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抢孩子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抢孩子

周琦的脸张成猪肝色,手指着夜莺,“你···你···”

“宋夫人的教养也不是很好,用手指逼人貌似也很失礼。”夜莺转过身看着已经要接近尾声的婚礼仪式,她不想搞砸哥哥的婚礼。

“雨彤打电话把天阳叫过来,我要让他看看这个女人有多过分。”

周琦手指颤抖,气死她了,一定不能让天阳取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进门。

“赶紧叫过来,我把你们一块收拾了。”

“凡凡,不要那么任性,你该多为林林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这样的家庭不嫁才是正确的选择。”苛刻的婆婆,不是东西的老公,林林要是嫁过去早晚会被他们整死。

“雨彤这是怎么了,小黎赶紧带廖小姐去换身干净的衣服。”桂梅爱怜的帮雨彤理了下凌乱的头发。

“周琦你真么跟这些晚辈叫起真来了,你就看在她和林林长得很像的份上就别生气了。”刚才在气头上没有看清楚夜莺长相的周琦,眼中满是惊讶,“她···她是橘子?”

桂梅摇摇头,“不是,只是长得像而已,看在我的面子上,消消气,我们上那边聊会天,我还有事要问你。”

周琦目光掠过夜莺,她确实和芸芸长得很像,但气质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桂姨,既然她不是橘子我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知廉耻的女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三个野孩子,硬说是天阳···”一声脆响打断周琦接下来要说的话,新娘子的捧花正好不偏不倚的落在夜莺与周琦之间,一时全场的眼光集中在两人身上。

“你···你竟然敢打我。”周琦不敢置信,脸上麻麻的感觉却提醒着自己一切是真的。

“你可以不任她们,但不可以侮辱她们。”

“妈咪···”三个孩子出现在夜莺身边,思言打量着周琦,刚才他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好不容易等到仪式结束,他才匆匆的跑过来。

看清楚思言的脸周琦再次惊讶了一把,这个孩子和天阳长得可真像,要说他们不是父子,她都底气不足。

“妈,您找我。”宋天阳又是一身酒红色西装,双手插在兜里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你招惹什么人不好,偏偏找一个泼妇,你还不替妈好好的教训一下她。”周琦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对着宋天阳喊起来。

“妈,她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理她。”宋天阳向夜莺邪魅一笑。

夜莺秀眉微蹙,他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含沙射影的说她脾气不好呢。

“琦琦你的脸怎么了?”正在和别人相谈甚欢的宋霖挤进人群,关心的问道。

本来还一副悍妇模样的周琦,哭着倒在他的怀中,“还不是那个破坏天阳和雨彤感情的女人,儿子还向着她,真是气死我了。”

“好了,这也不是说这事的地方,等天成婚礼结束,我们再找个合适的地方把事情解决了。”宋霖老谋深算的目光扫过夜莺。

夜莺想到了散发绿光的狼眼,危险异常。

“不行,有事窝着,我不舒服。”周琦不依,不管他们是不是天阳的孩子,她们宋家绝不会接受这样的女人做媳妇。

“好,听你的。”

“宋霖他们是天成请来的客人,你看能不能···”

“桂姨,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家事,早一点解决对谁都好。”

“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的婚礼,请里面用餐。”高天成招呼围观的宾客,宾客散去。

“宋叔叔,林林是我的好朋友,她也是一时冲动才打了阿姨,我希望您能网开一面。”高天成护在夜莺前面,宋霖对付别人的手段他早有耳闻,而且他宠妻如命,周琦挨了夜莺一巴掌,真的跟他走了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宋霖脸上面露不耐,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

夜莺推开高天成,“学长对不起破坏了你的婚礼,你放心我没事,帮我照看好孩子。”

蹲下身子,“思彤,照顾好弟弟妹妹。”

“妈咪···”思言与思彤拉着夜莺的一角,她们感受到宋霖身上的戾气,他是个狠角色。

“林林我和你一起去,哥哥你留在这里帮忙照看下孩子。”

“林林,小心我一着急···”眼光若有若无的扫过高天成。

“把孩子也带上。”宋霖阴森的目光扫过三个粉嫩的孩子,如果她们真是天阳的孩子,他要把他们夺过来。

思言小手紧紧的抓住夜莺衣襟与宋霖对视,他不会让他伤害他的妈咪。

“这个小家伙倒是有些胆量和天阳小时候···“摇下头,坚毅的眼神很像天睿。

“你想抢走他们。”夜莺无惧他骇人的眼神,准确无误的说出他心中想法。

“呸,白日做梦。”书凡怒瞪几人,就知道她们没打什么好主意,这些孩子是夜莺的命,真要是把孩子们抢走了,她怕夜莺会崩溃。

“丫头,很有个性。”宋霖不怒反笑,如狼的眼睛盯着书凡,就像看见美味的猎物一般。

“天阳,带上孩子。”说完拥着周琦离开酒店,周琦临走时给了夜莺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天阳别忘了叫上雨彤。”

夜莺清冷的眼光落在一直在边上旁观的宋天阳,“你要是还是个男人话,就不要打我孩子的主意。”

“宝贝,我是不是男人,好像你清楚的很,孩子的事我做不了主,来吧宝贝们,跟我走吧。”

“爸爸···”思语怯怯的探出头,叫出声,刚才的那个爷爷眼光好吓人了。

“思语不许去跟叔叔一起在这里等妈咪回来。”夜莺拦住向宋天阳走去的思语,故意不去看她眼中溢出来的泪水。

“思语擦干眼泪,看清楚,这个人不配做你的爸爸。”书凡语气带着一丝责备,思语哭了起来。

“凡凡她还是个孩子。”夏书询抱起思语,轻声哄着。

“书凡妈咪说的对,他的确不配做我们的爸爸。”思言冷冷的看着一直双手插在口袋里,嘴角噙着邪魅的笑容,冷眼旁观的宋天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