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喋血嗜杀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带着寒意的秋风透过窗口吹进来打在夜莺脸上驱散不了身上勃发的热气,白皙的皮肤染上一层诱人的粉色,粉拳紧握,额头上豆大的汗滴不断滚落,全身像被火灼烧一般,燥热难忍,一双大大的杏眼中愤恨被迷离掩盖,妩媚诱人。

夜莺轻扯下衣服,细长完美的脖子晃了纹身男的眼睛,纹身男喉结滚动两下,“带着她们出去,老子要好好的爽一回。”

“急不得,刚才你也看到她杀人的手法了,**没有完全起效,她都有反手的机会。”宋天阳躺在倚在上悠闲的喝着红酒,看着已经渐失理智的夜莺,笑的异常邪魅。

备受煎熬的夜莺呼吸粗重起来,媚眼如丝的看着眼前几个模糊的身影。

地上沾染血迹的玻璃碎片在眼前晃动起来,夜莺缓慢解开上衣的扣子,纤手放在若隐若现的内衣上,动作分外撩人。

“行了,一个中了**的女人老子再要对付不了,就不要再道上混了。”

宋天阳看火候差不多,“你一个人玩不够刺激,不如再叫上几个兄弟上来陪你吧,楚莲。”

纹身男哪顾得听他说什么,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已经完全被**控制住的女人身上,夜莺一身紧身劲装,紧紧的裹在身上,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汗湿,贴在身上,十分难受,扭动了几下身子,撩起上衣的下摆,毫无赘肉的小腹呈现在纹身男的面前,娇声的嘤咛一声,纹身男再也忍受不住,快速的脱着衣服。

楚容轻哼一声,将脸别向一边,楚莲带着几个干练的男人上来,“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你们了,想怎玩就怎么玩。”

宋天阳邪魅的瞥了眼已经在开始往纹身男身上靠的夜莺带着楚莲两人进入另一房间,房间中电脑上正在现场直播,宋天阳翘着二郎腿,惬意的喝着醇香的红酒,邪魅的桃花眼紧盯着电脑屏幕,期待接下来的精彩表演。

被叫上来的几个男人向夜莺两人走去,“现在那里等着,等老子爽够了你们再来。”

没人注意媚眼如丝的女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酥人的嘤咛声渐渐变大,一双饱满红润的樱唇一张一合不断的刺激着站在旁边等待几人的神经。

纹身男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大手去扯夜莺已经微微敞开的衣服,深深地乳沟若隐若现诱人一睹里面的无限春光。

站在身旁的几人喉结不断滚动,没有几个男人在这样的场景下还能淡定的面不改色,几个男人相视一眼,围了上去。

“二哥,咱们一起上吧。”几人眼睛如狼似虎,夜莺柔弱无骨的身子如游蛇一般贴向最近的男人,男人大喜,大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另外几人也忍不住手伸向夜莺,纹身男咒骂一声骚娘们也加入他们的队伍。

“真够骚的。”站在电脑旁的楚莲唾弃一声。

“**会激发她骨子里的媚性,越是冷冰冰的女人,越渴望男人的疼爱。”宋天阳笑的越发邪魅,只要是哥哥爱上的女人不能夺过来的他一定要毁掉,而且要毁的彻底。

夜莺伸出娇巧的舌头倾天下红唇,手中寒光乍现,几个断掉的手指在空中滑过弧线掉落在地上,几声痛呼声充斥房间,在空旷寂静的烂尾楼中格外瘆人,夜莺捡起纹身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顷刻间几声枪声响起,房间中嚎叫声停止,一发子弹打在正对面的摄像头上,夜莺将沾满鲜血的娇小匕首折叠上放回内衣中。

扛起地上的冲锋枪向门外走去,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迈着坚毅脚步的夜莺眼中是喋血杀意。

宋天阳手中的高脚杯摔掉地上,慌忙带着楚莲与楚容去向夜莺消失的方向走去。

枪声四起,惨叫声此起彼伏,身上的燥热不断地在冲击着她的神经,夜莺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确定思语是否安全。

夜莺矫健的身影在烂尾楼中穿梭着,活捉一个男人,问他有没有见过宋天阳带回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子,男人摇头,手起刀落,男人倒在一片血泊中,接连问了几个没有一个人知道,夜莺握紧手中的冲锋枪,宋天**本就没有将思语带到这里来,他根本就没有让她活着离开这里的意思,身上燥热难耐,夜莺拿出匕首在身上胸前划下一道,疼痛感让夜莺暂时清醒一下,猫着腰向刚才被搜身的位置走去。

“宝贝,你的表现让我很不高兴,你知道让我不高兴的后果是什么吗,乖,听话,我数三声出来,不然我让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女儿。”

宋天阳知道夜莺精准的枪法,不敢站在显眼的地方,烂尾楼房间众多,在这里找一个人很难。

夜莺躲在暗处看着不敢露面的宋天阳,新仇旧恨一并涌上来,快速的翻进那片茂密的草丛,捡起被楚莲扔掉的几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塞进口袋。

再次小心的潜入烂尾楼,有个人发现夜莺的身影,大喊一声,火力全开向夜莺扫射过来,两个子弹擦过夜莺的左胳膊,带来火辣的疼痛感,夜莺紧抿双唇,躲在楼中。

宋天阳轻数到三,“宝贝,你真是一点都不在乎你女儿的死活,你不配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夜莺倚在墙上,心中痛苦难受,宋天阳一直不让她见思语,她都不敢想思语是否还活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宋天阳眼神冰冷的环视下周围,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宝贝,就算你忍耐力高于常人,可我给你下的药可不是普通的**,如果没有男人根本就解不了。

卑鄙,夜莺现在离宋天阳不算远,快速扔出一枚小玩意,楚莲开枪去打,小玩意在空中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宋天阳扑倒这地上,宋天阳一巴掌打在欲扶他起来的楚容脸上,“你们不是搜过她的身了吗,怎么还有那么多武器。”

宋天阳真想一枪毙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