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相似的亲子鉴定报告

相似的亲子鉴定报告

寂静的病房中只剩下两人,书凡执起夜莺的手,这一切好像七年前的时候,看着夜莺红肿的唇瓣书凡蹙眉,轻撩了下夜莺脖子上的凌乱的秀发,白皙的脖子上满是暧昧痕迹。

书凡手放在嘴边,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夜莺的唇,她想起来一个画面,联想到安天睿刚才说的话,书凡抿上双唇,她有必要去z市一趟。

萧亦寒很快确定周琦的位置,安天睿驱车带着安立几人赶往宋霖生前的别墅,透过反光镜,见到有点破皮的唇,心中悲喜交加。

客厅周琦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迎了上去,“穿成这样是给宋霖守孝?”声音冰冷,推开周琦伸过来的手。

周琦尴尬的低下头,“阳阳,你见到你弟弟了吗?电话打不通,和他在一起的人我也联系不到,我怕他们出事了。”

“穆天翔夫妇呢?”黑眸中的伤感一闪而逝。

“阳阳,你知道吗,是慕林林杀了爸爸,害的我们家破人亡的就是上次在树林中要杀我的那两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她们是军方的人。”

“这些我都知道,把穆天翔夫妇交给我。”安天睿掏出烟,抽了起来,心爱的女人杀了他的父亲,他宁愿永远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不会这样痛苦了。

“阳阳,你告诉吗,你想为你爸爸报仇吗?”

“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z军区是她强大的后盾,杀了她,也就等于和他们为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根本就下不去手,他不想以后的人生都在痛苦与悔恨中渡过。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七年前你不是还要去杀她吗,怎么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放弃了,是不是你还喜欢她,还想和她在一起,她是你弟弟的女人!你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周琦冷下脸来,孩子是她生的,虽然母子两人有好些年没见过面,可他在想些什么,她还是能摸个差不多的。

“我没想和她在一起,我只问你一句你是想活还是想死,想活就放了他们,想死的请便。”

“你这是和一个母亲说活的态度吗,口口声声的说我和天阳对不起你爸爸,你看看现在天阳正在给你爸报仇,而你呢,却在这里逼我放了仇人的父母。”周琦愤怒起来,大声的咆哮着。

“他只是想让她死,至于原因我不想多说,在这件事情上是我对不起爸爸。”夜莺跟他说的秘密让他震惊的同时也让他想通了很多事情,宋天阳的确对他有很强的占有欲,这个占有欲从小时候就开始有了,只是他一直没有仔细去想其中的原因。

“我就是死也要拉上慕林林。”

安天睿的黑眸落在周琦愤怒的脸上,“好好地活着不好吗?”

周琦有些惧怕这样的他,时间过了好久,“我同意放了他们,不过你得答应妈一个条件。”

安天睿踏着月光走出别墅,夜空繁星点点,美丽静谧,明亮的月光却照不亮他心中的阴霾。

医院中安天睿坐在椅子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房间中的女人依然酣睡。

天亮的时候夜莺睁开沉重的眼皮,瞥见趴在床边的书凡,一切好像是七年前的情景。

“林林,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思语呢?”浑身跟散了架一样私密处传来疼痛,有过这样感觉的她,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为什么每一次都在她受伤后呢,而且她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丫的,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悲催!

“我去看过了,医生说她已经脱离了危险,你···”

“有话直接说,干嘛这样吞吞吐吐的。”

“你···你和谁那个了?是不是宋天阳那个人渣对你做了什么?”

“他给我下了药,但不是他。”应经见阎王的人,再也不会出来兴风作浪了,环顾一下房间没有见到其他人,夜莺又虚弱的闭上眼睛,“我想去看一下思语。”

“丫的,人渣就该千刀万剐,区区几枪也太便宜他了,思语没事你先养好身子再说,安天睿有事出去了,可能一会就回来了,我先帮你去看下思语。”可能是他吧,昨天他的脖子上也有一些可疑痕迹。

“我的事先不要告诉爸和妈。”

“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先睡一会,我去叫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书凡不敢在病房多呆,她怕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病房门前一地的烟头,还有一个烟蒂在微微的冒着烟。

夜莺很快又睡了过去,安天睿刚到思语的的病房,安森就递给他一张鉴定报告。

安天睿接过,喉结滚动两下,直接找到鉴定结果,狭长的丹凤眼快速的扫过一遍,这张鉴定报告和他见到的宋天阳的那张相似,他也是她们生物学上的父亲,可是他如果是她们的父亲为什么思言会和宋天阳长得那么像。

攥紧手中的报告,手微颤,一颗心砰砰直跳,心中还有很多疑团。

安森担心的看了眼他,“安总孩子们都很可爱。”

叫完医生给夜莺检查身体的书凡,来到两人身边,“这是什么?”

安天睿躲开她伸过来的手将报告放进口袋,“帮我好好的照顾她们。”瞥了眼厚重玻璃里面的思语,转身离开。

他怕等她们醒来,他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他怎么了?”他的背影有一种诀别的味道。

“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安总心里一定矛盾到了极致。

“人救出来了吗?”刚才竟然忘了问他关于叔叔阿姨的事情。

“安总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办到。”

思语在第三天醒来,夜莺已经可以下地行走,安天睿自从那天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夜莺有时会站在窗边看楼下的行人,她很希望,他在下一秒就会出现。

夜莺给穆天翔夫妇打过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书凡告诉夜莺,自从她她的事情不断见报的时候,穆天翔夫妇就出去散心了,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