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无法相认的亲情

无法相认的亲情

客厅中也摆设很简单,一套西式家具与城堡的设计相得益彰,墙上挂着几张照片,一般人家的客厅中都会摆上一两张全家福,这里没有。

客厅的正前方和侧面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有两处明显痕迹,这个地方曾经应该有照片。

“随便坐,不要拘谨,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老人乐呵呵的说道,灿烂的笑容让她满是皱纹的脸,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林林今年多大了?几月生的?”桂梅拉起夜莺闲话家常,问一些大路边上的话,夜莺也一一回答。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对你的态度,那我也不瞒你了,小成,去把放在我床头柜里的相册拿来。”

桂梅摆摆手,“奶奶老了,有些事情不弄清楚,心里憋得慌。”

“好吧。”高天成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不一会高天成拿着一本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相册递给夜莺,“林林,还是你自己看吧。”

夜莺手覆上相册,迟疑一下,掀开,一张穿着七八十年代很流行的西装的女人映入眼中,长长的卷发,一双大眼妩媚生情,饱满艳红的双唇代表着那个时代最时尚的妆容,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怀中还抱着一个约莫一岁多的孩子,眉眼之间与抱她的女人有七八分相似。

“长得和妈咪好像。”思语大眼迷茫。

“额···妈咪好像没有这么妖艳。”思言纠正。

“不知道你们给我看这张照片的意义何在?”

夜莺心中虽然震惊,但脸上平静无波。

“你难道真的还不明白,你就是我二十多年前走丢的亲孙女高橘啊。”桂梅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奶奶你弄错了,我这张脸是整过容的,现在整容的人多,撞脸也不奇怪。”

夜莺平静无波的双眼落在流泪痛哭的老人身上,她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她不敢想象后果。

“你可以给我看一下你的腰部吗?”

“可以。”夜莺点点头,很大方的撩起轻薄的毛衣。

“怎么会没有呢,不对,怎么会没有呢···”桂梅错愕,无措的看着紧皱双眉的高天成。

书凡看了眼夜莺,这个地方原本有一个类似心形的胎记,因为怕身上的标记会暴露身份,用激光除去了。

“奶奶对不起,如果是我的容貌引起你的伤心事,我现在就带着孩子离开。”

“···不···不用,小成我累了,你先扶我去休息吧。”桂梅揉了下晕眩的头,“林林,奶奶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去做个亲子鉴定,让奶奶安心行吗?”

“奶奶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虽然不知道当初您的孙女是怎样走丢的,可我有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如果要是知道我在怀疑自己的身世会心寒的。”

“林林,学长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可你看在奶奶年纪那么年事已高的份上就答应她这个不情之请吧,也了了学长的多年夙愿。”

“学长你知道我不可能和你们血缘关系的,你也知道我的脸···”夜莺低下头不忍看他们恳求的眼神,怕自己一时心软答应下来。

“是啊,奶奶我也是在那次空难中,面容全毁整成这个样子的,我以前的样子比这个漂亮多了,不信你问我哥哥。”

夏书询点点头,心思百转,总感觉里面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小成算了,不要为难她了,扶我去休息吧。”

夜莺目送着两人背影离去,翻看着手中的相册,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从襁褓中开始一直到欢快的奔跑,每一个画面都记载着她的成长历程,最后一张照片上的衣服是在她在孤儿院中见到的照片上见到的一样。

手滑过那张照片,心中百感交集。

“哥你跟孩子出去玩一会,我有话跟林林说。”

三个孩子乖巧的跟着孩子出去,思言临出门时看了下夜莺,妈咪身上秘密真不少。

“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他们不是故意抛弃你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书凡你想的太简单了,不管他们有什么苦衷,我都不能承认我是高橘。”

“活的真他妈的憋屈,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相认。”书凡狠狠的拍下桌子,“气死老娘了,真想上外面吼一嗓子,老娘真名叫···”

凌厉的眼神瞪了过来,虽说平时书凡在夜莺面前敢撒泼发脾气,可遇到大事的时候还是对夜莺言听计从,书凡咽下将要出口的三个字。

“你如果摆脱掉夏书凡这个身份,你就一无所有,连一个最起码的身份证都没有,你懂吗?”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这样活着太累了。”书凡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林林,我好想回部队。”

“你回部队的原因,是因为他吧。”夜莺合上相册,眼光落在陪着三个孩子嬉闹的高大身影上面。

“胡说什么呢。”书凡脸上浮起不正常红晕。

夜莺轻笑摇摇头,“如果真的觉得这样的生活过不下去了,就回去吧。”

“我也就是这么随便一说。”她放心不下夜莺和孩子,还有割舍不断的亲情。

“如果不打算回去,这样的话还是少说。”祸从口出,现在知道有漏网之鱼在外面流窜,她又多了层考虑。

“知道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我去看看孩子们,你在好好感受下曾经生活的地方。”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真怕书凡有一天会不小心说漏嘴,惹祸上身,夜莺环顾下客厅,她找不到熟悉的感觉,想到那几颗金橘树,夜莺失笑,高橘,她貌似有很多名字呢,想到学长曾经和自己说过,我当你是妹妹,原来他们真的是兄妹。

手无意滑过相册底部,凹凸的触感传来,夜莺拿起相册低下头迎着光亮仔细看去,一行密密麻麻的正楷小字显现出来。

夜莺看完眼睛酸涩,她能体会一个母亲失去孩子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