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借装备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借装备

周围的物体都在转动,夜莺不断地喊着思语的名字,头脑嗡嗡作响,每个地方都是思语的小身影。

“林林,思语那么聪明一定会没事的。”

“是苍原,宋天阳的手下。”夜莺咽了下唾沫,思语落在他的手里,她不敢往下面去想,宋天阳就是个禽兽,人渣···

“宋天阳你这个乌龟王八蛋给老娘滚出来,早知道老娘昨天昨天晚上就宰了你···”书凡在街道上大吼一声。

行人纷纷看向两人,“林林,电话。”夏书询带着思彤思言出现在两人身边。

“哥,是谁?”夏书询摇摇头,陌生号码,陌生的声音,开口就要找慕林林。

“宝贝,很着急吧,呵呵···”

“宋天阳你到底要干什么?”

“是不是很后悔昨天晚上没有杀我啊,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电话中又是一连串邪魅的笑声。

“你的宝贝女儿在我手里,现在马上回c市,到时候我再联系你,宝贝就这样,祝你旅途愉快。”

“宋天阳你如果敢动她一根头发,老娘亲手剁了你。”夜莺银牙紧咬,紧攥着手机,眼中染上嗜血杀意。

“书凡你先跟哥回去,我带着还孩子去见老朋友。”摸不清楚宋天阳的底细,她不能带着思彤和思言去涉险。

“不行,让我哥回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不能走,你们两个女孩子还带着孩子,你让哥怎么放心。”

“行了哥,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碍手碍脚的。”书凡心中烦闷,语气有些不耐烦。

“哥,书凡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怕你有危险。”夜莺边说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带着孩子钻进车中,“哥,你先回去,我们不会有事的。”两个孩子像有些伤感的夏书询挥了挥手。

“师傅,往前开。”她要保证孩子的安全,把她们交给白狼她最放心,另外她还需要一些装备,察觉后面有人跟踪,夜莺四人让司机绕道闹市,趁后面的人不注意换了辆车。

车子在军区门前停下,夜莺站在阔别七年的部队门前,一切都没变,只有门前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提醒着她们,悄悄溜走的时间。

“请问你们找谁?”一个门卫看到四人跑了过来。

“不用麻烦你了,我见到熟人了。”书凡拦住一辆刚驶出军区的吉普车,用手敲了一下,“北极狼,还不给老娘滚下来。”

守门的战士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是厉害,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特种兵的副大队长说话,真是找死的节奏。

北极狼惊讶的看着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的夜莺和八哥,幸亏之前他听白狼说两人可能没死,不然死了七年多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再强大的心脏也会受不了。

“吓傻了,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

回过神来的北极狼快速的拉开车门,打量一下书凡和夜莺,“原来你们真的没死。”

“老娘有那么容易就挂了吗?你以为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鬼啊。“

“太不过意思了,这么多年你们跑哪去了,昨天和我们开火的是不是你们两个?”北极狼抱了下八哥和夜莺。

夜莺轻笑一下,算是回答,“先别忙着叙旧,今天来找你有事。”

“好好走,上车,这两个孩子是···”

“我的孩子,叫叔叔。”

两个孩子脆脆的叫出声,北极狼高兴的应下,抱着两个孩子进了车。

“北极狼还没登记呢?”

“登什么登,出了事老子负责。”

“吆喝,北极狼你现在说话挺硬气的,就不怕我们俩是敌人派过来的?”

“我用我的命保证,你们俩不会。”

夜莺和八哥笑出声,精神昂扬的战士正在训练,嘹亮的军哥溢满军营,“这里一点都没变。”一草一木除了高一点其他的还如记忆中一样。

“妈咪,你来过这里?”

“你妈咪不是来过这里那么简单,她在这里生活了好多年,是军区的大英雄呢,夜莺,这些事情你没有告诉过她们。”

“没有,我从没跟她们提过我的过去。”夜莺摸了下两个孩子的头,“对不起是妈咪隐瞒了你们。”

“妈咪那个人的枪看起来好酷。”思彤的注意力完全被那把闪亮的枪给吸引住了。

“他是狙击手,手中的那把是高精狙。”

“妈咪,我可以···”思彤眼睛发亮,她好像看一下哦。

“狙击手把手中的枪看的比生命还重,试问哪个人可以把命给一个陌生人研究呢。”

思彤抿唇不语,“小丫头不要伤心,待会到了特种大队,叔叔给你搞把一模一样的给你开开眼。”

“谢谢叔叔。”

“夜莺,她很喜欢枪,你有没有意向让她当个军人呢。”

“一切要看她的意思,喜欢她想当兵我不会阻拦。”

“一看这丫头就是个好苗子,我可预订了啊,要是当兵一定要送到我这里来啊。”

思彤黑白分明的大眼晶亮,她想当个狙击手。

“我这次来就是要把他们两个交给你帮我训练两天,特别是思言,体力还赶不上他两个姐姐,北极狼你可要给我好好的操练一下,千万不要留情。”

正在好奇张望的思言闻言,可怜兮兮的喊着:“妈咪···”

“怎么少了一个。”北极狼纳闷昨天查到的资料是三个,今天怎么才来了两个。

“这事等下再说。”提到思语,夜莺俏脸染上一层冰霜,宋天阳但凡你还有一点人性,就不要伤害那么喜欢你的思语。

车子在特种大队的校练场停下,一群士兵正在如火如荼的训练着,白狼站在阴凉处,负手而立,一双鹰隼看着他们。

书凡吹了声口哨,引起白狼的注意,夜莺向这边看来的白狼挥了挥手。

“妈咪你以前也是这样训练的。”思言看着浑身沾满烂泥还在摸爬滚打,奋力的向前冲咽了下唾沫。

“我和你书凡妈咪从十岁开始训练的,训练强度比他们要大得多。”

白狼吼了声注意力集中之后向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