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整垮廖氏

第4卷 整垮廖氏

草坪上两个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的孩子,很快就相依睡着了,仔细看去在阳光照耀下的她们嘴角都微微勾起。

等安天睿忙完以后天已经染上墨色,刚才还留在英国的安森给他来过电话说昨天晚上他们在海中打捞了一夜也没有任何发现,英国警署那边也对尸体做了详细的核对,里面并没有夜莺的,安天睿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她还活着,可已经一天一夜了她在去了哪里,他不敢往下想怕她真的随那场爆炸变成粉末,消失在大海中,尸骨无存。

安天睿不停地抽着烟,透过朦胧的烟雾他看见草坪中的两个小小的身影,转身下了楼,将西装脱了下来,盖在两人身上,静静的坐在她们身边,不知道是谁在睡梦中叫了声妈咪,安天睿心揪的生疼。

月凉如水,秋风萧瑟来带一股凄凉的味道,安天睿也仰面躺在地上,女人我好想你。

风刮过脸庞,脸上微凉。

第二天安天睿简单的整理一下就出去了,萧亦寒见到他的仪容皱了下眉,“你确定就这样出镜。”青色的胡渣,眼中全是血丝,身上的西服还有些皱巴巴的,身后还粘着一根草,只有头发还精神的立着。

“这样很好。”

“闭嘴。”安天睿眼中冷意十足,“她没死。”

萧亦寒识相闭嘴,“阿姨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现在警局呆着吧。”

安天睿刚刚下车就被守在公司门前的记者逮个正着,“安总,您看起来很疲惫,是不是因为昨天的报导。”

“安总,请问昨天报道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安总,您父亲真的是有名的大毒枭吗?”

“你们兄弟俩真的喜欢同一个女人吗?”

“昨天的报导的确给我产生了很大的困扰,我心爱的女人昨天出了点意外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我的父亲的确是毒枭,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确实有个孪生兄弟,不过他在两岁的时候就已经出车祸去世了。”

“您的意思是说廖总在说谎了?还有昨天不是您结婚的日子吗?这么说廖氏千金不是您喜欢的人了?”记者的镁光灯一直闪个不停。

安天睿几不可见的蹙下眉,“我不对别人的言论做任何评论,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孩子的母亲,昨天的那场婚礼就是乌龙事件,至于为什么举行婚礼,你们最好去问一下廖总,还有帮我问一下他,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后,是不是夜里睡不着觉。”

众记者心中疑窦丛生。

“请问您的公司有没有您父亲的帮助?您知道您父亲做的事情吗?您怎么看待您的父亲?您孩子的母亲又是谁?”记者怎肯放过眼前的机会,接连的抛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在你们的眼中他是个坏人,可在我的眼中他却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我的父亲,一个合格的父亲会最些什么事情维护他的孩子,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很清楚,我为他曾经做过的事情跟大家说声对不起,至于孩子的母亲是谁,等她平安回来的那一天,再说吧。”安天睿深深地对着镜头鞠个躬“逝者已矣,我希望你们可以让他安息。”说完冷着一张脸,身上散发出骇人寒气走进公司大厦。

鑫儿坐在电视前看着消失在镜头前的背影面部有些狰狞,安天睿既然你这么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孩子的母亲?将别人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当乌龟当得很过瘾吧,我就让你当的更惬意一些。

办公室中,“让盯鑫儿的人注意了,她的城府很深,不能马虎。”和她相处那么多年竟然还没看清楚她的真性情,足可以说明这个女人的可怕。

“安立守在那里,而且她的id的地址已经被控制住,不管她搞什么小动作都会被拦截下来。”

安天睿眯着眼睛盯着杯中的鲜艳欲滴的红酒,眼中闪过嗜血光芒,萧亦寒办事他放心,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们的安全,他们安好才是最重要的。

“你看一下,这是廖氏集团的自己走向,大部分资金通过很多渠道转向国外,估计这些就是和宋霖秘密交易所得的黑钱。”

“宋霖的老底都查清了吗?”

“我们查的时候出了一些阻力,估计有人也在查他们。”所要找的证据已经被人取走。

“这是交给夏书凡。”

“恩,廖原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不是他一个人,所有与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必须都得付出代价。”

萧亦寒拍拍他的肩,“抽时间去看一下雨彤吧,她离开了廖家,一直不开心,也许你可以让她振作起来。”

“我不会再和廖家的人有任何来往,不管当初是否是她先背叛我的一切都过去了,我的心已经给了女人,已经无法收回。”

“兄弟,你···”萧亦寒叹了口气,本想劝他一下,又收回刚要出口的话,那么大的爆炸她不了能还活着,心中轻叹一声,也许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以让她慢慢淡忘一个只出现在他生命中几个月的女人,可是他再一次错了,他低估了夜莺在他心中的位置,感情已经根深蒂固无法撼动分毫。

书凡将从白狼那得到的资料交给安天睿,“希望你的这场仗打的漂亮一点,不要见血,我不想让孩子们失去他们的爸爸。”看到他憔悴的样子,尽心尽力的照顾三个孩子还有穆天翔夫妇,为夜莺的事情奔波,书凡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谢谢。”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林林和孩子,白狼已经不再查你了,但是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走你父亲的老路。

安天睿刚想说什么,三个孩子整齐的出现书房门前,,“我们想回家照顾外公外婆。”

“我可以把他们接到这里来。”

三个孩子齐齐摇头,以前他们不愿离开那里,现在他们就更加不愿意了,因为那里有他们两个女儿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