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轩然大波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轩然大波/看书阁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汪总很聪明,在这件事情还没查清之前务必请你守口如瓶。”

“我知道,不过我认为不可能,这种事情只能出现在电视剧中。”

“其实我们也认为不可能,只是接到了报案,我们也只能查清事情,给报案人一个交代。”

鞋跟轻触地面发出轻微声响,“谁?”

“汪总是我,没打扰你们吧,资料拿来了,我给你送过来。”李丽推开没有关严实的门,将资料放在汪华的办公桌上,“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汪华看了一下脸上无异的李丽点点头。

“不好意思打扰了。”两个警察翻看下手中的资料,在纸上指了下起身告辞。

“没事。”

“如果你能联系上慕林林的话,就让她尽快回来配合我们的调查。”

“好。”汪华应下,寻思着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高天成,想到他新婚燕尔不宜为这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破坏好心情,就压下这个想法。

两个警察来到慕林林初恋男友陈成的家,向他了解一下慕林林以前的情况和一些身体上的一些明显特征。

自从那天和夜莺聊过之后,心情好多了,这些日子没事都喜欢出去走一走,坐在轮椅上的陈成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看着自己纤长白皙的右手,“她和叔叔阿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如果她不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应该早就察觉出来了。”

想到那个冷静平淡如水的女孩,即使她是个冒名顶替的起码因为她的存在让他还有个念想。

“我们现在担心的就是如果她是假的为什么要隐瞒身份,是不是她之前犯过案子,穆天翔夫妇是否受到了她的威胁才不敢报警。”

“不可能,她不会。”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他可以肯定她是个善良的女孩。

“我们是说万一,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伪善的人,她们的伪装可以骗过很多人。”

陈成沉默良久,转过轮椅,看着落地窗外,一片秋意的花园,如果真如他们所说,他就真的对不起林林了。

“她左手上因为做手工的时候不小心割了一道深深的疤痕,因为不想让她的父母担心,她只上医院简单的处理一下,回到家中照常帮她的父母做家事,感染了,当时还是夏天,当时伤的很深,等完全好都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

“以现在的科技去掉疤痕很简单。”

陈成摇摇头,“之前我咨询过,伤痕本来就很深,之后有感染过就算去除,也会残留下痕迹,那天我没有感觉到她手上有任何异样触感。”

“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一个很有用的线索,有什么问题我们还会再来找你的。”

“希望你们能保护好叔叔阿姨的安全。”

“这是我们的职责。”两位警察起身告辞,陈成拿起桌上两人的合影摩挲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郊区别墅,穆天翔夫妇百无聊赖的坐在花园中的长椅上,眼睛不时的望向铁门,两个警察出现在门前。

“她是我们的女儿,如果没其他的事情请马上离开,而且我恳请你们不要再查下去,我不想让你们的愚蠢行为再给我女儿招惹来麻烦。”穆天翔说完气愤的走进书凡甩上门,他得尽快的联系上夜莺才行。

“还请你们能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我们家不欢迎你们。”林娴也冷下脸来,下了逐客令。

“你们是不是受到了她的威胁,才不敢说实话。”

“胡说什么,她一个女孩子还带着三个孩子那什么威胁我们。”

“那我能问一句孩子的父亲真的是宋天阳吗?”

“不知道。”林娴不耐烦,起身进了厨房,不再搭理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两人离开。

穆天翔给夜莺去了个电话,已经被宋天阳损坏的手机静静的躺在落叶中,没有任何动静,一阵风过后,两部手机被深埋在无数落叶之下。

穆天翔在书房跺着步,他也联系不到当时安排夜莺过来的首长,两位老人心中焦急,“不能这样干等着,我去让找以前的老战友让他们把这件事情压一下。”

穆天翔带着林娴匆忙出门。

警车中,两个警察整理一下得来的资料,根据报案人称慕林林会开飞机,用枪熟练,可能是某个神秘组织的危险分子。

他们联系了民航局,民航局确认确有此事,两个警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需要马上请示局长,逮捕慕林林。

已经来到机场的慕林林心中不安,让书凡帮她照看下孩子,借用下夏书询的手机去给父母打个电话。

夏书询带着思言去上洗手间,思语也要去,书凡倚在洗手间的门上等着两个孩子。

思彤很快就出来了,等了好长时间不见思语出来,书凡和思彤进去找了一下,从头到尾都找了一遍也没有见到思语。

书凡慌了手脚,拉着思彤向候机室跑去,希望思语已经回到那里等她们了。

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的夜莺早已经回到那里,看到慌忙跑来的两人,“思语呢?”

“思语没有回来吗?”书凡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林林,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她。”

“没事,机场就那么大,她走远,思言思彤你跟叔叔乖乖的待在这里。”夜莺拉着书凡出了候机室,分头寻找起来,想起之前思语跟她说过的话,夜莺心中七上八下的,思语是故意走开的,她应该是去找宋天阳。

夜莺心中焦急,她怕思语像她一样,一走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二十三年后的相遇也只能狠心离开不能相认。

机场人山人海,始终没有见到熟悉的小身影。

夜莺跑到机场外,眺望了下远处,看到一个男人怀中抱着一个酷似思语的孩子,夜莺快速跑了过去,一辆车挡出夜莺的去路,遮住她的视线,等她绕过车看向那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他们的踪影,夜莺站在他们刚才站过的地方四处看了一下,额头上沁出一层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