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惩罚贱人

第4卷 惩罚贱人

“慕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

“救命啊,救命···”李丽眼中看着房门希望说话的人,可以打开门救她离开。

“他是我的人。”

一句话打破了她的希望。

李丽害怕的蹲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夜莺,“你···你要对我做什么?”已经吓破胆的女人牙也开始打颤。

“是你先对我做了什么才对。”夜莺蹲下身子于她平视,“说,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透漏给报社?”

“因为她们会给你钱?”

“对对,她们会给我很多钱。”李丽慌乱地点着头,欲再次起身逃出房间,被夜莺狠狠的抛在地上,疼的她龇牙咧嘴。

思语身体还很虚弱,睡得很沉,那么大的动静也没有惊醒她。

“到现在还不说实话,喜欢欧阳辰也不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我背后搞小动作。”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会为你保守秘密,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你杀了宋天阳的事。”

“挺聪明的嘛,不过今天我心情不好,而且很不好。”手指滑过李丽苍白的脸,“有一个人告诉我对伤害她的人仁慈就是对她自己的残忍。”她放过宋天阳,他却反过来差点要了她和孩子的命,她不能再在身边留下任何一种后患。

“不要···不要···”坐在地上的李丽不断地向墙边靠去,她后悔了后悔惹上夜莺这个可怕的女人。

夜莺瞥了眼还在熟睡的思语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丽,“我第一次杀的活物是老鼠,血淋淋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的好清楚,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是在几岁吗,十二岁,你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了杀人,子弹穿胸,人就一下子倒下了,那样的场面你在电视上一定见过不少吧,想象一下,待会你是想让子弹从你这里过呢还是从这里呢?”

夜莺手从他的额头上缓慢的移到她蹦蹦乱跳的心脏上,“子弹打在这里会很疼,我试过这种滋味,还是打在这里好一些。”夜莺又将手移到她的脑门上,“一枪毙命,疼痛转瞬即逝,怎么样,想好了吗?”

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考验着李丽脆弱的承受力,李丽惊恐的睁大双眼,舌头打结,说不出一句话,不断地摇着头,她还刚刚二十几岁,她还不想死。

“两样都不选啊,那你喜欢匕首吗,锋利的刀刃一刀刀划过皮肤,可以让人很清醒的知道蚀骨疼痛,这种感觉你想不想尝试一下,记得我曾经就这样一刀刀的刮过一条蟒蛇的鳞片,忘了告诉你,巨蟒的味道可不是一般的香呢···”

夜莺不断地观察李丽的表情,眼睛不断睁大,用手抱着头眼光有些涣散,“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人肉的味道听说也很不错呢。”

最后一句话彻底摧毁了她的神经。

李丽大叫一声向拼命地拉着窗户,她要逃离这里,远离这个恐怖的女人,夜莺看火候差不多,拉开病房的门,“没意思,才说了这么一点就吓成这样,本来还想让你和成千上万的老鼠待在一起看你会不会被它们啃得连一点渣都不剩的,看来现在没戏了。”说完,夜莺耸耸肩,摊了下手,李丽抱着头跌跌撞撞跑出病房嘴里一直念叨着魔鬼两个字一路上慌不择路,不断地的碰到别人,倒在地上之后,在慌忙爬起来向前跑去。

夜莺看着消失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李丽经过今天的事情,以后即使不住进神经病院也会精神失常。

伤害她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思语揉了下眼睛,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喊叫着,夜莺看到醒过来的思语,用手摸了下她的头发,“是不是吵到你了?”

看了下旁边的鲜花,大眼睛忽闪两下,最动了两下始终说不出话来,思语憋得小脸通红。

“思语慢慢来,你要说什么?”

思语指了下她的嘴,然后摇摇头,她想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夜莺明白她的意思,“不要着急,大概是你长时间没有说话,嗓子干,喝点水就没事了。”夜莺递给思语一杯水,按下房间中的按钮,不一会医生就出现在房间中,喝完水的思语还是说不出话来,医生给思语仔细检查检查一遍,眉头紧皱,摇了下头,夜莺心中揪紧,“医生,怎么会这样?”

“她的声带没有任何损伤,我也查不出原因,如果要是过两天还是这样的话,我建议您带她上别的医院去查一下。”

“谢谢你医生。”

夜莺强颜欢笑的回到病房,抱住思语,“没事,过两天就会好了。”眼中的泪滚落下来。

c市一处公寓中,工人们正在进进出出的忙碌着,安天睿和萧亦寒站在阳台上,看着已经初见雏形的家。

“高兴一点,冷着一张脸,让我觉得你不是要结婚而是要办丧事一样。”

安天睿不断地抽着烟,“少抽一点,你看你现在已经成了什么样子,公司也不去,婚事也交给我,连婚纱照都懒得去拍,鑫儿还为这事在酒店怄气呢。”青色的胡渣已经冒出很长,眼睛中布满血丝,满脸憔悴。

“如果不想结就干脆别结,弄的三···两个人都痛苦,何必呢。”本来是想说三个人的,自从知道夜莺是他的杀父仇人以后,他就不敢在他的跟前提起她的名字。

“为什么忘记她这么难?”他花了三年去爱一个人,结果只用三天就忘的差不多了,他爱上她最多有两个月的时间应该只需要两个小时,可为什么整整过了三天她的身影还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睿,既然确定当年的那个女人就是她,而且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一切和她在一起呢,说句不好听的,当初叔叔做的是违法犯罪的事情,而她是个军人,那是她的职责,如果你是在担心鑫儿,那就大可不必,鑫儿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会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