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齐聚一堂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齐聚一堂

思言高叫出声,喧闹的大街上,霎时几十双眼睛都向这边望过来,“臭小子···”书凡反手给思言一个暴栗。

“书凡妈咪,你要是把我打毁容了,以后找不着漂亮老婆,你可是要负责的哦。”思言揉揉额头,无比认真的说道。

“臭小子,毛还没长齐呢就想着讨老婆,要我给你负责,就怕你长大了,书凡妈咪都老掉牙了。”

书凡才懒得理会别人的目光,双手环胸,眼睛上下打量一下思言,目光停留在他的下身,笑的邪魅。

“书凡妈咪我没有恋母情结,我的意思是让您生个女儿赔给我。”

“臭小子,我还没嫁人呢,现在就打起我女儿的主意了。”

“等你书凡妈咪生女儿给你做老婆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不会告诉妈咪你要来段忘年恋吧。”

夜莺忍不住打趣。

思言摩挲下下巴,“妈咪的提议貌似听起来不错呢,就是您老人家抱孙子的愿望要晚上几年喽。”

“妈咪年轻的很,有大把的时间等着。”小样跟她耍嘴皮子,也不掂量一下。

思言努力努嘴,哼哼,妈咪这可是你说的。

夜莺瞥了眼国贸大厦门前,第一次实战考核结束,她们四姐妹曾经在这里抱头痛哭过,事情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妈咪,我们进去看看吧。”思彤看着妈咪眼中闪过的异样光彩,开口提议。

“算了,明天叔叔就举行婚礼了,我们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你们还要当花童呢。”能勾起记忆的地方会容易露出不该有的情绪。

夜深,明亮的月光洒进房间,“不要···”一声惊叫,**睡熟的人儿惊坐起生。

心跳加速,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梦中一个妖艳的女人冲着她诡异的笑着,黑乎乎的枪口指着她的宝贝们,三枪连发,孩子们躺在血泊之中。

女人?闭上眼睛想了下那个女人的脸孔,夜莺拿起床头上的手机,翻找到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附在短信后面的女人就是她梦中的女人。

夜莺起身,端起床头上早已凉透的咖啡站在窗边,轻抿一口,压下心中不安,那个女人很熟悉,她肯定见过,夜莺闭上眼睛,仔细在脑海中搜素起来,一个人影闪过,夜莺惊恐的睁大眼睛,刚刚恢复的心跳再一次狂跳起来。

不可能,应该是她神经太过敏感了。

**的电话响起,打断夜莺思绪。

一个陌生号码,滑下接听,“林林,玩的乐不思蜀了吗?我等你等的好着急。”邪魅带着一点空洞的声音传进夜莺耳中。

“有事说事。”

“林林,这么晚怎么还没睡呢。”宋天阳丝毫不理会夜莺生硬带着疏离的话语。

“你不是也没睡吗?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心中不安的夜莺,不想跟他浪费时间。

“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跟你在同一个城市,呵呵···”邪魅的笑声过后电话中传来嘟嘟嘚瑟声音。

三更半夜的给她打电话难道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件事情吗?想到那个奇怪的梦,夜莺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强烈。

手机再次响起,又是一个陌生号码,夜莺以为又是安天阳,快速的滑下接听,声音冰冷异常,“告诉我你的目的。”

电话那边传来沉默,约莫有半分钟时间,“女人,明天的婚礼你最好不要去。”

“安天睿?”夜莺捂住嘴,怎么会是他?看了下电话号码,该死,为什么都喜欢使用陌生号码呢。

“女人,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听她清冷的声音,应该还没睡,她好像再等别人的电话。

“原因。”学长,不,应该是她的哥哥婚礼,她不能缺席。

“睿哥哥这么晚了给谁打电话呢?”鑫儿的到来打断安天睿接下来要说的话,“我一会就睡。”

安天睿捂上手机,声音中染上一层冰霜,从荷兰回来之后,鑫儿一直疑神疑鬼总是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让他不厌其烦。

“给谁打电话,还得背着我。”甜美的声音中带着抱怨不满,“不会是睿哥哥的某个小情人吧。”

夜莺挂断电话,没时间听两人之间的打情骂俏,手机闪了两下,没电自动关机,夜莺翻找一下行礼,充电器竟然没带,算了反正没几个要紧的电话,将手机扔在枕头旁边。

将自己甩在**,安天睿说的那个他到底指的是谁呢,想到宋天阳那通电话,夜莺辗转反侧,真的会是他吗?

不管怎样,不能和哥哥相认已经让她心存愧疚,再不能亲眼见证哥哥的幸福她连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鑫儿,能不能不要闹了。”转身走进浴室,关上门。

通话已经结束,安天睿咬牙,可恶的女人不经他同意竟然敢挂他电话。

再次拨回,手机中传来冰冷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安天睿挂断电话,该死的女人,竟然给老子关机。

鑫儿站在原地,怨毒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浴室里模糊的身影,脸上出现两道泪痕,原来他说的是真的,睿哥哥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

拉开浴室门,“我出去一下。”对着站在不远处的鑫儿说道。

一辆奔驰车驶出酒店,“安森在郊外等我。”

挂断电话向郊外驶去,该死的女人,他知道她肯定不会乖乖的听他的话,希望时间能来得及。

车子来到这次那栋烂尾楼前面,一辆直升机等候在那里,有人过来将车子开走。

安天睿上了直升机,“去z市。”

“安总,z市很危险,而且天快亮了。”直升机是他们私自购买的,只能在夜间行驶,z市是全国最大的军区之一,很容易发现他们。

“z市。”安天睿闭上眼睛,阴冷的声音不容置喙。

飞机逐渐升起,飞向z市。

夜莺一直睁眼望着房顶的天花板,一夜为睡,不管发生什么谁都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天未亮,城堡就已经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