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故事重提

故事重提

机灵的思言几句话就搞定书凡,压下她喷涌的怒火,夜莺竖起拇指,思言嘚瑟一下,将手机交给夜莺。爱睍莼璩

“慕林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我们的一贯政策,好吧现在开始老实交代一下,那个宋天阳就是你一夜情的对象?”

“额···”夜莺紧紧捂住电话走进卧室,“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吧,你丫的不会醉到连人家长什么样都不清楚了吧。”电话那那端的书凡暴吼起来。

夜莺无奈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能引发她的怒火,她只好闭口不言。

“别发扬你那沉默是金的精神,现在我已经在荷兰机场,告诉我你的地址,待会当面说清楚不然等我见到那个叫什么宋天阳的,不把他打残,老娘就不叫八···夏书凡。”怒火翻腾的书凡差点将自己的代号脱口而出。

拿着行李走在一边的夏书询狐疑的瞥了眼正在打电话的女人,随后摇摇头,自从七年前回来她一直这样大大咧咧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她。

听到书凡要来,报下酒店的名称,夜莺认命的躺在**,书凡的火爆脾气日趋渐长,如果要是知道她欺瞒了她七年,会不会一气之下掐死她。

心急火燎的书凡在半个小时后就赶到酒店,拉着夜莺就冲进卧室,甩上房门,撸起袖子一副严刑逼供的架势。

“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书凡憋着一股闷气。

“这点小事,我能解决。”夜莺不想把她牵扯进来,她希望她幸福的走下去。

“我们是同生共死的战友···”

“嘘,小点声音,这个秘密你就烂在肚子里,你现在就是夏书凡。”夜莺侧耳倾听下客厅中的动静,她的孩子精明的很。

“好,不说这个,现在国内各大报纸和电视台都是不利于你的报道,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解决,就像一个鸵鸟一样躲避一辈子,还是依靠那个到现在都没表态的宋天阳。”

“没想到我还挺出名。”夜莺轻笑打趣。

“到现在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书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船到桥头自然直,没什么可担心的。”舆论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像当时人们津津乐道的艳/照门,到现在已经淡出人们饭后谈资的范围。

“现在听你说的这么简单,看你以后不当律师了,怎么养活一家老小。”

“可你去做杀手啊。”

“就你,算了吧。”书凡嗤之以鼻,她的心硬不起来,“你说也是哦,那个慕林林的前男友出来凑什么热闹。”

“他也是个可怜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深爱的人已经不再人世了。”

“哎,这个事情你就是张十张嘴也说不清喽。”书凡仰面躺在**,神色迷茫,“林林,我感觉当初的决定真是个天大的错误,现在除了会喘气,有知觉,知道自己还活着外,我的生活一点**都没有,除了压抑还是压抑,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叫出口,还不如当初枪林弹雨的日子来的痛快,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也没有人认为你是疯子。”

现在你要是这样出现在街上肯定会遭到别人的白眼,严重一点的就会被误认成神经病送进精神病原吧。

“呵呵···那样的日子已经离我们太遥远,只能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我现在只想陪在孩子们的身边,见证她们的成长历程,书凡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找个人结婚生子,等有了孩子,你就会发现安逸平淡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一说到这事我就头疼,这次回家爸妈催了好多次,还给我安排了几次相亲,都是年轻有为的才俊,我愣是一个都没看上,林林,你说是不是我的审美有问题,还是心里有问题啊,不如咱俩凑合一下过一辈子得了,反正孩子也有了不用担心老了没人养我们。”

“越说越离谱了啊,学长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我想顺道去看看雀儿,你去吗?”

“去,当然要去,我都好长时间没去看她了。”书凡忽然打住话秀眉微蹙,压低声音,“林林,跟你说件事,上次无意中进入档案库,看见我们最后一次行动中大详细记载,上面说白鲨的老窝虽然被端掉了,手下还有几个穷凶极恶的手下在逃,想

想当初首长让我们离开不对也有这部分原因。”首长怕他们找她们报仇。

夜莺蹙眉,“到现在还没抓住吗?”

“那些都是惯犯,滑的跟泥鳅一样,每次刚得到他们的消息,他们已经闻风而逃。”

“我记得白鲨的老窝好像就是在荷兰吧。”脑中闪过那座看不清楚本色的房子,脸色冷如冰霜,安天睿,白鲨你们有关系吗?

“林林,怎么了?”

“没什么,带电脑了吗?”

书凡拿出随身携带的掌上电脑递给夜莺,十指翻飞,试图侵入绝密档案库,试了几次都被防火墙挡回。

“我试一下。”书凡试了几次也以失败告终,“真他妈的见鬼,上次只是轻轻一试就进去了,今天运气不佳。”

“要是每次都能进去,那些技术人员就该都拉出去枪毙了。”夜莺压下心中躁动,“白鲨的资料你还记得多少?”

“事隔那么多年,我也记不太却清楚了,我也只是这么随口一说,那些人是绝不会想到我和你还活着,放心了。”

夜莺点点头,要是她没记错,白鲨应该是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至于他两个孩子的职业与年龄好像都是个谜。

“要是知道你会多想,我就不多嘴告诉你了。”见着夜莺失神,书凡埋怨起自己。

“妈咪,书凡妈咪我可以进来吗?”思语敲了两下门,没有听到书凡妈咪咆哮声的三个孩子侧脸靠在门上,不知道妈咪已经被书凡妈咪**成什么样子了。

“你的后援团来了。”夜莺闻言轻笑,她的三个宝贝有时真的很贴心。

“凡凡。”温柔磁性男音,传进夜莺耳膜,夜莺用用眼神询问书凡,刚才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就被她给强拉进了卧室。

“我名义上的哥哥,夏书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