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今夜你必须死

今夜你必须死

“好像只有一个人。”两人对视一眼翻滚向两边翻滚开来。

听到声音来人向两个方向各自开了机枪,林中栖息的鸟儿叽叽喳喳的飞出林子,扶着周琦向前走去的安天睿停下脚步,听枪声是林子深处传来的,之前他已经看到z军区的直升机离开,难道还有部队留在林子里吗?

z军区,白狼坐在电脑前面,揉着眉心,当年的首长在夜莺和八哥“死”后就已经退了下来,联系不上,刚才他翻看了一下绝密文件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他敢肯定那两个人是夜莺和八哥,即使他认错人,语儿也不会认错,跟他回来的语儿一直精神不振,狂吠不肯吃东西。

“白狼根据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交代,她之所会在那里是因为宋霖带走一个叫慕林林的女人,她怕他们会对她不利才和宋天阳也就是慕林林孩子的父亲一起去救慕林林,之后就她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上派人核查现场的尸体有没有她说的这两个人。”

“已经核查过了,现场的尸体大都是境外无国籍的人,只查到一个宋霖原名宋达原是一个大毒枭,是当年白鲨的手下,在当年的围剿中逃脱,在c市潜伏下来,他的儿子就叫宋天阳,是一名画家,没有结婚,不过最近却在安阳公司的开业典礼上承认和国内外知名律师慕林林育有三个孩子,这是当天和近期的报纸。”

白狼接过报纸,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北极狼,你看她像不像夜莺。”

“怎么可能,夜莺已经死了七八年了。”北极狼接过报纸,认真的看了一下,眼睛忽然睁得老大,“你还真别说,如果去掉眼镜还真有七八分相似,不过也只能只是长得像而已。”

“我敢肯定就是她,当年我就觉得她和八哥的死太过蹊跷,以她们的身后,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死掉。”

“你的意思是说在林子中和我们开打的就是她们,她们会不会是首长安排过去的卧底,那我们今天这样的轻易的放过她们会不会给她们带来麻烦。”

“你见过卧底有那么高调的吗?”白狼指了下报纸头条,“而且我和首长确认过了,他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知道。”

“她们怎么会和毒枭牵扯到一起。”

“你问我我问谁去,要想知道赶紧派人去查,不过这件事情决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

“知道了白狼。”

“对了,好好的再问问带回来那个女的,说不定会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恩,白狼你知道吗,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真希望她们真如你所说的还活着,但是又怕她们已经和贩毒的人为伍。”

“瞎想些什么呢,我相信她们不会令我们失望的,也许这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电话声响起,打断两人交谈。

白狼刚接起电话那端响起嘟嘟的声音。

“三更半夜的谁拿老子开涮。”白狼低咒一声,合上电话。

思言挂断电话,看向身后,“安叔叔不要跟着我了,在这里没人会对我怎么样的。”

安森冷着一张脸,双眼盯着思言手中的手机,他注意到思言好几次拿起电话又放弃,眼睛不时的瞅一眼电话,不知道他到底要打给谁。

“我想给外婆和外公打个电话,想让他们想想办法,可是又怕他们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算了,不打了,说不定叔叔一会就把妈咪带回来了。”

思言说完越过安森回到客厅,思语已经躺在思彤怀里安睡,思言删掉通话记录将手机还给夏书询。

林子中几声枪响过后,又恢复寂静。夜莺握紧手枪,她只剩一发子弹,如果没有把握击毙对手的话,她是不会轻易出击的。

“宝贝,出来吧,与其这样躲下去不如出来咱们面对面谈一下。”

“人渣,原来是你,林林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书凡向宋天阳所在的地方放了一枪,宋天阳躲过,向书凡所在的地方连开几枪,书凡听风辩位勉强躲过。

“宋天阳,我很好奇你那么执着让我死的原因。”

“宝贝,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没有原因的,我只是纯粹的想让你死。”

“呵呵···没有原因,真他妈的扯淡,这个借口简直太烂了,不过是为了掩盖你心中肮脏的想法罢了,让我猜猜哦。”夜莺不断变换位置,让宋天阳摸不清她所在的地方,放了几枪都没打中,他索性就倚在树上陪她好好的玩玩。

“你不会因为我的出现破坏你和廖雨彤的感情而对我动杀心,因为你根本不爱她,说真的我真的有点同情她,跟你交往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没看出来你喜欢的是男人,真是够可怜的。”

“怪不得老娘看他就感觉不对,一股娘们的味道。”

“不错,宝贝你是怎么发现的,我只觉得我掩饰的很好,宝贝停下来吧,我保证在你说完之前不会对你开枪。”

夜莺站在一个高大的树后,“那是你以为,第一次坐你的车闻到香味我就觉得不对,你还又一个很女气的习惯,喜欢将手放平,喜欢绣指甲,虽然男人有这样的习惯也无可厚非,可是你自负就自负在不该在给我发信息的背后附上你女装的打扮,不得不说穿女装的你的确是国色天香,魅惑人心,双眼可你勾魂,可惜你的眼神出卖了你,邪魅嗜血,恨不得将我吞噬,宋天阳我说的没错吧。”

“宝贝你得却很聪明,没去当警察太可惜了。”宋天阳鼓起掌来,反手看了下手,手上的黑色钻石在漆黑的夜色中闪动着别样的光亮,诡异骇人。

“对,就是因为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你该死。”

“呵呵···这么急急的承认,你又在掩盖什么呢?就因为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让你锲而不舍的杀我,呵呵···”夜莺银铃般的笑声在林中响起,笑声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凄凉,孩子的父亲因为要守护心中掩藏在黑暗里的秘密就要将她和孩子置于死地,耸人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