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消失在大海中

第4卷 消失在大海中

“是你怕了吧,胆小鬼。”夜莺心中翻个白眼,点了下他的鼻子。

“切,我会怕,开玩笑,哈哈哈···”思言夸张的笑了两声,睡的正香的思语动了两下,思言立马噤声,闭上眼睛窝在夜莺怀中。

房间中恢复安静,等孩子睡着以后,夜莺起身出了房间,站在船头上,任由冰凉的夜莺拂过脸颊,撩起秀发,海浪拍打着船身,她睡不着,回国的这几个月就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一切都不再在她预想之内,全都脱离了正轨,最重要的是她好像遗失了自己的心,手捂上心脏,明天他就会领着另一个女人走进礼堂,许下相守一辈子的誓言,想着想着,嘴角滑进咸咸的**,抿了下唇,任由风将脸上的泪水风干。

再见了无疾而终的爱情!

海面上洒下一层漂亮的光晕,夜莺叫起三个还在熟睡的孩子,“宝贝们起来了,海上的日出很美,错过了就可惜了。”

三个孩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夜莺帮思语穿上衣服,四人来到船边,思语抱着夜莺的脖子,嘴巴张了两下,“思语是不是想告诉妈咪很美。”思语点点头,安静地看着不断从水面上升起的朝阳,红色的光晕洒在四人身上,将几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轮船在吃完早饭不久后靠岸,“妈咪回去的时候我们再坐轮船。”思言显然还没有坐够,但这却是他生命中仅有的一次坐轮船的记忆。

“好。”夜莺带着孩子下了船,船上响起广播的声音,“慕林林女士您的房间中还有遗忘的物品,听到请回来取回去。”

夜莺纳闷刚才她明明检查过,让船员帮忙照看下,匆忙跑上船。

“思言,乖乖的跟着姐姐们在这里等着,妈咪一会就回来。”夜莺向孩子们一笑,留给孩子们一个永恒的背影。

夜莺来到房间,房间里空无一人,已经抛锚的船动了起来,夜莺靠着船身站直身子,向房间外走去,三个孩子注意到船已经离开海岸,船员们欲上前查看,船上忽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的爆炸声,一时火光冲天,爆炸的威力冲击着岸上众人,众人纷纷倒下。

“妈咪···”三个孩子不约而同的睁大眼睛,欲向已经燃起熊熊大火的船跑去,船员没有办法,只好将她们压在身下,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三个孩子不断地挣扎着。

爆炸声渐渐平息下来,三个还在跑到已经没有还在不断地冒烟的岸边,海面上漂浮着着火的船的残骸还有一些血肉模糊的残肢断臂,美丽的河面上散发出刺鼻的烧焦气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思言与思彤不断地喊着妈咪,思语干张着嘴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岸上人员很乱,思彤小心地护着思语,三个孩子泣不成声,那个船员来到孩子们的身边,感染到她们的心情,将她们拥在怀中。

思言擦干眼泪,这绝不是一次意外!

c市一场空前绝后的盛大的婚礼正在举行,举行婚礼的酒店已经人声鼎沸,客人全部站在酒店门口翘首以盼等待着一对新人的到来。

化妆间中,已经盛装打扮好的新娘焦急的等待着新郎的到来,“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新郎怎么还没来。”

“姐,你怎么比妹妹还着急。”廖雨彤拉起鑫儿的手,“安阳是个好男人,当初是姐姐太过任性,不知道珍惜,天阳他···今生我可能不会再爱了,妹妹你一定要紧紧的抓住幸福,带着我的那一份。”

“好了,大喜的日子提那些干什么。”廖玉琴斥责一声。

“大姐,二姐也是触景生情。”

“宋天阳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有那种下场是他活该。”廖玉琴早就对宋天阳满肚子怨言,惧怕宋霖的手段,从不敢吐露半句。

“大姐他已经死了,你再说这些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她的爸爸已经打听到事情的大体经过,但是不是太详细。

“都死了,你还不忘是吧,我就说了怎么样,有本事你别回家哭哭啼啼的,你去找那个女人报仇啊,到最后还不是父亲出手,估计这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吧。”

“爸杀了她,你们也太残忍了,不管她做过什么都要交给法律来制裁,你们···”

“闭嘴,爸这样做还不是为了你,爸说那个女人背景有些复杂,明面上根本动不了她,只能背地里弄死她了。”

“弄死谁?”房门被推开,安天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前,即使这样的日子,他还是一身黑色的西装,冷着一张脸,眼睛阴鸷的看着房间中的三个女人,“说,你把她怎么样了?”

“天睿来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赶快去酒店吧。”廖玉琴向鑫儿使了个眼色。

“睿哥哥,你刚才听错了,姐姐正在和我们聊一款新出来的游戏。”鑫儿欲上前去挽安天睿的胳膊,被他躲开,“雨彤,鑫儿说的是真的吗?”

雨彤抿了下唇,跑出化妆间,她恨夜莺剥夺了宋天阳的生命,却从未想让她死,因为她为他生下三个孩子,那是他的骨肉,她不想让她们变成无父无母的孤儿,那样太残忍。

电话响起,“安总,我只找到了三个孩子,慕小姐可能···可能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给老子再说一遍。”

“安总,我知道您可能一时接受不了,可这是事实,那样大的爆炸,慕小姐真的不可能还活着。”海上搜救队正在紧密锣鼓的搜寻着,打捞上来的除了一些面目全非的尸体,就是些被炸的残肢断臂,场面惨不忍睹。

“说清楚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安天睿拉了下领带,手紧紧地攥住手机,周围空气温度下降,等候在外面看着雨彤哭着跑出去的萧亦寒走了过来,感受到安天睿的情绪波动。

“睿,发生了什么事?”萧亦寒担心的问道,这样的安天睿不是很常见到,除了和她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