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孩子的选择

第4卷 孩子的选择

黑色系的书房中安天睿一袭黑色西服融在其中,俊脸憔悴,狭长的丹凤眼是化不开的冰霜,“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才是他们真正的父亲。”

书凡拍桌而起,“你这个王八蛋既然知道孩子是你的种,怎么还眼睁睁的看着林林一个人远赴英国,你们家的人一个个全是心冷血冷的畜生,我要立刻把孩子带走。”书凡双眼喷火,她错看了他,四个姐妹如今只剩下她自己,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林林的孩子。

“她们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凭什么,就凭这张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亲子鉴定报告,我告诉你我八哥也不是吃素的,要来硬的我奉陪到底。”

“你是女人的亲人,我不想伤害你,孩子我是要定了。”安天睿清冷坚毅的说出心中的决定。

书凡扶着桌子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安天睿,忽然笑出声,“我猜你到现在都不敢告诉她们真相,你怕她们不会原谅你,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将她们留在你的身边!”

“女人不希望我们之间发生任何冲突。”

“不要以为你有多了解她,孩子她受伤的时候在医院怀上的,如果我猜的没错当时肯定是你强上了她,你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用那样下三滥的手段想毁了她对不对!算我看走眼了,你本质上就和你那个人渣弟弟就是一类人。”

书凡忽然明白为什么夜莺会将孩子们的出生日期向后推了半年,完全是为了她,为了不让她有任何的愧疚,愤怒的双眼泪光闪闪,林林总是那么的为她着想。

“如果当时我知道她的身份她在那天晚上就死了。”他很庆幸当时不知道,不然也不会有两人之间的一系列纠缠牵绊,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原来他们之间的缘分从七年多以前就已经开始了,造化弄人。

“不管怎么说我决不会将孩子留在你的身边!”白狼他们正在查安天睿的一切生意往来,如果他有不良记录,她怕孩再次受到伤害。

“书凡妈咪说的可是真的?”思彤与思言出现在门前,思彤小手紧紧地抱着安天睿昨天给他们的电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书桌上的那张纸。

两人看着突然突然出现的孩子,书凡手忙脚乱的收起那张纸,强颜欢笑,“我刚才有说什么吗?哦我想起来了,我们刚才说关于你们以后跟谁生活的问题。”

“书凡妈咪你不适合撒谎,每次你说谎的时候眼睛总是不自然的转动两下子。”思言眼睛似有似无的瞥过她的口袋。

“有吗,臭小子我那是在想问题,你们是决定跟我这个和你妈咪从小长到大的姐妹走呢,还是留在这里和这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住在一起。”书凡双手环胸,倚在书桌上。

“书凡妈咪不要岔开话题,还是你说吧,我记得曾经你说过不会骗我们。”思言站在安天睿面前,正好与坐在椅子上的他一般高,两双眼睛近距离平视,彼此的眼睛中都有对方的影子。

安天睿抿唇,用力握紧手中的笔,啪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声响,尖锐的棱角划伤了他的手,鲜血一滴滴滴落在黑色的地毯上寻不着痕迹。

“思言,你真的听错了,我和他刚才···”

“她说的没错我是你们的亲生父亲,我也是在思语受伤的时候才知道的。”

“你的手受伤了包扎一下吧。”思言弯身捡起地上断裂的笔,“妈咪说过浪费可耻,好好地一支笔就这样废了,真可惜。”思言摇摇小脑袋,转身拉着思彤走出书房。

书房中的两人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不清楚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天睿急忙追了出去,之间两个孩子来到已经泛黄的草地上坐下,深秋的太阳蒙上一层化不开的愁绪挂在天空中,两个孩子双双躺了下来,安天睿不知道上前能跟他们说什么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你说过让那些人不好过,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吧,我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任何成果呢。”

“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知道你们也许无法原谅我,可是不管你们愿意不愿意,我都会把你们留在身边。”说完转身,高大的身影有些落寞与凄凉。

躺在草地上的两个孩子脸上表情不一,“原来我们是这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们是不被期待的生命。

“妈咪很爱我们。”思言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绚丽的阳光下,他好像见到妈咪的笑脸,触手可及。

“你准备原谅他吗?他曾经伤害过妈咪。”

“妈咪也伤害过他,这样是不是就算扯平了,大姐大人的世界真的好难懂哦,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们一样,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干脆一点。”也许她们一家人早就生活在一起,妈咪也不会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摸不清孩子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书凡,暂时留下来照顾思语,安天睿回到书房接到萧亦寒的电话,廖原召开了记者发布会,爆料出宋天阳与安天睿是孪生兄弟,两人实际上是毒枭的儿子,两兄弟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而反目,宋天阳死在安天睿的手中,廖家在婚礼举行之前知道此事,才临时终止了婚礼。

这段视频在网上疯传,一时安阳国际被推上风口浪尖,股票暴跌。

安天睿嘴角勾起,以为这样就可以搞垮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买进股票,收回一部分股权,将廖氏与宋霖来往的证据全部抖出来,还有宋霖身份。”

“这些都好办,只是你的身份暴露了,我怕警察会找上你。”

“即使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们也只是猜测,找不到任何证据,他说我和宋天阳是孪生兄弟,你不觉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而且现在的法律好像不流行连坐。”他身上是有人命不过那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查都无从查起。

“我知道怎么做了,保证会让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