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他们竟然是亲兄弟

他们竟然是亲兄弟

“他只是个孩子。”

“那隔壁的房间呢,那是他的女人!”鑫儿歇斯底里的喊道,她平静不下来。

抽出一支烟,缓慢的吸起来,笼罩在灰色烟圈中的安天睿眼光朦胧,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还记得曾经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吗?”他做了很多对不起睿哥哥的事情,让她最不能原谅的是卑鄙的宋天阳竟然给睿哥哥下了媚药,她虽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但是她知道睿哥哥一定和女人欢爱过。

睿哥哥曾经派人私下寻找,结果没有任何线索可循,事情就不了了之,她嫉妒每一个曾经躺在睿哥哥身下的女人,因为···

鑫儿泪如雨下,不断滑落的泪水仿佛在诉说心中的委屈,安天睿心烦意乱,“不要忘了他身上和我流着相同的血液。”这样算来他和小鬼还有扯不清的血缘关系。

“睿哥哥···”鑫儿摇摇头,曾经恨不得抽筋拔骨的恨意,到后来却化作一句早已抛弃的手足之义,是她心胸太狭隘,还是睿哥哥在那个女人出现后就已经失去了自我。

“他欠我的我会讨回来,但不会牵连无辜的人。”知道鑫儿会错了他的意思,安天睿出声解释,之前他狠心的将她推到他的面前,当他体会到那种痛苦的煎熬后,才发现当初的决定错的有多么离谱。

“无辜的人···呵呵,睿哥哥我真是看错了你。”鑫儿说完,冲出房间,安天睿掐断烟头跟了出去,鑫儿是个路痴,就算是在熟悉的地方也会迷路。

站在窗边夜莺将两人谈话尽收耳中,秀眉紧蹙,他和宋天阳竟然是兄弟!听鑫儿的语气,他们俩之间结怨很深,能让亲兄弟反目的是家产?还是情呢?

两兄弟同时爱上一个女人,这个可能性很大,一向不爱八卦的夜莺忍不住在脑中天马行空的想象着他们之间的情感纠纷,心中莫名嫉妒起来,他的世界她知道的太少了。

自嘲一笑,真的爱上了吗?

瞥见追着鑫儿离开酒店的背影,接近她是为了报复他,还是真如你所说的不会连累无辜的人。

斗转星移,天已破晓,一向好眠的夜莺破天荒的彻夜失眠,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离开酒店的两人没有回来,看了眼手中早已干涸的咖啡杯,喉间苦涩一片,原来咖啡真的不能多喝。

这个时候已经坐在飞往国内班机上的安天睿闭着眼睛假寐,鑫儿恢复到以前乖巧的样子,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兴致缺缺的翻看着杂志,“睿哥哥,这款婚纱漂亮吗?”一袭洁白拖地的抹胸婚纱,只是在腰身处镶着几颗莹亮的水钻,简单的设计不失高雅大方。

安天睿半眯着眼睛瞥了眼,“漂亮,但不适合你。”

这套婚纱穿在她的身上应该会很好看。

昨天晚上追出酒店之后,鑫儿使起小性子,无论怎么说都不愿意再回酒店,拉着他直接奔向机场,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他的不告而别而生气,小鬼对他的表现失望透了吧。

鑫儿眼光黯淡一下,聪明如他,睿哥哥在间接的拒绝她关于结婚的事情。

“睿哥哥你在嫌弃我。”鑫儿合上杂志,眼中溢满泪水,直直的看着身旁面无表情的安天睿。

“你知道我从未这么想过。”安天睿闻言睁开眼看着身旁像变了一个人的鑫儿,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让他觉得很陌生。

“那你为什么···”鑫儿欲言又止,那么难堪的事情让她怎么启齿。

“可能是这阵子压力太大。”看着鑫儿梨花带雨的小脸,安天睿声音柔了下来,她为她付出太多,他心中有愧。

鑫儿闻言躺在安天睿的怀中,“睿哥哥,鑫儿不能没有你,如果连你都不在我身边,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如果睿哥哥真的抛弃她,她会死在他的面前,让他一生都活在愧疚当中,一生不得安宁。

早上刚起床的思言,拖拉着鞋子匆忙向隔壁房间跑去,敲了两下门,门应声而开,静谧的房间中没有一丝响动,卧室的门没关,思言探头看了一下,**还是他离开时的模样,思言不悦的弩了下嘴,叔叔竟然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他很生气,如果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就和他解除同盟关系。

“叔叔有事先离开了,昨天晚上和妈咪打过招呼了。”梳洗好的夜莺出现在房间中,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中也涌起一丝落寞。

思言垮下的小脸瞬间灿烂起来,炯炯有神的漂亮眼睛落在夜莺身上,“妈咪,说谎的不是好孩子哦。”

“臭小子,现在你新攀的靠山走了,看妈咪不好好的教训你。”夜莺作势去抓身旁不远处的思言,思言扮个鬼脸向隔壁房间跑去。

房间中弥漫着他身上的阳刚气息,有时鼻子太灵也不是什么好事。

“妈咪今天我们去哪玩啊?”吃完早饭的三个孩子,兴致缺缺,没有叔叔的陪伴,心里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夜莺打开手机欲给父母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情况。

没想到一打开手机,短信提示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几乎都是学长书凡的电话和短息,还有一个上次号码发来的短信,“宝贝,玩够了也该回来了。”

后面依然是上次那个美艳的女人,诡异的笑容,那双妖媚的眼睛,像个勾人的妖姬,惑人心神,夜莺心中深深不安,她的记起怎么越来越差了,明明很熟悉,她却想不起她是谁。

压下心中不安,夜莺看了下学长的短信,学长很担心她现在的情况,希望他能提前去参加他的婚礼,这样也好,让结婚的喜气冲走她现在的霉运。

手机响起,夜莺看了下上面闪动的号码,一个头两个大,她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书凡那张怒气冲冲的俏脸。

将手机递给思言,“儿子,给书凡妈咪灭灭火。”

“那妈咪打算怎么谢我啊?”现在可是为自己争取福利的好机会。

“妈咪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但是不能太过分。”

“一言为定。”得到妈咪的承诺,思言爽快的接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