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重回部队

第4卷 重回部队

厅中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噤若寒蝉,廖氏不在c市,廖原一时还不清楚公司的状况。

“爸,不好了···”廖玉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有什么好慌的,有话好好说!”

“警察找上门来了。”话还没有说完,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出现在客厅门前,手中拿着逮捕令,“廖总,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请问我犯了什么事?”廖原恢复成熟老练的样子,一脸平静的看着两人。

“你涉嫌走私贩毒,还有偷税漏税等等。”

“警察同志,你们肯定弄错了,我爸是本分的商人,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情呢?你们一定要查清楚在下定论。”

“廖总请吧。”两个警察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鑫儿,这件事情上面很重视,局长已经在警局等着,准备亲自审问。

“好,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如果我没做过你们一定要还我个清白,鑫儿,帮我请律师。”

鑫儿看着父亲的背影,慌忙跑了出去,她要去问问睿哥哥为什么一点都不念旧情,对她的家人这么无情。

鑫儿来到准备结婚用的公寓中空这里还是那天的样子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息,墙壁上还挂着两人的照片,这里的一切都是她亲手设计的,完全是根据他的喜好来的,现在看来是多么的讽刺,鑫儿眼泪直流,滴落在洁白的地毯上。

皮鞋撞击地板的声音响起,安天睿冷着一张脸出现在她的面前,“睿哥哥告诉我,你有么有爱过我,哪怕是一点点···”鑫儿抓住他的胳膊,梨花带雨的问道。

“没有。”冰冷的声音干脆果决,“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是我的错,不该给你希望。”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我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就算没有爱情也该有亲情,你也不能这样对待我的爸爸,不是吗?”廖鑫儿满脸泪痕,身子如风中的落叶般不断颤抖,他果真如此绝情。

“我虽然不爱你,但是已经答应和你结婚,可是你们呢,对她做了什么,还有当年我受到的伤害也是你和宋天阳一手促成的,我们之间以后再无恩情,廖氏算是完了,只要是安分的待在这里,我可以保证你以后的生活,不然···”安天睿扯掉抓在他身上的胳膊,转身欲走。

“这算是施舍吗?你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廖氏完了我也会跟着去的了。”鑫儿歇斯底里的吼道。

“即然这样,我很乐意成全你,安森把这座房子烧了。”

鑫儿瘫坐在地上,“慕林林到底哪里比我好,她还亲手杀了你的父亲和弟弟,我爸爸是为他们报了仇,你有什么理由这样对我的爸爸。”

安天睿脚步没有停留,爸爸和宋天阳的事情已经过去,经过这件事情他已经不再去纠结这些恩恩怨怨,如果今生还能见到女人,他一定会紧紧的抓在手中,再也不放手。

爱情没有任何理由,爱上了就难以忘记,烙印在心中的记忆已经无法剔除。

廖氏在一夕之间垮掉,有的股东抛售股票,有的一些还卷款逃往国外,安天睿暗中收购股票将廖氏并入安阳国际旗下,廖原锒铛入狱,廖玉琴,廖鑫儿还有她们的母亲等等一些人也因为卷进轮船爆炸案中也进了监狱,廖家只剩下廖雨彤还好好的生活在外面。

监狱,书凡一身军装站在这门外,冷冷的看着一群人,轻哼一声,死可以是解脱,在这里她要让他们尝受到最痛苦的折磨。

眼睛扫过站在廖鑫儿身后的几个长相不善的人,几人点点头,嘴角勾起瘆人的笑容,一时监狱中响起骨骼咯咯的声响,随后响起几声惨叫。

“这就是你伤害她的代价。”

“你杀了我吧。”廖鑫儿嘴角全是血迹,她要是知道慕林林真正的身份她说什么也不会蛊惑父亲设计她,如今弄得家破人亡她要负很大的责任。

“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什么时候她有消息了,什么时候你就解脱了。”

“她已经死了,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这里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呆,说话间的功夫身上又挨了几下。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真想死就自杀吧,不过在这里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你也没那个勇气。”

书凡说完做了了手势,蹲下身子看着鼻青脸肿的鑫儿,给她整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千金大小姐变成这样真的很让人心疼,不过和这比起永远留在冰冷海水中的她是不是要好的多。”

“你都说她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愿杀了我。”鑫儿扯住书凡的袖子。

“有人相信她没死,还会回来,还说这辈子会等她,估计你还不知道吧,那三个孩子其实是安天睿的。”书凡嘲讽的笑着站起身,“我现在才觉得老天爷有时真的很会开玩笑。”说完瞥了眼鑫儿僵硬的脸,离开监狱,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来的更让她觉得打击的。

“哈哈哈···”她一直自认为很聪明却没想到原来她一直是那个最傻的,冰冷的地面传来阵阵凉意,鑫儿握住冰冷的铁栅栏,眼神很是怨毒,那有怎样,那个女人永远也不可能回来,他一辈子都要活在无休止的等待中,痛苦的过一辈子,纤纤玉手上青筋闪现。

只是脸上忽然被人打了一巴掌,“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劝说爸爸要了那个女人的命,我们会在这里吗?”

鑫儿心中也愤恨窝着火气两个人厮打起来。

还没走远的书凡瞥了眼监狱里的一幕,嘴角轻轻勾起,安天睿坐在电脑旁边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杀意。

“安天睿我要回部队了,有时间带着孩子们去看看吧。”书凡扯掉身上的监视器,大步跨上等候在外面的吉普车,再见了外面的世界,外面的生活,,还有相处七年多的亲人,想到离别时父母不舍的眼神,还有夏书询惊喜又带着愤怒的表情,心微痛,书凡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再见还未发芽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