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她该死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她该死/看书阁

夜莺碰了下书凡的手,子弹打在旁边的树上,“林林,你干什么。”书凡火大,“别告诉我这个臭娘们说的是真的,你和这个男人关系匪浅哦。”

夜莺从心里笃定安天睿不会伤害他。

安天睿脸上乌云散尽她不忍心看着他死。

“他死了,思言和思彤会伤心的。”

书凡撇撇嘴,“你就装吧。”那么多年的朋友,要还摸不清她的心思,可就真的别混了。

“带着她离开吧,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夜莺拎着的周琦推给安天睿。

“女人我说过我和她没有关系。”安天睿只是简单的看了眼怀里的周琦,就将她放在地上,抓过夜莺的手腕,“现在我只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

幽深的树林中雨彤蹲在一个大树边,刚才听到混战的枪声,她就一直躲避在这里,听到轻微的脚步声,雨彤咽了两下唾沫,透过眼前的密林看向来人,忽然脚动了一下,触到身边的落叶发出轻微声响,“出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雨彤站起身,“天阳不要开枪,是我,雨彤。”

“先到车上去,躲在车上不要出声。”

“我···”她吓得腿发软,抬不起脚步。

宋天阳不管还站在原地的雨彤向林子深处走去。

雨彤波光流转的眼中失去光彩,留下两行清泪,自从回国之后他就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对她嘘寒问暖宠爱有加,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做错了。

任由眼泪滴落在地上,雨彤看了眼熟悉的背影向树林外走去,或许当年她的选择真的错了。

“拜托,不管你们想谈什么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z市是重要的军事基地,在树林中有枪声响起,肯定已经有部队已经向这边赶来了,再不走说不定会遇到老朋友,到时候吓到他们可不好。

“那她怎么办,还带吗?”

安天睿淡淡的看了眼周琦,拉着夜莺向来时的路走去。

“哎,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的,你就这样狠心的将她扔在这里不管不问啊,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来条蛇,毒蛇,那她就死定了。”夜莺声音揶揄。

安天睿停下脚步,“女人,老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啰嗦呢。”

“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而已。”她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纠结,那是一份无法漠视的亲情。

安天睿看着躺在地上熟悉的身影,喉结滚动两下,阔步走过去,背起她瞪了夜莺一眼向前面走去。

忽然他停住脚步,示意夜莺与书凡藏起来。

自己也背着周琦躲在一个大树后面。

正在向这边走来的宋天阳警惕的看着四周,刚才他看见宋霖的尸体时的确大吃一惊,慕林林果然有问题,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律师。

埋伏在周围的人都被人打死,枪法不一,他断定是安天睿带来的人,路上没有遇见她们,说明她们有可能还逗留在林子中。

看清来人,安天睿闪身出现,放下背上的周琦。

“把她带回去。”

宋天阳用枪指着他,“你不是恨她吗,怎么不一枪解决了她。”

环顾下四周,刚才他明明听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慕林林和那个女人呢。”

夜莺捂住刚要出声的书凡,在这个时候说不定会听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哦,复杂的一家人,冷漠的亲情,令人唏嘘。

“还想杀她,上一次飞机也是你动的手脚吧,这一次借刀杀人,可是刀不快,看样子这一次你要亲自动手。”

“哥,这好像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吧,你说这老天真的很作弄人,为什么每一次你喜欢上的人不是最后爱上了我,就是我孩子的母亲,呵呵···”

宋天阳邪魅的笑声在林中响起。

“既然知道她是你孩子的母亲为什么还要置她于死地。”安天睿双手握紧,手背上青筋暴起,额头上也因为愤怒隐隐能看见暴跳的青筋。

“因为她和她的孩子都该死。”宋天阳轻动两下薄唇,无声说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冷血没有人情味,再怎么说她们都是你的孩子,你的亲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们。”

“我的孩子呵呵···”宋天阳邪魅的笑声变了味儿,令人毛骨悚然。

夜莺双眉之间隆起了小山丘,宋天阳的声音中有另一层含义,只是她暂时不懂。

安天睿眼睛微眯,太阳的迷离的光亮洒在宋天阳俊逸的脸上,小时候的心灵相通,到现在的一点都看不懂,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不知道他最疼爱的弟弟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是七年前,十年前还更早,或者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现在仔细想来每一次他特别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他都会将他要走,要走之后就不知所踪,那些东西是被他毁掉了吗。

静谧的树林中,阳光穿透茂密的树叶洒下斑驳亮光,洒在两人身上。

夜莺眯起眼睛,看着两人的身影,相同的身高,相似的背影,除了不同的一张脸,两人很像孪生兄弟,摩挲一下下巴,之前她查过两人的资料,她们好像是同一年出生的,脑海中闪过荷兰那栋褪了颜色的城堡,这一切好像冥冥之中联系在一起。

几声汽车的响声打断夜莺思绪。

安天睿背起地上的周琦,“你变的只有一张脸,心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宋天阳转过身与安天睿并肩而立。

“离我远一点,跟你呼吸一片空气都让我觉得恶心。”安天睿给躲在茂密草丛后的夜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向密林深处退去。

“宝贝,原来你在这里。”宋天阳便往林子里退去边用枪指着夜莺所在的地方。

夜莺用手枪拨开前面的草丛,“人渣,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存在。”

“宝贝你拿枪的样子好酷,没想到一个看上去文静的慕大律师杀起人来毫不含糊。”

“一双拿画笔搞艺术的手拿起枪才让人大吃一惊呢。”

“女人,别磨蹭了,赶快躲进林子深处,在他们到来之前逃出林子,如果落在他们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z军区精英多如牛毛,幸亏刚才他让安立先带人离开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