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种种疑惑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种种疑惑

提到这个哥哥,书凡心中暖暖的,他真的很宠她。

“还不去开门。”夜莺看着书凡的表情,好像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别想歪了啊,你说的我现在可是夏书凡,我们只是普通的兄妹关系,我可不想被扣上**的帽子。”

“我又没说什么,干嘛这样着急撇清,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书凡瞪了下夜莺,认识了那么多年,只需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拉开门,故作潇洒的揽住夏书询的肩膀,“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我的好朋友慕林林。”

“久仰大名。”

“幸会。”夜莺轻握下他伸出的手,斯文的长相,身上带着淡淡的书生气息,温文儒雅的笑容,看上去很舒服,客套的寒暄一会,在书凡的提一下,一行人再次向美丽的草原进发。

高兴地玩了三天,思言打开过书凡的电脑,知道妈咪突然带他们来旅行的原因,只是他绝口不提。

学长的婚期迫近,夜莺一行人踏上了回国的班机,前往z市。

刚下飞机,夜莺就远远瞧见高天成熟悉的身影,孩子们高兴地挥舞着小手,“叔叔···”思言飞快的奔过去。

“思言,机场人多,小心一点。”

思言站在高天成面前,好奇的打量着高天成身边一位白发苍苍,眼含热泪的老人。

“叔叔,她怎么哭了?”

老人浑浊的目光看向随着人群流动向这边走来的夜莺一群人,“她真的是···”老人有些哽咽的说不下去。

“奶奶您别激动,你这个样子会吓到她的,等一切搞清楚再说。”

思言狐疑的看着两人,注意到思言的视线,“小成,他是···”

“林林的孩子。”

“真可爱的小家伙。”老人赶紧擦干眼中的泪水,慈祥的看着思言。

“学长,这位是···”老人的笑容让夜莺感觉很温暖。

“我的奶奶。”

“奶奶好,还劳烦您亲自来接我们,真是不好意思。”

“不麻烦,不麻烦,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出来活动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好。”桂梅拉起夜莺的手,轻拍一下,自言自语的呢喃道:“好孩子,好孩子,没想到一转眼都长了这么大了。”

夜莺疑惑,“奶奶以前见过我吗?”

“奶奶见到你可能是想到了我的妹妹。”高天成拉过桂梅的手,“好了奶奶我们回去吧,她们做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也累了。”

“好好···去我们家吧,反正我们家房子也大,住在那里也方便。”

“奶奶这好像不好吧。”夜莺推脱,老人太过热情,夜莺不太习惯。

“林林也不忍老人不开心吧,事情就这么定了。”

夜莺也不好再拒绝,电话里面已经提过书凡兄妹俩,夜莺边走边再给他们做一下简单的介绍。

车子停在馨城别院一栋带着古典韵味的建筑前面。

“妈咪,好漂亮啊,真像童话故事里古埃及的城堡。”

“思语要是喜欢,就在这里多住几天。”一路上桂梅和孩子们一直聊着天,她很喜欢眼前这三个可爱懂事的孩子。

“好啊。”思语高兴地拍起手来,“妈咪走快一点。”她对着落在身后的夜莺叫道,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见识一下城堡里面的美景了。

“她和你小时候真像。”桂梅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在夜莺心里激起阵阵涟漪。

书凡蹙眉,她林林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自从来到孤儿院她们两人就没有分开过,她敢肯定她没有见过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思言与思彤对望一下,交换一下眼神,有内情。

城堡内设计很简单,一个修剪漂亮的草坪,还有几颗硕果累累的橘子树。

一个圆形的喷水池,下面是一个许愿池,清澈的水中躺着很多硬币,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刺眼光芒。

其他的地方都是光滑的路面,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思语跑到橘子树下,看着金灿灿的橘子,伸手想去摸一下,“小朋友,这个可摘不得。”一个女佣出现在思语身后,这些橘子老夫人明令禁止不许别人碰一下,就算是修剪也是她老人家亲力亲为。

橘子熟透自然掉落,老夫人就会将它们埋在树下,刚开始她很疑惑,私下打听一下,这橘子树是走失的小姐亲手栽的,老夫人这么做也算是一种精神寄托吧。

“我只是看它好看摸一下而已。”思语对着佣人甜美的笑着,妈咪说过不可以乱动别人的东西。

佣人被她漂亮的笑容晃了下神,她和墙上夫人的画像有些相像。

“小黎不要拦着她,喜欢就摘吧。”小黎愣怔一下,“是,老夫人。”

“妈咪,可以吗?”

夜莺摇摇头,“思语不觉得它长在树上很漂亮吗?”从小黎的眼神中她知道橘子树对老人很重要。

“林林,果实成熟了,不摘它也会掉下来,你就让她摘吧。”

“奶奶···”老人对她的好超乎她的想象。

“没什么好客气的。”桂梅拍拍夜莺的手,示意她不要拘谨,“小黎,让你收拾的房间收拾好了吗?”

“恩,收拾好了。”

“来把小姐的东西那回房间,告诉张妈多准备些点心。”

小黎拿过行礼,给夜莺鞠了个躬,“小姐好。”

夜莺蹙眉,古怪,半眯着眼睛看向学长,他一定有事瞒着她。

老人今天很高兴,步伐轻快的向客厅走去。

书凡拉着夜莺与他们拉开一些距离,压低声音,“怎么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

“她不会是你的亲人吧。”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清楚,老人待夜莺的不同。

“如果我真的出生在这样的有钱人家,他们没有理由抛弃我。”她也这么想过,可很快否定。

“说的也是,但也不可能完全排除,说不定是人贩子将你拐了呢。”

“你见过人贩子拐了孩子然后再将孩子扔在荒郊野岭啊。”夜莺白了眼书凡,“与其在这里猜测,还不如去问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