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交换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回来了,要不要上去跟他们练一下。”语气像出任务回来时的那样随意,白狼还为昨天的事情窝火,想他一个堂堂特种兵大队长,被人用子弹威胁不敢前进,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找你有急事,有时间一定和你切磋一下。”

“看什么看,你们知道她们是谁吗,还不好好训练,别到时候连她们都比不过,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白狼对向这边看来的士兵喊道。

白狼听说有急事,招来一个士兵,让他带着两个孩子随意参观一下。

“带她们去看看语儿。”昨天骗了它,不知道它有没有闹脾气。

犬舍不能随便进,士兵看着白狼等待指示。

“去吧,注意看好了。”

四人来到房间,没有多做寒暄,将当年离开部队后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说了下这次来的目的,“当年白鲨的案子,到底有多少漏网之鱼,宋霖是不是其中一个?”夜莺直截了当的问道。

提到当年的事情,他们都有些心情沉重,“这是宋霖的资料。”白狼拿起办公桌上的资料递给夜莺。

夜莺和八哥快速的翻看一遍,夜莺蹙眉,他的根基在c市,这次带到z市的人手不算多,她不知道那里还有多少人跟随宋天阳。

“白鲨有两个儿子,你们这里有他们的资料吗?”

白狼打开资料库,“安阳原先是个绘画爱好者,自从白鲨死后屡遭仇人追杀,七年多前他出现在军区附属医院后消失,至今我们没有查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电脑上出现一个秀发披肩,身材颀长,一身白色休闲服,背着画架的的男人的侧面照片。

夜莺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安天睿,“安阳公司总裁安天睿,查清楚他的资料。”

“变化真大。”要不是夜莺说,她很难将两人联系到一起。

夜莺此时此刻才明白为什么他会恨军人了。

点了下鼠标,安天后面是一片空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查到的资料是他在两岁的时候死于车祸,不过这个说法还有待考证。”

“宋天阳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丫的,提到那个人渣老娘我恨不得抗把枪将他打成筛子。”

“帮我查一下宋天阳详细资料,派两个人去保护我的父母,另外再给我一些装备。”

“夜莺这有些难度,孩子我会亲自带人去救,保证给你毫发无损的送到你身边。”毕竟两人已经不是军人,他没有那么高的权利给她们装备。

“宋天阳已经猜出我们的身份,一定有所警惕,如果我们一群人贸然出现,我怕他···”

“当年没有将他们全部缉拿也是我的一块心病,既然他们已经出现,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但是你们现在已经···”

“昨天的几枪还行吧,白狼我们那么多年的交情你看···”夜莺用手轻击桌面,故意不去看白狼的眼睛。

良久不见白狼答话,“白狼你就给句准话吧,如果不答应我们的要求,就算我们白认识一场了。”夜莺站起身,拉着书凡往外走,“白狼,老娘要是踏出这个门,以后你就别指望老娘再来看你们。”

书凡气的不行。

“好了,我给还不行吗,我派人送你们去c市。”

“哼,这还差不多,武器库在哪,需要什么我们自己挑。”

四人来到武器库,夜莺寻找一些易携带隐藏的,白狼又给两人一些新发明的跟踪器。

“你们小心一些,你们打头阵,我们随后就到。”白狼挑选两个人跟着他们将四人送上直升机,让北极狼集合队伍,准备支援。

“不用担心,我们命硬,阎王还不敢收,帮我照顾好孩子,这个小家伙机灵的很,不要找了他们的道,给我看丢了,回头我掀了你的特种大队。“

“放心吧,千万记住,你们已经不是军人了,保命要紧。”白狼拍了下夜莺的肩膀,当年的事情他记忆犹新。

“我还有父母和孩子要照顾,有分寸。”

飞机起飞,降落在c市郊外一处空旷地方。

刚下飞机夜莺身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宝贝,你现在在哪呢,没见到你登机,是不是去搬救兵了,宝贝你可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停顿一下,“宝贝,你是不是不想再见到你心爱的女儿了?”

“宋天阳你觉得我会笨到带着孩子回c市吗?再说你是想要我的命,我给你,如果你要敢伤害思语,不管是上天入地,我都会要了你的命。”

“宝贝,你是在告诉我你在z市滞留是因为要安排好其他的两个孩子吗,你当我是傻子吗。”

“我才是傻子,愚蠢的带着孩子去认你这个禽兽,更是愚蠢之极的放过你,说吧,你现在在哪,我去把命送给你。”顺便收了你们这一群漏网之鱼的命。

“你还记不记得我哥之前带你去的烂尾楼,你一个人来,多一个我就让你女儿少一根指头。”

夜莺挂断电话,卸掉身上容易发现的装备,“林林,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带着他们去我家,保护好我的父母,等白狼他们到了再说。”

“就这样说定了,你们跟着她。”夜莺对站在两人身后的两个年轻士兵说完,向烂尾楼走去。

书凡跺了下脚,看着夜莺模糊的背影,向郊区别墅赶去。

两个年轻士兵知道两人真正身份后,心生佩服,很服从两人的差遣。

夜莺靠近烂尾楼,看了下周围环境,在这里至少埋伏了二十几个人,她都能察觉出有些人眼中那种滔天恨意,宋天阳应该是将当年的人都集聚到一起了。

几声孩子的哭声传道夜莺的耳中,夜莺眼睛微眯,这不是思言的声音。

“宝贝,速度不慢,我知道你身手不赖,主动放下身上的武器,举起手来走进来。”宋天阳一身黑色中性西装,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边,邪魅的看着夜莺。

“我没有你那个本事去弄武器。”夜莺举着手向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