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危险瞬间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危险瞬间/看书阁

安天睿心中煎熬,告诉自己应该推开她,可手还像不听使唤样抱着她,两道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打横抱起坐在地上丧失理智的女人,疾步走出门。

“哥,放下她。”宋天阳站在安天睿面前,同样的身高,两双眼睛平视着,“就知道你放不下她,会动恻隐之心。”

安天睿低头看一下在他怀中不断乱蹭的小脸,“让开。”

“你这样做能对得起从小就对你疼爱有加的父亲吗?为了一个女人,你就忘了他对你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吗?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会给爸一个交代,安森,带上思语,我们走。”

安森欲接过楚莲怀里的思语,被宋天阳了拦下,“交代?呵呵···哥,我问你,你会杀了她吗?”

宋天阳止住笑声,“我替你回答,你不会。”

“你没有资格过问这件事,当你踏入宋家的时候,就已经和安家没有关系了,还有她是你孩子的母亲,思语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对她们,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爸,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浴火焚身的夜莺已经解开安天睿衬衫的纽扣,小手在他满是伤痕的胸膛上游走,安天睿身体微僵,“你到底给她下了多少药。”

以她的忍耐力一般药量在她的身上都可以忍过去,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也没多少。”一般药量的三倍而已,宋天阳看着眼神迷离的夜莺,相信他在拖延下去,她一定会忍不住的扒光衣服。

夜莺觉得要热死了,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安天睿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抱着她越过宋天阳,一把手枪指在安天睿的头上,“她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上次她留你一条命。”

“那是她知道我是你弟弟,怕你恨她。”

楚莲怀中的思语悠悠转醒,神智有些不清,“爸爸,爸爸···”她记得和爸爸在一起玩耍,忽然就倒下了。

孩子甜甜的声音让夜莺转头,“思语···”

听到妈咪的声音,思语忽然清醒过来,“妈咪,我不要和爸爸分开,你不要把我带走。”思语紧紧的抱住楚莲,她才刚刚和爸爸团聚,不想这么快离开。

“真乖。”宋天阳接过思语,轻吻下她的额头,有她在手里,他敢笃定夜莺不会离开。

“思语,你不想见姐姐和弟弟了吗?”夜莺心中难受,但也不能苛责她,她还是个孩子,大人的世界她不懂,她也只是简单的想要个爸爸而已。

“想,可是我现在更想要爸爸。”思语一直低着头,没有发现为了她而弄的伤痕累累的夜莺。

“思语···”燥热再次席卷全身,夜莺贴近安天睿的胸膛。

忽然一声枪响,伴随着一声孩子的痛呼声,让夜莺睁大迷离的双眼,“不要···”不敢回头,她怕看到的会是一具尸体。

“女人,没事,思语很好。”感受到怀里身体僵硬,安天睿愤怒的看着宋天阳,“她是你的孩子。”

“那有怎样,我这辈子不需要孩子。”

听到思语的哭泣声,掰开安天睿的手站在地上,看着思语正捂住胳膊,血丝顺着她的指缝流淌出来。

“宋天阳你这个禽兽就,她还是个孩子,她那么喜欢你,你竟然这样对她。”

“妈咪···”思语恐惧的看了眼宋天阳,刚才还和颜悦色的爸爸,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魔鬼,她好害怕,双唇颤抖,对着夜莺伸着胳膊。夜莺伸手去抱。

被楚莲拦住,“不要那么激动,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乖乖的站过来,不然下一枪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幸运了。”

夜莺抬起脚,“女人,不要去。”

夜莺佛掉胳膊上的手,投给安天睿一个绚丽的笑容,”谢谢你到最后还舍不得对我下手,好好的生活,不要步你父亲的后尘。”夜莺踮起脚贴近安天睿的耳边,“最后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他想杀我是为了你,因为他喜欢你。”

得不到痛苦,所以他想让他爱的那个人也陪他一起痛苦,变态的心理,自私的爱情观,注定这一生他都得不到幸福。

安天睿隐藏在墨镜后面的丹凤眼中满是震惊,他不敢相信。

夜莺来到向宋天阳走去,宋天阳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笑容,扣动扳机从夜莺胸口移动到脑袋,这里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打在这里人必死无疑。

“不要···”安天睿掏出枪对准宋天阳,扣动扳机的手有一丝颤抖。

夜莺没有一丝惧怕,她知道如果她死了,安天睿肯定会救下她的女儿。

枪响过后,夜莺震惊的看在挡在枪前的小小身影,杏眼圆瞪,“思语···”愤怒的夜莺眼中只想杀死宋天阳这个魔鬼,身上的力气瞬间增长很多,快速的夺过楚容手中的枪向还处在震惊中的宋天阳连开数枪,宋天阳尸体跌落在楼下,安天睿手中的枪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无力放下。

疯了般的夜莺对楚容和楚莲也,也没有丝毫留情,在楚莲倒下之前夜莺接过她怀中的思语。

这边枪声响起,宋天阳的手下不断的向这边涌来,安天睿与安森保护在夜莺身边。

夜莺抱起思言,注意到她沾染上眼泪的羽睫不断颤抖着,夜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手快速探了下她的鼻息,轻微的呼吸声打在颤抖的手上,紧张的夜莺咽了下唾沫。

“快点去医院。”胸口血流如注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仿佛是听到夜莺的声音,昏迷中的思语轻叫了声妈咪,她之前听姐姐说过如果枪打中人的脑袋人就会死,从此世上就没有这个人了,她爱她的妈咪,她不能让妈咪在世界上消失。

枪声此起彼伏,夜莺将思语递给安森,“抱好了。”

用脚踢起地上的冲锋枪,护着安森疯了般的往外冲,时间就是生命,她必须争分夺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