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许下诺言

第4卷 许下诺言

车中气愤压抑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起来,安天睿握住思言的小手,“接下来事情交给我,我会让他们后悔还活着。”

“叔叔,我能相信你吗?”

“你们可以像相信你们妈咪一样相信我。”安天睿认真的看着思言蒙上一层灰色的桃花眼,张了张嘴,咽下要出口的话。

“叔叔今天的婚礼一定很热闹吧。”思彤冷不丁的望着窗外笼罩着朦胧色夜色中的景物问出口,染上冰霜的俏脸闪过一丝愤怒,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说着爱妈咪,竟然在妈咪遇难的时候牵着另外一个女人走进礼堂。

安天睿竟不知道怎样回答,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六岁的孩子堵得哑口无言,思言低下头敛去眼中情绪,抽出手,身子向车边移了一下,冷清的声音,拒人千里的疏离,“叔叔,如果你是因为宋天阳的关系才说出刚才的话,你可以收回,因为我从没有承认过他是我的父亲,所以也不会因为这份血缘关系和他的家人有任何牵扯,假如你是为了妈咪才这样做,更加不需要,妈咪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这样的帮助一个杀父仇人的孩子也与你的初衷不符。”

安天睿伸出手想碰一下身边近在咫尺的思言却被两人之间无形的墙隔开,此时的思言就如七年前失去庇佑大树的他一夕长大,他不想让他走他的老路,女人也不愿见他带着恨成长。沉思一会,“我的父亲对于我来说就向你们的妈咪一样,撑起了我们人生的一片天,他死在你们妈咪的手里,我确实无法原谅她,可当我知道···”

知道她可能已经葬身大海中的时候,心如刀绞,当时他恨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抛开一切,陪在她的身边,陪在他们孩子的身边,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绝对会抛开一切和她在一起,还有她们的孩子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可一切只能是假设而已,安天睿声音微微颤抖,喉结滚动两下,“我这么做是为了我自己,那场婚礼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我以后的人生有你们就已经足够了。”情真意切的声音,让两个孩子纷纷的看向真情自然流露的男人。

“你即使对妈咪有愧也不要许下这样的诺言,我怕我会当真。”思言蹙眉,心中震撼,这样的诺言太重,他知道这个诺言对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就怕你们不信,我会与你们一起等你们的妈咪回来。”这是他欠女人的,更是他欠这三个孩子的。

“叔叔你也相信妈咪还活着?”思言亮晶晶的桃花眼满是希冀,他一直觉得妈咪还在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无所不能的妈咪不会这样轻易的离开她们。

安天睿点点头将孩子们搂在怀中,女人起码还活在他的心中,几人连夜赶回c市,萧亦寒刚刚收拾完婚礼的烂摊子就接到安天睿的电话,两人简单的说了情况,廖家人一直缠着他,希望安天睿出面给他们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不给一个让他们满意的答案,他们就要与?安阳国际势不两立。

安天睿轻哼一声,“就怕他们不这么做,我绝对会奉陪到底,查出穆天翔夫妇到底在谁的手里了吗?”女人和他们的感情很好,他一定会帮女人救出他们。

“他们在宋霖公寓中的地下室中,只是那里的设计非常复杂,周围还有人手把手,要将他们安全救出恐怕很难,你可以先试着跟阿姨谈一下,不过我估计有些悬,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慕林林这件事上,阿姨也可能参与了进去了。”

“这些你就不必操心了,给我查清楚参与这件事情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要含糊。”安天睿挂断电话坐在沙发上,他带着孩子们来到他在c市刚买的另一处公寓内,思语身体很弱从下午昏过去的时候一直都没有醒过来,思彤与思言怎么也不肯睡下,两个孩子一直坐在一言不发的坐在客厅中,他真的怕她们会崩溃,这个时候得找些事情转移她们的注意力才行。

“你们会玩电脑吗?”安天睿将面前的电脑推到两个孩子面前,“所有企业都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股票暴跌,重了还可以破产,你们要不要试一下。”

两个孩子相视一眼,点点头,思言拿过电脑灵巧的十指如飞敲击在键盘上,思彤静静的坐在旁边在弟弟遇到困难的时候,提一下想法,同样对面的安天睿也在紧张锣鼓的部署着,他的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房间中除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报纸上慢慢的关于昨天婚礼的报道,言辞风向都指向廖氏的两位千金,各种版本层出不穷,但大都偏向豪门两姐妹争夺一个男人的猜测,还有人将三角恋甚至是四角恋都搬上了台面,宋天阳再次出现在报纸上,好事的人将宋天阳已死的消息放了出来,更有甚者爆出宋天阳的身世背景也爆了出来,经过记者的层层抽丝剥茧,宋天阳的真正身世浮出水面,周琦又被人推上了风口浪尖,几辆警车将周琦带走,周家别墅被查封,书凡带着白狼给她的两个人潜入别墅,救出穆天翔夫妇。

一处风景别致的公寓书房,满眼的黑色,书凡与安天睿相对而坐,书凡眼睛有些红肿将一张亲子鉴定报告放在他的书桌前,“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她从z市回到医院的时候夜莺已经离开,她从两个医生的议论声中听到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这个安阳国际的总裁不就是那个女孩的父亲吗?怎么自己的孩子和女人还在医院住院,他怎么就这样急吼吼的娶别的女人了呢?真是个人面兽心的人渣。”医生用手指了下报纸上冷着一张俊脸的男人。

“切,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个种马,还跟孩子做亲自鉴定,病房中的女人肯定是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不小心搞大了肚子,可怜的女人应该还不知道,这样长得又帅又酷又多金的男人只能远远地看着千万不能···”

话还没说完手中的报纸已经被书凡拿在手中,之后在书凡的威胁下两人道出那天的事情,原来这两个人就是给他们做亲子鉴定的医生,书凡听完心中本想立刻去找安天睿问了清楚,可是又担心夜莺,就又折返回了z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