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呼之欲出的身份

呼之欲出的身份

对她来说任何人都没有她能安全的回到她的孩子身边来的重要。夜莺看了下四周,寻到一处不算显眼能看清四周情况的地方。

“走,去那里。”两人伏在地上,这个地方前面凸起来后面低洼,真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瞪什么瞪,再瞪你那个死鬼老公也不会来救你。”

树林中又响起几声枪声,惊起林中鸟儿,“书凡专心点,应该不是他们。”

以他们的速度不会这么慢。

休息室里思言望着桌上的电话,薄唇紧抿,妈咪临走前告诉他一个号码,告诉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

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思言站起身,手停在电话上方,几秒钟后放下,他不确定打下这通电话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宁愿什么都不做,他相信无所不能的妈咪会平安回来。

这时响起几声敲门声,安森警觉的看向房门,夏书询起身开门。

桂梅带着一男一女出现在门前。

“他们是小成的父母,听我提起林林很想来见一见她的孩子。”

“你们请进。”夏书询将他们请进房间。

“真的和我们的橘子很像,孩子,我可你抱抱你们吗?”纤瘦的刘芸很娇弱,眼中闪动泪花,看着她们真的

像见到她的橘子一样。

思语心情不好,一直在那里低着头,思彤走到刘芸前面,“可以。”

刘芸将思彤拥入怀中,忽然身体僵硬一下,转过脸,“妈你不是说她的妈妈整过容吗,为什么她的孩子还会长得和她很像。”

桂梅闻言和高致都齐齐看向思彤。

“妈,小芸说的有道理。”

“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芸站起身对着休息室的几人喊道。

夏书询摇头表示不知,安森面无表情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我想这里面没人知道,你要想搞清楚也得等我妈咪回来再说。”思言看着两个姐姐,从他知道妈咪整容时他就很疑惑这个问题。

“那你妈咪呢?我现在就要见她,问她为什么不承认她就是橘子。”刘芸看了下休息室。

“林林被周琦夫妇带走了。”

“被她带走了。”刘芸想起桂梅之前跟她说过了,忽然担心起来,“妈怎么不拦一下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手段,落在她们手里的人···”

刘芸看着了身边的思彤,轻则残疾重则会要了她的命。

“小芸不要着急,我这就给宋霖打个电话。”高致慌乱的掏出手机,如果她真的是橘子,不知道小芸能不能扛得住再次失去她的打击。

手机无人接听,连打了两次刘芸耐心耗尽。

“不行,我等不了了,我要报警,我要报警。”高致阻止,“你如果要是报警就相当于和宋霖彻底决裂,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报复我们,为了一个还不确定身份的人冒险值得吗?”

“闭嘴,我有预感她就是我的橘子。”说完挣开高致,夺过手机。

“放下手机,时间过了那么久,如果他们想杀她们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如果他们还没有起杀心,你要是报警惹怒他们,反而是害了她们。”安总已经带人去营救,这个时候不宜警察参与。

“这位先生说的对。”桂梅安抚着激动的刘芸。

“妈咪会安全回来的。”思言瞥了眼电话,做回沙发上,他相信叔叔不会让他失望的。

开车离开的宋天阳,心里升起不好预感,慌忙踩下刹车,一个会开飞机,伸手不错的女人,应该不简单,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死去,急忙调转车头,向来时的方向赶去。

听到林子里传来的枪响,宋天阳拿出车中的枪,下车,步行向林中走去。

安天睿解决两个人,逐渐靠近木屋,木屋门前倒着一个人,安天睿上前查看下一枪毙命,正中眉心,左右查看一下,用脚踢开门,宋霖瞪着双眼倒在椅子上,木屋中有枪击的痕迹。

女人你太让我刮目相看了,你到底是谁?

“安少,宋霖的人跑了两个,其他的已经全部被我们击毙,没有发现您说的那两个女人。”

“安立不用跟着我,都去追,解决掉。”

“是,安少。”安立招呼一下身后色人,离开小木屋。

安天睿用手合上宋霖的眼睛,不管生前有什么天大的恩怨,人死之后就化为乌有。

将枪放在身后向树林深处走去。

听到树叶沙沙的声音,夜莺警惕的看向声源处,“小心有人来了。”

周琦呜呜的叫出声,夜莺一记反手将她劈晕。

来人停下脚步,手覆上身后的手枪,眼睛看向夜莺她们所在的方向。

“女人出来吧。”

夜莺看着树影斑驳之下熟悉的身影,示意书凡先收起枪。

“林林他是谁?”

“安天睿,她的另一个儿子。”

“老娘我一枪毙了他。”一家人没一个好东西。

“女人,我答应小鬼带你回去。”他知道她心存戒心,生死关头不相信任何人。

“我杀了你爹。”夜莺站起身用枪指着安天睿。

“他不是我爸。”

夜莺蹙眉,“别跟我说周琦也不是你妈。”双眼紧盯着安天睿。

“她是宋天阳的妈。”

“呵呵···骗傻子呢,宋天阳和你是亲兄弟。”

“女人···”安天睿脸色沉了下来,该死的女人竟然不断的接他的伤疤。

“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安天睿开始磨牙,向夜莺走去。

一发子弹打在他的脚边,弹起一抹尘土,“站住。”

“女人,你竟然对我开枪。”安天睿狭长的丹凤眼阴森冰冷,声音骇人,脚步不停向夜莺走去。

“周琦是不是你妈。”一发子弹从他耳边擦过,带着一点血丝。

“再不说我一枪解决了她。”夜莺弯身提起地上的周琦,清冷的眸光看向不断向这边靠近的安天睿。

“她是死是活跟我无关。”

“你和宋天阳一样都是个冷血的家伙。”

“不要那我和那个白眼狼相提并论。”

“林林,跟他啰嗦个什么劲,好长时间没练手了,就拿他当个活靶子。”书凡扣动扳机,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