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丫头你很面熟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寂静的林子中只有树叶破裂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久没试试身手了,不知道生疏的了没有。”

“他们不是一般角色,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他们动手。”

“知道了,就是心里憋得慌,活的真他妈的窝囊。”

书凡用力的撕扯着树叶,仿佛把他们当成宋霖一伙。

听到脚步声,两人脸上恢复恐惧的表情,这些人都是练家子,还是小心为好。

两个一身劲装长相一样的女人,不由分说拉起地上夜莺与书凡,将她们的胳膊放在肩膀上,扶着夜莺的女人轻哼一声,“刚才不是挺有种的吗,连夫人都敢打,要是老娘在那里一定一枪毙了你。”

“楚莲。”福叔声音暗含警告。

“你们竟然有枪。”夜莺惊呼出声,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楚莲,一手捂住胸口。

“我还以为今天遇到了硬茬子,没想到这么不撑吓唬。”楚莲不屑,一个柔弱的女人一枪崩了不就好了,还兴师动众的把她们弄到这里来。

酒店休息室里,高天成安排好人保护三个孩子后就出去招呼客人了。

思语委屈的坐在沙发一角,她只是想去找爸爸而已,妈咪竟然这么严厉的说她,大眼中一直残留着委屈的泪水。

“二姐,妈咪也是为我们好,她那样做心里也一定不好受。”不知道妈咪和书凡妈咪怎么样了。

“我相信爸爸不会伤害我们的。”

“那你是相信妈咪多一点还是相信那个男人多一点?”

“我···我两个都相信。”思语撅着嘴将脸转向一边,眼泪簌簌而落。

思彤抽出纸巾给她擦着眼泪,妹妹的世界很单纯。

“思语,你听叔叔说,如果你的爸爸真的爱你们,他会主动的靠过来,不会对哭泣的你视而不见,你明白吗?”夏书询声音轻柔,安抚思语的情绪。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清楚三个孩子只有思语还是个童心满满的孩子,其他的两个心思成熟像个成年人。

思语吸了下鼻子,将脸埋进抱枕中不理会任何人。

思言站在窗边,看着空旷的草坪,忽然一抹熟悉高大的背影闯进他的视线,“叔叔,我出去一下。”快速打开房门,飞奔到草坪上。

“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思言惊喜的说道。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妈咪和你的姐姐呢?”安天睿向后看了一下,只有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跟上来。

“姐姐们在上面,妈咪和书凡妈咪被宋天阳还有他的父母带走了。”

安天睿双唇紧抿,刚靠近z市就被军区的保卫系统发现,只能与他们周旋,好不容易甩开他们就急匆匆的赶到这里,还是来晚一步。

“安森,保护好她们。”

安天睿说完转身离开,“叔叔···”思言欲言又止。

“放心,我会把她安全带回来。”

“谢谢叔叔。”思言眷恋的看着他伟岸的背影,唇轻动两下,“叔叔小心。”希望风可以将这句话带进叔叔的耳朵中。

正打电话的安天睿回头冲他一笑,安森惊悚一下,跟了安总这么久,从不知道冷心冷面的他,还会对着一个孩子笑。

夜莺与书凡被带到一处小木屋,木屋从外面看起来破旧不堪,布满蜘蛛网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落叶,一阵风过后,**臭气迎面而来。

夜莺与书凡慌忙捂住鼻子,轻咳两声,皱着一张俏脸,“这是什么鬼地方,老娘不去了。”

书凡作势挣脱扶着她的楚容被楚容轻松扣住,“不想吃苦头的,就赶紧进去。”

说完,两人将夜莺与书凡推进房间,两人踉跄几下,相互搀扶着站直身子。

两人互相交换下眼神。

宋霖坐在一张宽大的桌子前,如狼的眼睛一直盯着两人,周琦在那边不停的给他喂着水果,夜莺两人不安的动了下两下身子,低下头。

约莫着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沉默的男人终于说话,“丫头,我怎么越看你们越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和芸芸长得很像。”周琦又放了一颗葡萄在宋霖的嘴中。

“是两个都有点面熟。”

眼睛微眯仔细的审视着面前的两人。

夜莺斜倚在书凡身上,重量全部集中在一只脚上,身形不稳的摇晃两下,埋怨一声,“高跟鞋真不是人穿的,腿都站的麻了。”弯身捶了捶腿,看她们眼熟的人,决不能留,好像事情有些复杂。

“就是,你们说吧,到底想要干什么,干脆利落点。”书凡不耐烦的说道,嗅了两下空气中的味道,用手扇了两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霉味。

“还真是个千金大小姐,这点味道都受不了了,如果让你在这里带上十天半个月的你会不会疯掉啊。”周琦嘲讽的笑着,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书凡眼睛中满是惊恐,“不就是打了你一巴掌吗,你至于这么狠心的报复吗。”看起来已经服软。

“说的轻巧,把你们关在这里那是便宜了你们,老娘还要废了打我的那只手。”周琦恶狠狠的看着夜莺。

“你们不懂法律吗?”夜莺握住书凡的手,身子声音都微微颤抖着。

“法律?呵呵···那是约束你们的,对我们来说那就是一张废纸。”

“你们到底是谁?”两人不约而同的咽下唾沫。向后退去。

“不知道你们还能活着,要是知道了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死。”

“老娘也不是被吓唬长大的,老娘真不信你们真敢杀了老娘。”

两声枪响,她们面前出现两个小孔,两人抱在一起蹲在地上惊叫起来,“真吵,别叫了,说话小心点,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我们是被你们从婚礼上带出来的,当时可是几百双眼睛都看着呢,如果我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是第一个怀疑的对象。”

“不愧是个知名律师,如果不是你插足天阳与雨彤之间的感情,我还真想将你纳为己用呢。”

宋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两人,这两张脸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