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打她孩子主意的人都该死

打她孩子主意的人都该死

小木屋中只有宋霖夫妇两人,两双眼睛全部盯着两人身上。

周琦蹙眉,纤手拧了下宋霖的耳朵,“是不是你以前祸害过的女人和她们长得很像啊。”

“琦琦,别闹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哼,谅你也不敢,那你到底要怎样处置她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处罚轻了我可不答应啊,最好是把那小贱人的脸毁了,看她怎么去勾引天阳,不过是不知道陪过多少男人睡过的**子,干脆杀了她把孩子抢过来一了百了。”

蹲在地上的夜莺双手紧攥,打她孩子注意的人都该死。

“现在该你们两条路,一条是留下一只胳膊,我会安排好你以后的生活,孩子归我们,她们毕竟是我的孙子,将来是要继承我的事业的。第二条路就是死,看在那三个孩子的面子上,我会安排好你的后事的。”

“宋天阳也同意你这么做?”夜莺低着头,看不清情绪。

“他不会反对。”他的一切都是他给他的,他没有胆量敢违悖他的意见。

“还想让我儿子救你,真是异想天开。”

“给你三分钟的思考时间。”

“不用了,不管你给我多长时间我的答案都是一样,我两条路都不选。”夜莺与书凡站起身,脸上褪去惊恐换上嗜杀的表情。

“我看你们是找死。”宋霖手中的枪向两人扫射。

两人在地上翻滚两下,不知何时夜莺与书凡手中多了两把枪,数枪连发一发子弹正中宋霖的眉心,瞪大的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在临死之前他终于响起她们俩是谁,可是为时已晚。

周琦惊叫出声,书凡快速拎起地上的周琦,“想让老娘死,也不擦亮眼睛看看老娘是谁。”

听到惊叫声,守在小木屋外的人闯进屋中,看着到在椅子上的宋霖时,福叔拿枪怒指着她们,“老子要杀了你们。”是他做事不谨慎,没想到看似柔弱的两人是个玩枪玩心计的高手,是他断送了老爷的性命。

楚莲与楚容掏了两下枪,“我的枪呢。”

“不用找了,在老娘这里呢,向保住她的命就乖乖的放我们出去,不然老娘一枪要了她的命。”

书凡用枪指着周琦的头,威胁身前欲置她们于死地的人。

听到几声枪响,宋天阳邪魅的笑容越发灿烂,他很期待接下来某人发疯的场面。

“发生了什么事?”刚刚赶来的雨彤看着宋天阳越发邪魅的笑容有些心寒。

“对你来说是好事。”说完钻进车中,“要不要陪我去喝一杯。”

“她是你孩子的母亲,你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思彤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天阳,她真的不知道这些年到底是爱上了一个怎样冷血的男人。

“这不正合你的心意吗?”

“我是恨她嫉妒她为你生下孩子不错,可是我从没想过要她死。”雨彤向后退了一步,向小木屋跑去,她不想让她的幸福搭上别人的性命。

“女人真是难懂。”宋天阳摇摇头,开车离去,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他打照面。

“放下枪,退后,别要我大开杀戒。”清冷的声音让每个人的心颤抖不已。

“你们到底是谁。”周琦看着两人熟练的拿枪姿势,她这么多年最多是个二半吊子。

“就像你说的,知道我们身份的只有死路一条,我再说一边把枪放下,退后,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夜莺的枪也指在周琦的头上。

“我是你孩子的奶奶,你不能这样对我。”周琦握住夜莺的枪口打起亲情牌。

“现在响起这些了,刚才干嘛去了。”书凡用枪用力的抵了下她的后脑勺。

福叔弯身放下枪,手附在背后向后面打了个手势。

“别给老娘耍花招,现在就起手,走过来。”夜莺察觉他的意图,果然老奸巨猾。

“你以为你们能从这里毫发无损的出去吗。”福叔又恢复笑呵呵的模样,“夫人,这么多年老爷对您怎样您最清楚,所以福叔···”刚站起身,就被夜莺一枪毙命,“我本不想杀你,是你逼我的。”

“这么多年了,你的枪法还没退步。”书凡竖起拇指。

刚带人赶到林子边缘的安天睿听到枪声,狭长的丹凤眼闪着危险光芒,握紧手中程亮的手向身后的做了个手势,身后的人向不同的方向缓慢前进。

大手中布满汗水,女人你一定要没事。

树叶发出轻微的声音,他不敢移动过快,怕惊动埋伏在周围的人。

书凡挟持着周琦夜莺警戒,缓慢的向前面移动,想要成功脱身她们必须绕过前面的那些埋伏,两人带着周琦向林子深处走去,“不要再跟了。”夜莺冷声制住跟在她们身后的凶神恶煞的众人。

“你们快去找天阳,快去啊。”周琦对还站在原地的人吼道。

“叫吧,把他叫来也好,老娘一块收拾了,送进监狱关上几年或者赏他一两颗子弹,宋夫人你说我的主意不错吧。”

“你们也杀了人,就不怕把我儿子送进去,也把你们搭进去了。”

“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不过有件事情我不明白,安天睿是不是你的孩子。”

夜莺警惕的看着周围,好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周琦闻言轻笑,“早就听说你和他关系不一般,你怎么不直接问他呢。”想到安天睿周琦脸上浮现痛苦。

“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只用回答是与不是就行。”书凡有些不耐烦,如果不是在这个危险时刻,她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不是。”周琦闭了下眼,心痛不已。

夜莺看了下她,“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在她们经过的地方响起几声枪声,夜莺与书凡对望一眼,“会不会是他们。”

“我也不知道。”

“那我们还往里面走吗?”

“先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看一下来人是谁再说。”夜莺撕下裙摆,欲塞进周琦嘴中。

“你既然知道答案,你这样对我,就不怕他恨你。”

夜莺将布塞进她的嘴中,“我连他的爹都杀了,他已经恨死我了,不在乎再多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