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故技重施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深秋,秋意绵绵,天空中飘起细雨,病**的思语已经熟睡,思语醒来之后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不管夜莺怎么逗她都无济于事,眼睛中是经历过生死洗礼后的成熟,夜莺站在窗边看着随风飘落的雨滴,心绪烦躁,她感觉到书凡在骗她,父母肯定出事了。

敲门声响起,“进来吧。”夜莺以为是医生,随口说道。

“林林,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欧阳辰看着站在窗边明显消瘦的身影,脸色苍白憔悴,酒会上一别恍如隔世。

“谢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知为何一向公式化的微笑已经不复存在。

“怎么不在**躺着休息?”欧阳辰语气像个老朋友一样,充满关心。

“身体好多了,多起来走动好一些。”她不想躺在**,总感觉**有他身上的味道,换了几次**的东西还依然存在。

“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吗?”

“谢谢。”看着贴在玻璃窗不断滑落的雨滴和那天的情景很像,只不过身边换了个人。

“不用跟我那么客气,你的那个朋友让我跟你说一声,她有事回趟a市,她没带手机,不要给她打电话,最迟明天就赶回来。”

夜莺蹙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书凡连一个招呼都顾不得和她打。

“林林你怎么了,听说你受伤了,吓了我一跳,快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天可把我想死了,那天还有两个警察到事务所找你,我还替你担心来着,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李丽慌忙推开房门,焦急的查看一下夜莺。

不习惯跟别人这样亲近,夜莺轻推开她,“我很好,他们找我干什么?”

“你不知道啊。”声音满是惊讶,“额···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事你应该问汪总当时我看到他和警察聊了很长时间。”

“应该是小事,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欧阳辰知道还情有可原,毕竟他有那个实力和条件,想查一个人很简单。

“是我打电话叫她来陪你的。”他怕她会觉得他在这里不方便。

“哦,如果你们有事就去忙吧,我一个人能行。”她知道安森一直守在外面。

“我已经跟汪总请过假了,回去也没什么事,还是留下来陪你说会话吧。”环视一下病房,“宋天阳呢,我怎么没见到他?”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陪在她的身边才对。

“我累了,要休息一会,你们聊。”提到宋天阳夜莺脸色沉了下来,躺在思语旁边,闭上眼睛,她注意到李丽若有若无的眼神总是飘向欧阳辰。

李丽看着躺在**背对着他们的夜莺眉头皱了一下,她发现这次回来的夜莺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冷若冰霜,拒人千里,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随后又否认,她做的那么隐秘她应该想不到,应该是她跟宋天阳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才对。

欧阳辰只在这里待了一会,嘱咐李丽照顾好夜莺有事就给他打电话之后就离开。

李丽看了一眼躺在**熟睡的夜莺,百般无聊的站在窗边,讨厌死了**的女人,巴不得她永远不要回来。

医生前来查房,李丽询问了下夜莺的身体情况,眼睛无意瞥过病例,枪伤两个字映入眼中,惊讶的睁大眼睛,想再仔细看一下,医生已经合上病例。

“医生,她中的是枪伤?”

医生警惕地打量一下李丽,“你还是等她醒了之后再问她吧。”

医生走后,李丽关上病房门,坐在床边,摆弄着手机,用手轻碰了夜莺的脸,熟睡中的人没有任何反应,李丽小心翼翼的解开夜莺身上的病号服,轻咽下唾沫,那么多处伤口,身上的伤疤已经开始结痂,肩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小心的解开肩膀上的纱布,一个恐怖的伤口处现在她的面前,李丽捂着嘴,拿出手机对着伤口,手指轻点屏幕,手还未来得及点下,手腕就被夜莺攥住。

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染上寒冰,一言不发的看着李丽。

“林林···你···你醒了,我只是···”李丽清咳一下,压下心中不安,“我只是向看一下你的伤口。”

夜莺眼睛掠过已经滑落在**的手机。

“我···我想给你拍照留个念,对···对就是这样。”李丽低下头不敢直视夜莺锐利的眼睛。

夜莺伸手拿起**的手机,翻看一下。

“林林,我们虽然是好朋友,但是手机也是不能随便看的,里面有**。”李丽心中焦急,里面还有报社记者没来得及删的短信。

夜莺看了一下紧张到不行的李丽,拨通一个号码,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年轻女声,“丽丽你传的照片呢,最近安阳国际总裁要结婚的消息一出,报纸上关于他的报道太多,你如果再不把照片发过来,明天可就出不来了啊。”

“你向报社提供过几次关于我的事情?”

“没有,一次也没有。”李丽摇头否认。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说吧,几次?”夜莺将手机扔给她,“看到这些伤口都觉得害怕,还有胆量算计到我的头上,你知道我杀过多少人吗?”听到关于安天睿要结婚的消息,夜莺心中压抑难过,原来他说爱她也不过如此。

“你···你···”李丽睁大眼睛,手哆嗦着指着夜莺,“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站起身,手忙脚乱的向病房门前退去,由于紧张她怎么也打不开房门。

“开玩笑?我从不开玩笑,不是想给报纸透漏消息吗?我这还有一条劲爆的消息,刚才你问宋天阳去哪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他在阎王那等着你,不是喜欢美男吗?想不想现在就下去找他呢。”夜莺下床,嘴边荡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一步步走向已经吓得浑身颤抖的李丽。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李丽使劲的拍着房门,希望有个人能来救救她,夜莺扣住她的手,“你打扰到我女儿的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