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最后一夜

最后一夜

医院中,入目的全是刺眼的白色,夜莺轻拍着思语的背,刚醒过来不久的孩子有睡了过去,夜莺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给女儿盖好被子,出了房间,她要带着思语去z市附属医院,那里对救治这样的枪伤经验十足,顺便接回思彤和思言。

夜莺给白狼打了个电话,办好出院手续收拾好之后,等待着白狼的到来。

安森给安天睿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

“这几天麻烦你一直在这里照顾我们,他要结婚一定很忙,你就不要为了我这点小事再打扰他了。”

“我做这些都是安总安排的。”

白狼安排的直升机很快到达,“慕小姐您再等一下,安总知道您这样走了肯定会很担心的。”

“让他安心结婚,我没事,帮我告诉书凡一声,我去z市了,让她到那里找我就行。”说完钻进直升机。

z市附属医院,书凡刚刚离开,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备用机场。

白狼带着思彤与思言已经等在那里,看见夜莺的身影两个孩子扑了过去,“有没有听叔叔们的话啊。”

“妈咪,你看我都晒黑了。”思言看夜莺没事,将脸凑了过去。

“男孩子黑一点才像个男子汉。”

“夜莺,把思彤留在军营吧,小娃子有你当年的风范。”无论是什么样的枪,放在她的手中她都可以拆装自如,好苗子,白狼抱着思语边走边说。

“现在还太小,等她再大一点再说吧。”

“妹妹,是很勇敢,我们都在你身边,你一定会没事的。”

“恩,那是一定的,二姐是最棒的,如果当时换做是我肯定吓的腿都软了。”

思语趴在白狼的肩上不愿动一下,医生详细的帮思语检查一遍,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样,声带没有损伤,以前他们也接过这样的病人,是因为他目睹了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导致失声,目前国内对这样的病症没有什么好办法,无非就是开导,让病人保持心情愉悦,医生建议夜莺带她到国外看一下。

夜莺握紧思语的手,当时的画面回放,亲生父亲向她开枪,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太大的伤害。

夜莺决定带着孩子们去英国,那里有她们美好的童年生活,她在那里还认识几个著名的心理专家,也许他们会有办法。

几人刚出房间,就被一声大叫转移注意力,“吓死我了,一天之内见到两个死人。”

“姜医生这里是医院,见到死人是很正常的。”身旁的护士不屑地说道。

“死人不可怕,关键是这个人是死而复生的人。”姜末咽了下唾沫,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夜莺,幸好现在是白天,如果夜深人静值夜班的时候他怕会立马吓晕过去。

“姜医生你真会开玩笑。”

“你见过八哥?”刚才他说了两个,八哥应该来过医院。

姜末点点头,“我说你们就算是没死,也不要这样蹦出来吓人好不好。”

“出息,她来找你干什么?”

“问了下当年的事情。”姜末的眼睛落在夜莺身旁的两个孩子的身上,“当初你不是真的怀···”下面的话在夜莺凌厉的眼神下咽了下去。

夜莺蹙眉时隔那么久书凡问这个干什么,思彤与思言对视一眼。

天色已晚,白狼留夜莺在军营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将夜莺送上了渡口,从没带孩子们坐过轮船,也算是让思语开心一下。

蔚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湛蓝的大海一望无际,不时飞过几只海鸥,鱼儿也会调皮的跃出水面,一艘轮船在大海上漂泊着,孩子们很是兴奋,夜莺将思语放在甲板上,看一下美丽的风景,思语在纸上写着她好像将这样的景色画在纸上。

夜莺像变魔术一样拿出她心爱的画笔和画板,微笑的递给她,“画下来吧,来纪念一下我们第一次的海上旅行,最好把我们都画上去。”

思语点点头,这幅画记下她们与夜莺在一起的最后美好时光。

夜莺想起她们训练泅渡时的情景,凉凉的海风刮过脸庞无比舒服。

“妈咪,早知道坐船这么有意思,我早就舍弃飞机了。”思言正拿着不知道从那里搞来的鱼竿悠闲的钓着鱼。

“如果让你坐上三次,在第四次的时候你肯定会说宁愿走着去,也不愿再坐船了。”

“非也非也,妈咪,你怎么那么不了解你儿子呢,打死我,我都不会走着去的。”他很懒的。

海风掀起思言的头发,夜莺有种错觉,“儿子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妈咪···我是个纯爷们,当然不喜欢女人了。”夜莺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丫的性取向不会也遗传吧,她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女人太老,我喜欢女孩。”思言吐了下舌头,“女人都是和妈咪一个级别的,我喜欢不起来。”

“思言,皮痒了是不是,小心妈咪把你扔下去喂鲨鱼。”

思言轻甩下鱼竿,“船这么快,也只有鲨鱼能上钩了。”小鱼游得太慢,根本就追不上他的鱼钩。

“···”夜莺无语抚额,儿子你确定你的细的跟针样的鱼钩能钓起鲨鱼?

在海上漂泊一天,海上的夜晚也是格外的美,天上的星星明亮纯净,仿佛被海水洗过一样,海面上波光粼粼。月亮和星星的倒映随水不断地动着。

三个孩子不愿回房间,一家四口坐在甲板上静静的享受着夜晚的宁静,思语已经熟睡,海上夜晚很冷,夜莺怕他们感冒,催着她们回房间,回到房间的思言执意挨着夜莺睡觉。

夜莺纳闷,“你不是说,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在和我们这些女人混在一起有损你的形象吗,滚回你的房间去。”自从三岁开始无论去哪里,他都强烈要求和她们分床睡。

“我怕半夜鲨鱼偷袭你们,我是个男子汉保护你们是我的责任。”思言拍了拍小胸脯,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要守在妈咪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