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今天还你一条命

第3卷 今天还你一条命

夜莺握紧手中的枪,身边有这两个家伙,这个时候她们不适合与他们碰面。

几人向树林深处跑去。

“他们可能会有猎犬,我们这样逃也不是办法,而且雨彤还在车上,他们很快就能查出我的身份。”宋天阳停下脚步拉住安天睿。

“你想干什么?”安天睿没有回头,手碰到腰上的枪,冷冷的问出声。

“哥,好歹我也是你弟弟,你就这样不相信我。”宋天阳望着天大笑出声,眼中闪过伤感。

“你他妈的给老娘小点声。”书凡用枪指着宋天阳,不是怕枪声将他们引来,真想现在就一枪毙了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说说你的想法。”

“你先带妈先走,我拿这两个女人当人质,也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宋天阳懒懒地倚在树上,把玩手中小巧的手枪。

“给你当人质,你他妈可真敢想。”书凡轻哼一声,宁死不当俘虏是她们的宗旨。

“那么怕跟他们碰面,除了通缉犯就是犯过事的人,你们俩到底是干什么的。”夜莺轻笑,状似无意问出声。

“呵呵···别跟我说你们是什么良好市民哦。”杀人的手法干练老辣,拿枪姿势娴熟,仿佛她们本身就该如此。

“笑屁啊,你还真猜对了,老娘就是良好市民,怎么着。”

“满嘴脏话,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还是宝贝比较可爱一些。”宋天阳向夜莺抛了个媚眼。

“老娘是不是女人不是你说的算的。”书凡蹙眉围着宋天阳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眼光落在修剪漂亮的指甲上,“老娘看你才像个娘们吧。”

“别动。”夜莺枪口对着握紧枪的宋天阳,“书凡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

“宝贝我是不是男人你···”宋天阳眼观掠过转过身看向他的安天睿。

“其实我也在怀疑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不是你。”夜莺轻笑,还记得胸前被换过的纱布,以宋天阳无情的程度应该不会那么好心的替她包扎。

“哥,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注意怎样?”宋天阳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夜莺,不再搭理她们。

“我不同意。”夜莺与安天睿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老娘也觉得那个主意烂透了。”让她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一些。

“都不同意,那还不如在这里等死好了。”z军区有多厉害他在七年多前就已经见识过了。“哥,你现在离开马上回到c市,没人会把这事跟你联系到一起,你要是再不走等他们来了,就真的晚了。”宋天阳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执着的安天睿。

“你们之间不是苦大仇深吗,怎么一下子手足之情变了这么深厚了。”

“闭嘴,这是我们两兄弟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插嘴。”宋天阳冷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夜莺。

“宋天阳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邪魅无害的外面下掩盖着一个无情的冰冷的心。

“我不会拿她的命开玩笑。”宋天阳有杀夜莺的前科,他不敢将她交给他,只有女人在他的身边他才放心。

“哥,以你的条件要什么的女人没有。”宋天阳眼中闪过蚀骨杀意,夜莺这个女人决不能留。

书凡用枪摩挲着下巴,安天睿这个男人有点意思,比他这个狼心狗肺的弟弟强多了。

“走了,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在他们还不确定有人还在树林中的时候是不会封山的,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树林。

夜莺心中荡起阵阵涟漪,安天睿这样赤、裸的表明心意,让她纠结。

“女人,你走前面。”安天睿凌厉的黑眸扫过宋天阳,眼中暗含警告。

“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宋天阳恨恨的瞪了眼夜莺。

“瞪什么瞪,你就祈祷能安全的出林子吧,不然老娘把你的眼睛扣下来当刨踩。”

宋天阳闻言多看了眼书凡。

四人不断向林子里面深入,不敢走的太快,怕脚踩落叶的声响过大。

“见鬼,怎么还没有出林子。”宋天阳用手遮住眼睛,看着下已经不断西下的太阳,阳光已经黯淡下来,林中光线也差了起来,之前他看过地形图,以他们的速度现在应该早已经到了林子边缘。

“你看的地形图是经过处理过的,这片林子大范围是地图上的两倍之大,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想要出林子起码得到月上中天。”

其实将她们带到这里应该是宋霖最大的失误,她们对这里太过熟悉。

这片林子以前是她们野战的天然校练场,为了防止无辜的人误入周围都设有管卡,为了不引起注意缩小在地图上的版图,标明的是险要位置而且里面有野生危险动物出没,可能是因为部队有更好的训练基地才将这里的关卡撤去,地图上并没有改过来。

“书凡说的没错,这里面有很多陷进,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出林子,现在我们兵分两路,用最短的时间离开这里。”太阳的余辉洒在树林中,给树木蒙上一层迷离光彩。

“你们来过这里。”

“老娘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人渣。”书凡仔细辨别方向,为了不引起他们怀疑,必须带他们绕过以前军队补给的地方。

“不要吵了,书凡你和安天睿一组,我和宋天阳一起。”

“不行。”三人异口同声否定,“女人你必须和我一起。”

“林林我们三人一组,让这个人渣单独一个人一组。”

夜莺耸耸肩,“如果他同意我没意见。”夜莺用枪指了下安天睿,她明白他虽外表冷漠,可心却是火热的,不可能不顾手足之情独自离开这里。

“宝贝,你可真绝情。”宋天阳恢复邪魅慵懒的样子。

“再绝情也比不上你。”夜莺轻笑,嘲讽的看着宋天阳。

“哥,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在树林中我欠了你一条命,今天我就还给你。”说完目光炯炯的瞥了眼安天睿向左手边奔跑起来,寂静的树林中响起沙沙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