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捅破见不得光的秘密

捅破见不得光的秘密

风起,树枝随风摇曳,月光透过缝隙散落在地上,斑驳树影如同鬼魅般张牙舞爪,笑声骤停,“你喜欢自己的亲哥哥。”清冷的声音飘渺却强烈的撞击着宋天阳的耳膜。

“宝贝你可真会开玩笑。”邪魅的声音满是玩味。

“承不承认都没关系,否定也改变不了事实。”

“变态,同性恋老娘可以理解,可是喜欢自己的亲哥哥这叫什么来着,对了,叫**。”书凡躲在大树后面,根据不时渗进树林中的月光确定宋天阳的位置,准备一击成功。

“宝贝,说完了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以你的身手不会只是一个律师而已。”

“像你这样的人渣还不配知道。”夜莺踢起地上的树枝,宋天阳向树枝落地的地方开了一枪,寂静的林子再次响起枪声。

“宝贝,你又顽皮了,能让部队都放过你,看来你的身份真是得认真研究一下了。”

听到枪声已经跑远的他随着枪声找到他们,多在不远处准备在她们不济的时候上前支援,当他看见安天睿安全离开的时候本来也想趁他们激战的时候悄无声息退离林子,可又想亲眼见到夜莺被击杀,所以小心的潜伏在原地等待,没曾想让他见到她们与军队猎犬相处融洽的一幕,随后部队撤离,这其中的原因值得推敲,见到两人子弹不多,知道两人警觉就远远的跟着她们,等待天黑一并把她们解决掉。

“我想你不是慕林林,真正的慕林林已经死在那场空难中,你不过是顶替她身份的退役军人,宝贝,你也不必否认,否认也改变不了事实,也只有这一个原因能解释清楚这一切。

哥哥最恨的就是军人,尤其是z军区的军人,如果他知道你曾经在这里服役,他还会不会像个宝一样的把你放在心上呢,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期待。”

“老娘今天就杀了你,让这个秘密永远都烂在你肚子里。”书凡扣动扳机,宋天阳侧身子弹擦破他的胳膊。

两声枪响,夜莺听到书凡发出一声闷哼,“书凡,你怎么样?”

“小伤,死不了。”书凡捂住肩膀,手上立马染满粘稠的鲜血。

“找个地方躲起来,他就交给我。”

“人渣的枪法不赖,林林你要小心。”书凡扔掉手枪,夜莺善于在黑夜中伪装,枪法如神,她在这里只会让她分心,书凡欲向后面撤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们俩今天晚上都得死在这里,黄泉路上也有个照应,宝贝我对你还不错吧。”

“不错,相当不错,不过想杀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道行。”夜莺握紧手中的枪,最后一发子弹她必须慎之又慎。

宋天阳向夜莺所在的地方开枪,夜莺翻滚几下躲过。

将周琦带进村庄,找到落脚地方的安天睿,联系好手下前来接应,再一次潜入林子,循着枪声而去。

捡起身边书凡扔下的枪,放了一声空枪,宋天阳急忙伏在地上,他见识过夜莺的枪法,不可小觑。

没有预期的子弹声响,宋天阳方知上当,起身寻找夜莺时已不知她身在何处。

深夜,月凉如水,零星的调皮月光不断在树叶上跳跃,宋天阳握紧手枪,喉结滚动两下,身后陆续响起轻微声响,密林中枪声不断响起。

“宝贝,玩够了就出来,不要装神弄鬼,这样很不好玩。”

回答他的之后沙沙的树叶响动。

换上弹卡之后宋天阳谨慎很多,不再乱开枪。

忽然身后有东西袭来,快速躲过开出一枪,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一根树枝而已。

宋天阳小心翼翼的向树枝袭来的地方走去。

这一次后方又有东西袭来,宋天阳伸手去挡,闷闷的碰撞声响起,手上传来剧痛,林中响起**滴落的声音,风吹过带着淡淡血腥味,消弭在林间。

若有若无的月光照在安天睿狰狞的俊脸上,恐怖骇人,桃花眼中蹦出嗜血杀意,“出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喜欢和你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无聊游戏。”

躲在暗处的夜莺冷冷的看着暴怒的男人,心机很重,在生活中耍耍心机还行,真枪实弹的战场他还经历的太少,与她这个沙场老手比还太稚嫩了些。

夜莺手中又飞出一颗小石子,宋天阳疯狂的向夜莺所在的位置开着枪,岂知夜莺在扔出石子的时候就已经转移阵地。

子弹打穿地上的落叶,没有听到其他异样声音,连响起两声扣动扳机的声音,空枪,没有子弹了。

躲在密实的草丛后的夜莺嘴角上挑,露出一个嗜血妖娆笑容。

眼神凌厉,必须一击即中,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纤指轻扣扳机,一发子弹势如破竹的子弹带着烈烈风声飞向靠在树上警惕的左右环顾的男人,殊不知危险就在他的正前方。

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就算是他立刻倒下身子,子弹也打穿了他的肩胛骨,手枪落地,响起一声尖细的呼痛声。

夜莺闪身出来,向躺在地上哀嚎的宋天阳走去,脚踩在树叶上发出的微微声响,仿佛是地狱放出的召唤冥音,她不是侩子手,但也不是什么善类,不会把三番两次想杀她的人留在世上。

宋天阳染血的眼睛看向夜莺,一袭淡黄色裙子的夜莺,头发散落,在幽森静谧的林子中格外骇人,宋天阳喉结滚动两下,咽唾液的声音在寂静的林子中分外响亮。

“宋天阳,现在怕了,刚才要杀老娘的胆量哪里去了。”夜莺嘲讽一笑,轻蔑的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向后移动身子的宋天阳,人渣就是人渣,没有强势的武器作掩护就是一滩烂泥。

“宝贝,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我是你孩子的父亲,如果让她们知道你亲手杀死她们的父亲,你猜她们会有怎样的目光看你。”宋天阳强装镇定,脸上浮现邪魅笑容。

“老娘真为和你这样的男人上过床为耻。”夜莺居高临下的看着宋天阳,的确如思言所说他不配做她们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