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鑫儿的突然到来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经历风雨残蚀已浊染上一层灰色,很像恐怖片里面经常出现的闹鬼的城堡。

神秘带着一种阴森气息引人一探究竟。

安天睿伫立在锈迹斑斑的铁门前,久久的看着房顶上高高矗立依然完好如新的避雷针,发生在里的事情浮现在眼前,欢声笑语萦绕耳旁,画面一转,欢笑声戛然而止,佣人慌乱的脚步声,瓷器跌落地上的破碎人,还有刺耳的枪声充斥耳膜,满地的鲜血,红的刺眼,安天睿眼中猩红一片,厄运降临避之不及,有它在也是一样的结果。

“不进去看看吗?”这里应该是他在荷兰的家,感受到安天睿身上暴涨的戾气,夜莺蹙眉,好奇在这座经历风雨的城堡中,到底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安天睿摇摇头,抱起思言,留给夜莺一个带了一丝凄凉沧桑的背影。

夜莺回头瞥了眼孤零零没有一丝人气的房子,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呢,过目不忘的她又遗漏了什么呢?

时间不知不自觉过了两天,没有恼人的电话,疯玩一天的孩子回来之后倒头呼呼大睡,没有时间去关系其它的事情,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安天睿又变回原来的样子,沉默寡言,俊脸冷酷。

晚上失眠的夜莺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前。

“女人,晚上喝咖啡会失眠。”

一袭黑色睡衣的安天睿倚在墙上,眼光落在黑色弥漫的天空中。

“戒不掉了。”夜莺看着杯中黑色隐隐冒着热气的咖啡上,从十岁开始她就喜欢上咖啡苦涩的味道,提神醒脑。

“女人你不是慕林林。”后面的三个字轻如蚊,只有心中有很深苦楚的人才喜欢浓厚不加糖的咖啡,而慕林林的生命中除了那次空难几乎是一帆风顺,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挫折的磕磕绊绊。

“你说什么?”如钻石般璀璨的双眼疑惑的看着倚在墙上的安天睿,刚才她好像隐约听见她的名字,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双眉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一点,他在这里已经没有熟人,应该是找错房间了,倚在墙上的安天睿没有看门的意思。

房门还在响个不停,“去看看吧,说不定有美女来投怀送抱。”夜莺揶揄道,已经有人出来抗议了,这个男人倒是淡定的很。

安天睿冷漠的双眸倪了眼悠闲喝着咖啡的女人,自从见到了她,他对别的女人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就连鑫儿···,行到那次从亦寒那里回去,想要和鑫儿实施造人计划的他,关键时刻却怎么也···忆起鑫儿委屈质问的眼神,他到现在还心虚的不行。

倚在墙上的安天睿缓慢起身,张开双臂,“女人,我的怀抱随时欢迎你。”嘴角浮起邪魅的笑容。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夜莺已经习惯他的这种反复无常。

“就怕你的怀抱不够结实宽阔。”护不住她们四个人,连孩子的亲生父亲都靠不住,她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安天睿说的似真似假。

夜莺轻啜一口咖啡,看着一望无际的夜空没有回答。

房外的敲门声变得急促起来,就连**的思言也睁开迷糊的睡眼,未睡醒带着浓重鼻音喊道:“叔叔开门。”

这两天思言不惧他的黑脸,粘他粘的紧,就连睡觉也撇弃夜莺和他共享一张床。

“早点休息。”安天睿眼中闪过失望,放下双臂,转身去开门。

房门开启,鑫儿憔悴的面容出现在安天睿的面前,“睿哥哥。”声音带着无限委屈,眼中泪花闪烁,扑进安天睿怀中。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安天睿站在房间门前,低沉的声音中夹杂责备,忽然有些害怕之后一墙之隔的夜莺发现突然出现的鑫儿。

“睿哥哥,我不能进去吗?”鑫儿若有若无的望向空荡荡的客厅,心中难受,睿哥哥竟然不担心她三更半夜的出现在这里是否安全,还质问她怎么找到这里的。

听到女人的哭声,思言睡意全无,探出被窝,屏气凝神的听着客厅中的动静。

安天睿侧身关上房门,静默的站在那里,他现在有些不知道怎样面对鑫儿,现在的局面已是他不能掌控的了的。

“睿哥哥,怎么突然想回这里了?”荷兰是睿哥哥的伤心之地,她以为此生他不会再踏足这里,没想到为了别的女人睿哥哥再一次回到这里。

接到他的电话她心中恨的要命,睿哥哥是她的,谁也不能夺走。

“鑫儿我···”安天睿欲言又止,他怕柔弱的鑫儿承受不住接下来的事情。

“睿哥哥你这样很可以哦,不会是金屋藏娇吧。”鑫儿打趣的说道,作势向卧房走去,安天睿没有阻拦,径自在沙发上坐下。

卧室里的被子隆起一个小山丘,鑫儿不安起来,靠近被子的手忽然缩了回来,“睿哥哥,你的**还真有人呢,不过从身形看来也太娇小了吧。”

躲在被窝里的思言,撇撇嘴他还刚刚六周岁而已,他的个头在同龄人中应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思言,还不出来。”这个小鬼不知道又在寻思什么鬼主意。

思言探出头,夸张的伸个懒腰,“叔叔,叫我干嘛,打扰人家美梦。”

看见思言熟悉的面容,惊讶的问道:“睿哥哥,他怎么会在这里?”就是因为她们,她的家中已经狼烟四起,鸡犬不宁,现在她们又来祸害她,想抢走她的睿哥哥。

“叔叔,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去找妈咪了。”思言起身下床,穿上鞋来到安天睿的身边,趴在他的耳边轻声嘀咕两句,安天睿脸色黑沉,嘴角抽搐两下,小鬼竟然威胁起他来。

“叔叔也可以不信。”说完向坐在沙发上脸色黑的不能再黑的男人抛了个媚眼,离开。

“睿哥哥他是宋天阳的孩子。”

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中酸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