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z市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z市/看书阁

客厅只剩下夜莺看着相册出神的夜莺,高天成清咳一声,“林林抱歉给你带来困扰。”

“奶奶还好吧。”

“兴奋到失望,心情落差很大,这事怪学长。”奶奶那天到他的书房中,无意从他的书中发现了他与夜莺的合影,逼问他,无奈只好讲出实情。

“对不起。”这句对不起包含太多。

“这不是你的错,别放在心上。”高天成拿过夜莺面前的相册,陷入回忆,良久,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妹妹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孩子,她最喜欢的做的游戏就是躲猫猫,别看她当时还不到两岁,却机灵的很,躲的地方很出人意料,黑乎乎的阁楼,书房的文件柜里,就连宠物的小房子中她都躲过,有一天我看见她站在保险柜前不时的歪着小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

高天成轻笑,眼中满是宠溺,他还清楚的记得妹妹问他,为什么保险柜不做的大一点呢,那样她就可以躲进里面了。

叹了口气,“妹妹走失的那天也是秋天,不过是深秋,落叶满地,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听着脚下落叶破碎的声音,仿佛是一颗颗心在破损,也是一个幸福家庭破裂的预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他的家庭支离破碎,高天成眼角留下无声的泪水,双手捂住脸哽咽一下,“那天阳光明媚,天气很好,爸和妈约朋友喝茶聊天,家里只剩下我,妹妹还有佣人,妹妹又开始拉着佣人陪她藏猫猫,我当时六岁也是个贪玩的年纪,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偷溜出去,没想到后面一直跟着一个小尾巴,当听见她说哥哥等等我的时候,真的把我惊到了,当时她睁着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说,‘哥哥出来玩都不叫上我,坏坏。’也许就是这一句话阻止了当时要带她回家的想法,拉着她向热闹的人工湖走去···”

高天成再次哽咽,泣不成声,这是他二十三年来不敢触摸的记忆。

“如果当时我带她回去也许之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我知道她会走丢,在人多拥挤的时候我一定会死死拉住她的手,绝不放开,这全怪我,怪我弄丢了妹妹,毁了原本幸福的家···一切都怪我···”

高天成不断捶打着自己的头,二十三年来常常在半夜里一身冷汗的惊坐起身。

“学长,当时你也是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而已,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这么痛苦,还是忘记吧,也许她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活的很好。”看着学长痛苦的样子,夜莺眼角湿润,心微痛,颤抖的手拍了下他的因为痛苦而不断颤抖的肩膀。

曾经她以为她是遭人遗弃的孩子,没想到却是因为自己调皮好玩才走丢了的,改变她人生轨迹的原来是自己。

“我也想忘记,可忘记不了,它就是我的噩梦,知道在英国遇见你,心中的愧疚才逐渐减轻,我不断告诉自己,你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现在活的好好地,所以我把心中那份对妹妹的爱全部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可事实证明这一切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逼回眼眶中打旋的泪水,轻吸下鼻子,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叔···叔和阿姨还好吗?”

高天成摇了摇头,擦干眼泪,强颜欢笑,“好了,不说这些伤心事了,将这些话讲出来,心里轻松多了,谢谢你林林,肯听学长诉说这些伤心事。”

“应该的,学长对不起,我还是离开比较好,如果在婚礼上见到叔叔阿姨,我怕她们会伤心。”

高天成再次叹了口气,抿了下嘴唇,“他们应该不会来参加婚礼,你就不要多想了,安心住下来,如忙方便的话,帮我多陪陪奶奶,她好像很喜欢你。”

“恩,我会的。”转过身看着在院子中转身向许愿池中扔硬币的孩子们,心中叹息一声,不是她狠心不想认下她们,她有她的无奈与要守护的东西。

波光林林的池水中,一枚枚堆积起来的硬币熠熠生辉,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个美好的愿望。

“妈妈在妹妹走失后,清空了许愿池,许下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当许愿池填满的时候,希望老天可以将她的女儿送回她的身边。”

“阿姨这些年一定活的很辛苦。”

“自从妹妹丢了以后,她就没日没夜的寻找,后来精神有些恍惚,我爸就带她到国外修养,离开这个让他们伤心的地方。”也丢下他这个弄丢妹妹的罪魁祸首,算算时间,他有好些年都没有见过他们了。

夜莺双手微蜷,眼微红,蒙上一层雾气的眼前浮现一个孩子拿着小铁锨翻土种下那几颗金橘树的小身影,心口就像压了块大石,呼吸困难。

坐在椅子上的书凡瞥过失神的夜莺,亲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世界上没有比这样的事情更残酷的吧。

“麻烦帮我冲两杯咖啡,不加糖,再拿杯牛奶,另外你们少爷喝什么你们清楚。”哥哥不喜欢苦涩的东西,她觉得此时的夜莺比较需要一杯苦涩的咖啡冲淡她心中的苦。

接下来几天,高天成忙着准备婚礼的事情,桂梅带着夜莺等人几乎逛遍了整个z市,夜莺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往事涌现脑海,这里几乎每一个地方都留下过她们四姐妹的足迹。

“林林,还记不记得这个地方,当初我们···”书凡指着人来人往的国贸大厦,这里是她们第一次实战演习的地方。

接触到思言狐疑的目光,书凡打住接下去的话,这几年她没有和夜莺一起来过z市,这个臭小子真是猴精猴精的。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它和我们以前去过的一处国贸大厦很像,很像。”思言笑的像花儿般灿烂,“书凡妈咪相似的建筑很多,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他敢确定妈咪和书凡妈咪很早就认识。

“臭小子,皮痒了。”书凡提起思言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道。

“书凡妈咪,这是在大街上,您老人家注意形象,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