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真相

第4卷 真相

一根烟燃尽,安天睿再次点起一根,他们已经查清楚,三个孩子真正的出生日期是在五月十二,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将孩子的出生日期往后退了,可按时间推算当初那个和他上床的女人就是夜莺,他感叹世上缘分的奇妙,兜兜转转那么多年再一次相遇,两人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让你来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沙哑的声音,仿佛久未开口说话。

“这是从老房子里面找出的照片。”

安天睿接过他手中的照片,“这个是他小时候的照片,你拿这个给我看干什么。”人死后,才觉得当初两兄弟之间的恩怨都不算什么,留下的只有年少时的种种美好记忆,其它的他不愿再去多想。

“睿,你这些天整日整夜的没休息,思绪明显不清晰,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再看吧。”萧亦寒无奈的摇了下头,伸手欲拿过他手中的照片。

“别卖关子。”

“都已经要和别人结婚了,再去苦苦纠缠这些事,还有意义吗?”

“再不说,信不信我揍你。”安天睿提起他的衬衫,急切的想知道真相。

“揍吧,揍了之后正好可以撂挑子不干了。”

安天睿悻悻的松开手,“要说就说,不说就给老子滚。”

“看你现在没出息的样子,一个女人就把你折磨成这样样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算了,我知道你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就是再看下去也发现不了什么。”萧亦寒看着好友半死不活的样子,心生不忍,“照片上的两个孩子,我怀疑其中一个是你,在那个时候摄像技术还没有那么成熟,合成不了样的效果,而且只要你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两个孩子不是同一个,另一个孩子的眉毛边上有个黑痣,另一个没有。”

安天睿仔细的看着照片上两个穿着一模一样,长相也几乎完全一样的两个孩子,这张照片他从未见过。

“我也不知道你怎么长着长着就变了,可这张照片是我在老房子里的一本书中无意发现的。”

安天睿拿着照片急匆匆的跑下楼去,“睿,你要去哪,我开车送你啊。”

萧亦寒还刚刚追出去,安天睿已经开车离开,萧亦寒无奈摇摇头,爱情真是让人难懂,他为安天睿捏一把冷汗,希望他能想通,与其三个人痛苦,不如两个人幸福,来的划算,他感觉鑫儿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会把安天睿的幸福摆在第一位只是他想错了,女人因爱生恨的比比皆是,嫉妒起来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可怕的多。

车子在一栋别墅门前停下,安天睿来到厅中,周琦与廖雨彤正在安慰已经哭红眼睛的鑫儿。

安天睿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鑫儿就将照片递给周琦,“告诉我,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你在哪里找到的?”

“这你就不要问了,直接告诉我照片的两个孩子为什么长得一样?”

“他们都是你弟弟?”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查。”安天睿拿过照片,转身欲走。

“安阳,查这些陈年往事,要比和我妹妹去拍婚纱照重要吗?”

安天睿脚步没有丝毫停顿,“我叫安天睿,不是安阳。”

“阳阳,我告诉你,雨彤你带着鑫儿先去花园中散散心。”

厅中只剩下母子二人,“找到你弟弟了吗?”

“我只答应你和鑫儿结婚,没有答应你去打听他的下落。

周琦低下眼睛敛去眼中情绪,认真地看着手中已经泛黄的照片,陷入回忆中。

“如果你再想用谎话敷衍我,大可不必说了。”

“在你心中妈就是满嘴谎话的女人吗。”周琦痛心的说道。

安天睿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这是你们的百天照片,两岁的时候妈和你爸带着你们出去玩的时候,遭遇仇家的追杀,在逃跑途中,车子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当时妈抱着你坐在副驾驶上,出车祸的时候前面的挡风玻璃全部碎裂,你的整张脸血肉模糊,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说没有希望救治了,医生在你爸的逼迫下几经周折才保住了你的命,后来又找了世界上最厉害的整容专家给你整了容,你从小就很聪明,你爸怕你发现自己这张脸其实是一张假脸而心里发生扭曲,就销毁了你们两岁之前的所有照片,你爸是个心细如发的男人,在你们两个人的用心程度上确实比我要强的太多。”

周琦声音哽咽,眼角余光瞥过安天睿。

“爸的确比你这个当妈合格的多。”

“陪鑫儿去照婚纱照吧,哪怕是一张,对于她来说都无比珍贵,鑫儿是个好女孩,将来你们要有孩子她会是个合格的母亲。”

“可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闭上眼睛,想到三个可爱的孩子,安天睿喉结滚动两下,他此时很想将她们拥在怀里,告诉她们他是她们的爸爸,在以后的日子中他会陪在她们身边,陪着他们长大。

安天睿知道周琦话中的意思,她在不断提醒着父亲的种种好,想换起他对夜莺的仇恨,“我不喜欢照相,时间也有些仓促,婚纱照就用电脑合成吧。”婚礼就定在后天。

起身拿着照片离开,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去医院了。

“睿哥哥,你下午有事吗?我想让你陪我去试婚纱。”

“你看着好看就行。”

“睿哥哥···”鑫儿挽住他的胳膊,泪眼婆娑,“其它的事情你都可以不答应我,可今天下午你必须陪我,父母姐姐们都来了,我爸的脾气你知道,他要是觉得你不够重视的话,肯定不会让我嫁给你的。”

“别哭了,我陪你去。”安天睿皱了下眉,他讨厌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女人,鑫儿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他心中愧疚,心既然不能给她,就让她开心一下吧。

“就知道睿哥哥会答应我的。”鑫儿破涕为笑,拉着安天睿向客厅走去,“我帮你梳洗一下,不然让他们看到你邋遢的样子还以为我奴役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