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被猎犬撵的一群人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呵呵···语儿还和当年一样臭屁的不行。”这一点和思言还挺像的,要是思言见到语儿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

“就这样走了老娘还没打够呢。”

“再打下去,我们就弹尽粮绝了,我可不想死在他们手中,那得多冤啊。”夜莺拿出手枪中的最后一发子弹。

“我也差不多了,还剩两发,好了语儿回去吧。”书凡对着还趴在她身边的语儿说道,语儿抬起头委屈的看着她,就差流眼泪了。

“语儿,你去追赶白狼他们,如果你表现的好呢,我们就带你离开好不好。”夜莺抚摸它的头,语儿汪汪两声,似是同意,快速奔向白狼消失的地方。

白狼一群人听到声音回头,看见狂奔而来的语儿,北极狼笑骂了一声,“吃里扒外的东西。”

“它很忠心。”

语儿还没靠近他们就开始疯狂的咬了起来,还叼起了北极狼的裤脚,北极狼踢了它两下。

“白狼你还说它忠心呢,我看它是彻底的疯了。”好不容易甩掉语儿,北极狼怒吼出声。

语儿扑向旁边的士兵,白狼带头跑了起来,一群士兵在语儿的追逐下快速的跑向林子的边缘处。

夜莺拉着书凡离开这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朦胧月光照不透密实的树叶,两人在黑暗的林子中摸索前行,树林中不时传来几声古怪的鸟啼声。

“那么多年都没有丛林生活的经验,真的有点不习惯。”

夜莺停下脚步,比划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屏气凝神静听林中传来的声音。

“好像有人。”

“不是会小语儿跟上来了吧。”

“应该不是,警戒。”两人找地方隐藏起行迹,林子中响起轻微响动,看不清人影。

夜莺捡起身边的一个小块石头向声源处扔了过去,声响消失。

两人用手枪对准前方,伺机而动。

遥远的夜空中月朗星稀,弯弯的月亮不断西移,寂静幽深的树林中只有虫儿的低鸣声,还有几声鸟叫声,夜莺眨了两下酸涩的眼睛,手有些酥麻,不知来人是敌是友丝毫不敢大意,黑夜中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然盯着前方。

安天睿出林子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危险,本想将周琦送出林子之后就折回去找夜莺,没曾想周琦脚在行走的时候扭到了,红肿的厉害,没人搀扶寸步难行。

“阳阳,妈知道你放心不下她,你就把妈放在这里,去找她吧。”周琦松开她,踉跄几下跌倒在地上。

“不用你这样假惺惺的,我知道你的心里巴不得她死在里面。”回头忘了一眼阴森诡谲的林子,自他离开后枪声很快停止,她应该没事。

“阳阳,妈知道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怨恨我,可当年妈也是没办法,我们母子三人一点势力都没有,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杀妈只能那么做。”周琦泪眼婆娑,凌乱的头发,花了一塌糊涂的妆容,在明亮的月光下照射单薄的身形分外狼狈可怜。

“收起你那伪善的眼泪,别以为我对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爸爸刚死尸骨未寒你就带着爸爸遗留下来的财产风光的嫁给了你的初恋老情人,把一个烂摊子留给了刚从国外回来的我,你知不知道当你享受宋霖悉心呵护,风光无限的时候,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臭气熏天的烂尾楼,阴森的树林,下水道···这个世界上最脏最乱的地方我都呆过,就差茅坑了,你说我凭什么不恨你不怨你。”

忆起当年的事情,安天睿异常愤慨。

“对不起,阳阳。”周琦握住他手中的枪放在她的脑门处,“如果你觉得心里难受过不去那道坎你就一枪杀了我,不过临死前妈一个请求,慕林林不适合你,妈是个明眼人,能看出她不是一般人,她的身家绝不会像她说的那般清白,妈知道你一直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想当一个画家,你和鑫儿结婚,以鑫儿的家世背景会掩盖你的过去,这是妈唯一的请求,还希望你能答应。”

安天睿手微颤,手轻扣扳机,周琦禁闭眼睛纤长的睫毛不断颤抖,身子也轻微抖动。

“既然那么怕死,何必还说的那样大义凛然呢,你不配和我谈任何条件,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下去去手,而是因为爸在天上看着,我不想让他伤心,今天救你,就当还了当年的生养之恩,之后我们两清,记清楚你的儿子只有宋天阳一个。”

安天睿拉起斜躺在地上的周琦向村庄走去,他想过的生活已经理他太遥远,如果当初身边的女人能舍得散尽父亲累积下来的财富,换得偏安一方,一切就会不是如今的这个样子。

高家城堡中,灯火通明,夜深还无人入睡,就连本该享受新婚之夜的高天成也坐在客厅中。

思语思彤相依坐在沙发上,思语不时的问一句,为什么妈咪还没有回来。

思彤就会老成的哄她一句,“睡上一觉,妈咪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

思言看了眼夜空上一轮明月,心中忐忑难安,几次想拨通电话,最终全部放下。

夏书询也坐立难安,几次想去寻找都被安森拦下。

桂梅劝孩子们去休息,三个孩子执意不肯,刘芸很是心疼,焦急的跺着步,整个城堡被低气压笼罩着。

丛林中两人依然守在原地,“书凡,你先休息一下。”

“我还好,那么久没有这样刺激过了,我会兴奋的睡不着的,我守着,你睡一会。”

“我也睡不着,不知道我的宝贝们怎么样了。”

“你那三个宝贝疙瘩不是一般人。”

“思言思彤倒没什么,我最担心的是思语,她的心思一直很单纯,临走的时候,我们俩个人话说的有点重,我怕她接受不了会闹情绪。”

“说的也是,当时我也是太冲动了,没好好考虑她的承受能力,不过小孩子嘛,哭闹一会就好了,有哥哥在你就放心好了。”夏书询温柔又有耐心,对付孩子也挺有一套的。

“嘘···”丛林中响起几不可查的声响,两人停止交谈,全身关注应对突**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