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丛林激战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丛林激战/看书阁

血染残阳洒在宋天阳的背影上,安天睿仿佛回到了十几岁少年光景,两个手足情深的少年相互搀扶踉跄着向树林外走去。

“不用担心,没听过一句话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他这样的人渣死不了。”

“不好,赶快离开。”夜莺耳朵动了动,她好像听到猎犬轻盈的脚步声。

话音刚落传来几声狗吠,三人火速向前奔去。

“林林,你说来追我们的要是小语儿多好。”小语儿是她驯养的猎犬,一人一犬感情深厚,她相信那么多年它还能认出它的第一人主人。

“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你还真别说,我有一种预感今天我真能见到日思夜想的小语儿。”

“都年纪一大把了,早该到了休息的年纪。”

“别扫兴,我的小语儿不一般,我相信它能创造奇迹。”

看着穿着高跟鞋在荒林中奔跑如履平地的两人仿佛她们对这里很熟悉一般加上两人的对话,安天睿双眉紧拧,眉宇间染上一层寒霜,在来这里营救夜莺之前,他听安立无意中提起这里以前属于z军区。

狗吠声再一次传入几人耳中,身后响起几声枪响。

“怎么办林林?”

“我记得在这里不远处有一处不深的小河,我们可以借助水路,避开猎犬的追捕。”

“我们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的。”

“先躲一时再想办法。”草木茂盛的地方靠近水源,三人沿着草木茂密的地方向小河移去。

猎犬停在原地,两个穿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战士出现在它的身旁,“还挺有能耐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开火,真他妈找死的节奏,待老子逮到你,先关上三天再说。”说话的人看了下地形,“告诉守在外面的兄弟,把林子给老子围住喽,如果有人反抗就地击毙。”

说话的功夫他的身边又聚集来几名士兵。

“白狼,怎么了,狼崽子没有发现?”

“走去那边。”白狼指了下小河的方向。

“躲避追踪还挺有一套的,看来是惯犯。”

“管他是不是惯犯,在老子的地盘上容不得他撒野,我们前后包抄,就不信他们能翻出老子的五指山。”

树林中已经暗了下来,风带着冷意打在趟着冰冷的河水向前走去的四人,夜莺打了个哆嗦。

“女人靠紧我。”安天睿腾出一只手拉过夜莺,夜莺无意中瞥见他背上的周琦长长的羽睫带着一丝晶莹轻轻动了两下。

“只是背着你走几步,至于这么感动吗。”夜莺出言嘲讽,对这个打她孩子主意的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醒了就自己下来走。”安天睿冷冷的说道,作势要放下身上的周琦,他还没有想好怎样面对她。

“为什么要救我。”周琦抱住安天睿宽阔的肩膀,现在她全身无力,要是没有支撑就会倒在水中。

“不是我,是她要救你。”

“周琦,你活的可真失败,两个儿子一个不管你一个不认你,真是白来人世走一遭了。”

“能交出人渣那样的儿子,不用想,母亲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书凡低下头仔细看了下水面,“水有些浑浊,他们已经涉水追来了。”

“安天睿谢谢你能来救我,你带着你妈先走,我和书凡断后,我们树林外间。”

“女人,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需要女人的保护,要走也是你们先走。”安天睿扯掉紧抓在背上的手,周琦无力的倚在他的身上,“女人,她就拜托你了。”

“别开玩笑了,就你一个人不给他们打成筛子老娘就跟你姓,如果你要是落在他们的手里,他们整人的手法···”书凡夸张的抖了下身子,“算了,我都不敢想了,老娘看出来你比那个人渣强多了,放心我跟林林不会有事。”

“女人,乖乖听话。”递给夜莺几卡子弹,“遇到他们不要恋战保命要紧。”安天睿拥挤夜莺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拜托别弄得生离死别似的,还没那么夸张。”书凡咳嗽一声,这一咳嗽不要紧,引来前方和后方几声犬吠,和几声枪声。

“我不是故意的。”书凡捂住嘴,这狗耳朵真他妈不是一般的灵。

“赶紧上岸。”夜莺扶着周琦爬上岸,安天睿与书凡断后,快速向远离小河的地方转移。

在水中围堵几人的两方人碰头,在猎犬的带领下向四人逃窜的地方追去。

人类的脚程怎么也抵不过猎犬的四条腿,猎犬很顺着气味找到几人不停的叫着。

安天睿欲解决猎犬,被夜莺制止住,夜莺与书凡对视一眼两人扑向猎犬,两人合力将猎犬劈晕后,继续前行。

听到犬吠消失,跟在后面的人加快脚步,“白狼,要不要把它也放开。”

“不行,北极狼我怕狼崽子已经···”白狼握紧手中的枪,脚下速度不变,向前面奔去,敢动老子的狼崽子,老子要了你们的命。

另一只猎犬快速的在前面带路,见到躺在地上的狼崽子,白狼查看一下“狼崽子还活着,北极狼你留下照看它,其他人跟上。”

“好像还有女人。”隐约见到前面奔跑的身影,白狼扣动扳机,向夜莺几人扫射。

夜莺几人各自找到隐秘地方与白狼展开激战,树林中枪声不断,栖息的鸟儿不断飞出。

白狼几人仗着身上良好的装备不断向几人欺近,夜莺换上弹卡向白狼的方向移动。

安天睿欲上前掩护,被周琦死死抓住,“你不能去,前面很危险。”

“放手。”

“不行,妈不能让你去冒险。”

察觉到子弹向两人打过来,安天睿按住周琦的头伏在地上。

保证在手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夜莺微抬头看了下晃动的树叶摸清楚风速,一枪打在白狼脚边,弹起一抹尘土。

“枪法不赖,就是失了水准。”话还刚说完有一发子弹落在他的头前。

“白狼不要在往前去了,前面太危险。”身边的战友阻止还再向前移动的白狼,两人说话间一发子弹落在他的手边,“白狼,我感觉不是子弹失了水准,是她不想与我们为敌。”说话的战士咽了下唾沫,这样的枪法他们军区也只有那么几个人。

白狼也看出其中蹊跷,命令原地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