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我要报仇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安天睿拿着手机走出化妆间,本来还打算为难一下新郎的亲朋好友看到他黑沉的脸色和染上猩红的眼睛,忘记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一时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鑫儿,你们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亦寒,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本来已经泪流满面的鑫儿放声大哭起来。

萧亦寒瞅了眼两人,“不管是谁做的,你们就祈祷她没事吧,不然我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事情。”

“亦寒,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帮帮我,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把睿哥哥叫过来,有什么事情等过了今天再说行吗?”

“我无能为力。”

化妆见外忽然躁动起来,化妆间的几人慌忙跑了出去,只见周琦拦在浑身散发着骇人冷意的安天睿身前,“让开。”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和鑫儿结婚的吗,怎么就突然变卦了呢?”

“这件事情最好没有你的份!”安天睿攥紧拳头,阴鸷的眼光仿佛要透过周琦的眼睛望进她的内心中,伸手甩开她,大步向外面走去,仔细看去他的脚步有些虚浮。

“睿哥哥···”鑫儿提着婚纱追了上去。

萧亦寒慌忙挡在已经打开车门的安天睿面前,“你也要拦我?”

“就是临时反悔咱不结婚了,你也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留下来给你收拾烂摊子啊。”萧亦寒语气也有些愤怒,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他决定要做的事情他什么时候拦过了。

“女人乘坐的轮船爆炸了,她可能···”安天睿喉结滚动两下,手上青筋乱跳,听安森的描述,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密切注意廖鑫儿一家的动向,等我回来。”

“那孩子呢?”

“安森已经找到她们,所以我现在必须去英国。”

“去吧,这里交给我,凡是往好的方面去想,她经历过那么多生死,有逃生的经验。”萧亦寒拍了拍他的肩膀,拦住扑向安天睿的鑫儿,“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对她下此狠手,今天的婚礼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永远都没有可能。”安天睿用力的甩上车门。

鑫儿不甘心的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睿哥哥你回来,这件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鑫儿你冷静一下,他现在还不知道她是死是活难免情绪有些激动。”

鑫儿不断地招着手,声泪俱下。“亦寒,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失去他我会活不下去的。”

“你有没有想过,你爱的人爱的是另外一个女人,没有她他同样活不下去。”

鑫儿瘫倒在地上,泪如雨下,廖雨彤上前欲扶起她,“滚开,不需要你假惺惺的,你是不是很想看我的笑话啊,现在如意了,你是不是恨我当年抢走了睿哥哥,所以才会在化妆间哭哭啼啼的,把霉运全都给我哭来了,是你是你都是因为你,我的婚礼才会泡汤的。”

“不是,不是···”廖雨彤摇头否认,已经哭成了泪人,周围的人都已经为了上来。

“你这个可怜的女人,其实宋天**本就没爱过你,他只不过是想让睿哥哥难过,才把你抢了过去,其实当初···”鑫儿打住接下去要说的话。

“当初什么?”萧亦寒看见坐在地上已经接近疯狂口不择言的女人蹙眉,她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样子,廖雨彤也止住哭声,看着鑫儿。

“就算是现在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和睿哥哥也不能回到过去,当初你是被人下了药才出现在宋天阳的**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下药的人就是你!”廖雨彤手指颤抖的指着廖鑫儿。

廖鑫儿没有吭声,“你太过分了。”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鑫儿不敢置信,“你敢打我,从小到大仗着父母对你的宠爱,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比我好,连男人也和我抢,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你。”

两姐妹厮打在一起,记者的手中的摄像机一直闪个不停,萧亦寒退出人群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越乱越好,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视线转移到别人身上,那么就没人注意到已经消失的新郎身上了,他今天才觉得在鑫儿伪善的天使面庞下是一颗恐怖肮脏的心,慕林林这件事情上,她至少是个知情人,也许还是个主导者,他真是小瞧了女人的嫉妒心。

酒店中一直等不到人的客人们也引论起来,“对不起各位,因为一些事情今天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感到非常抱歉,酒席照开,你们里面请。”廖原夫妇接到一个电话,道了声歉,留下人招呼客人就匆匆离去。

英国渡口,夕阳已经落下,血染残阳落在海水上面,凄凉绝美。

打捞工作已经结束,蒙着白布的尸体都已经被送走,她们没有见到妈咪的尸体,打捞人员摇摇头,他们不忍心告诉三个幼小的孩子,那些残肢断臂有可能会是她们的妈咪的。

三个孩子还依然站在那里,不愿离去。

安天睿来到那里的时候就看到三个微微抖动的小身体,三个孩子中思语哭得最凶,她认为是自己的任性才害死了妈咪。

安天睿眼角湿润,将三个孩子抱在怀中,“你们妈咪那么爱你们不会就这样丢下你们的,乖不哭,跟爸···我回家。”他好想跟她们说他才是她们的亲生父亲,可在这样的时候他无法说出口,他怕孩子们不会原谅他从而疏远他。

“叔叔···”三个孩子用力的点点头,嚎啕大哭。

海水拍打着岸边,夜幕降临,三个孩子哭红了双眼,思语体力不知昏了过去,安天睿看了眼已经恢复平静的海面,心痛,悔恨,自责···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女人对不起,我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你,女人我会和孩子等着你回来,带着孩子离开。

“叔叔,我要给妈咪报仇。”车上思言神色冷凝,攥紧小拳头,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