房出现在几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