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回国过年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回国过年

一处法式风格的透漏着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建筑中,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正伸着头在门前翘首以盼,天还刚刚要落下黑幕,刺眼的车灯闪过,两个孩子缩回头向客厅跑去,那么冷的天在站在这里,妈咪肯定会责备他们的。

天空中飘起鹅毛大雪,丁晓刚下车就打了个喷嚏裹紧衣服,她的身体一直很弱,只要一冷经常感冒,所以冬天她出门的次数更加减少。

“你不回家陪他们过年,他们会不会不高兴?”

“你不会想让我现在回去吧,我已经答应了孩子们今年留下来陪你们过年的。”欧阳辰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揽住纤瘦的肩膀,“怎么养你都不胖,再瘦下去就只剩骨头了。”自从好了之后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的状态。

“这样不用费心减肥多好,你去抱那两个小家伙,估计再长两年你都抱不动了。”

两个孩子浑身上下都是肉嘟嘟的,摸上去的手感简直是柔软的不得了,她闲着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揉捏他们粉嘟嘟的小脸,搞得两个孩子一见到她坐在他们的身边都会精神紧张。

“妈咪,你不觉得我的身材很好吗。”欧阳川动了下短小的四肢摆了个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动作。

“妈咪怎么没觉得,倒觉得你越看你越像个球。”丁晓掸了下身上的雪花。

欧阳川寻站在一旁捂嘴咯咯的笑着,肉嘟嘟的小脸上出现两个深深的梨涡。

“妈咪你太过分了,不理你了,还是爹地好。”小家伙寻求安慰般扑向欧阳辰的怀抱,被欧阳辰抱起来的欧阳川向笑的花枝乱颤的妹妹挑了下眉,“妹妹你好像比我还重了两斤,我要是个球,你就更是个球了。”说完高傲的抬起头瞥了眼瞬间垮下来的小脸,心中分外得意。

“我这不叫胖叫丰满你懂吗,人家杨贵妃还是四大美女之一呢。”

“可以好像晚生的几千哦,现在不是流行穿越吗,要不你穿越到唐朝,说不定你能改写历史哦。”

“切,我才不去呢,我舍不得妈咪和爹地。”丁晓看着两个唇枪舌战的两个孩子叫了声停,“兄妹之间应该相亲相爱,你们怎么没有三分不吵架的时候。”亏两个还是一胎生出来的呢。

“我跟他前世是冤家。”欧阳川寻双手叉腰,气呼呼的说道。

“不是冤家是仇人。”欧阳川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欧阳辰捏了下他的脸,“你是男子汉应该有绅士风度,不可以欺负妹妹,知道吗?”

“切,爹地绅士有他那样的吗,专门欺负我这个柔弱的女孩子。”

“哈哈哈···”欧阳川夸张地大笑两声,“你柔弱明明就是个强悍到不行的女汉子。”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头又开始有些疼,丁晓揉了下眉心。

“不舒服吗,先上去躺一会。”

“没事。”丁晓摆摆手,她也搞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两个孩子看到妈咪有些痛苦的表情纷纷住嘴,乖巧的来到她的身边,“妈咪,我们不吵了,你不要生气了。”

丁晓捏了两人的小脸,“说话算话哦。”

两个可爱的孩子,还有一个帅气有钱有体贴有加的丈夫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可她为什么还觉得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两个孩子不停的泛着白眼,不明白为什么爹地和妈咪都那么喜欢**他们的脸呢。

“想不想爷爷奶奶了。”

两个小家伙点了下头又慌忙摇了下头,几次见面都以不愉快收场。

“这次不会了,是他们说想你门了,而且有爹地在你们还怕什么。”

“辰,什么时候回去?”

“今天晚上的飞机,机票我已经订好了。”

“你怎么不早说,我还没有给他们准备礼物呢。”

“我都帮你准备好了,本来他们是想让我带着你们回去过除夕的,不过我想我们一家人从没有好好地在一起过过除夕。”欧阳辰心中很高兴,既然爸爸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就说明他已经接受了她。

“好吧,我先去收拾准备一下。”

两个孩子也很兴奋,他们很少回国,一直生活在法国,他们心中也渴望见到亲人。

一家人高兴地吃完晚饭,就向机场赶去。

飞机上,乘务长停在她的身边,“慕小姐,这么多年您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只是你的三个孩子怎么少了一个。”乘务长说完又感觉不对,“他们好像变胖了一些,也不对,那么多年了,他们怎么一点都没长,反而还变小呢?”乘务长很是纳闷。

“我以前有三个孩子?”

“对啊,你不是慕小姐吗?当初你还帮我们开过飞机。”

“乘务长你在看玩笑吧,我可不会开什么飞机,我叫丁晓,很高兴认识你。”话是这么说可是心中疑惑渐起,一个人可能是眼花了认错人,两人人认错了就不能说是巧合了,除非她和那个慕林林确实长得很像。

“对不起请让一下。”刚上完洗手间的欧阳辰出现在乘务长的后面。

乘务长看了一下欧阳辰,好像不是那天的那个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对不起,我可能我真的认错人了。”

“没事。”

“刚才她和你说了什么?”欧阳辰满是紧张的问道。

“她说我以前帮她们开过飞机,我想她应该是认错人了。”

“是啊,你身子这么弱,开飞机,不敢想。”欧阳辰夸张地摇了下头。

“我累了,先睡一会。”两个孩子飞机刚起飞已经熟睡,丁晓闭上有些酸涩的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之前她有三个孩子,如果是真的,那三个孩子现在在哪呢。

觉得有必要找乘务长再问一下,丁晓起身,“晓晓你去哪?”

“你怎么那么紧张,我只是上一下洗手间。”

“我陪你去。”

“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他们在这里我不放心,我一会就回来。”

转身脸上笑容收起,欧阳辰一定有事情瞒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