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生病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生病 全本 吧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而且孙子哪有嫌多的,我们家大业大的多几个人管理总是好的。”

“没忘,时刻记在心中,也正在努力,爸,今天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顿团圆饭,我陪你喝个痛快。”

丁晓秀眉轻皱一下,倏尔恢复平静,不断地给两个孩子和沐婉夹着菜,一家人一顿饭吃的开心温馨。

吃完饭后一家人坐在客厅聊着天。

“这次回来多过些日子,这么大一个别墅就我和你爸两个人太冷清了。”

“公司还有事,我打算明天就回去。”在这里他有些心里不安。

“公司要离开你不行就说明你这个老板做的不合格,还是早一点关门歇业回来接手欧阳国际算了,爸年纪大了,也不想再操心了。”

“爸,你还年轻的很,这事再过两年再说。”

“一跟你说着这事你就往后拖延,说吧,今天给我个确切的时间,准备什么时候搬回来和我们住一起,省的有人整天在我耳边念叨,没有一会清净的时候。”

“我感觉生活在法国挺好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就算是接手欧阳国际我也没有必要回国的,再说你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了,晚年换个环境生活,跟我们一起去法国居住吧。”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欧阳宇凌厉的眼睛扫过正安静坐在旁边丁晓,“人家赶流行出国,我可不想随大流,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想要我真正的承认你是欧阳家的媳妇,必须给我生个孙子出来!”

正在地上玩积木的两个孩子纷纷看向这边。

“爸,您说的话我有些不明白,请你说的再明白一些,而且我感觉两个孩子已经很好,我没有再打算要孩子的意思。”

丁晓脸色也冷了下来,五年来两人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他说话都夹枪带棒的,对她怎么样她都无所谓,毕竟像他们这样的豪门,肯定想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当媳妇,她是个孤儿当然不是他中意的人选,可他不能这样对孩子,短短时间内,接连两次提到生孩子的问题,让两个孩子心会觉得他们不被重视,觉得他们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

“这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爸,你能不能不要针对她,再怎么说···”

“你给我住嘴,你不是答应过老子,要给老子生个孙子的吗,为什么她会这样说,还是说你一直在敷衍老子!”欧阳宇愤怒不已。

“宇,有话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今天不把这事给老子说清楚,谁以后都别想好过!”

“我为了让你接受晓晓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如果你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会带她们回来!晓晓拿上行礼我们走!”欧阳辰火气也上来了,父子俩剑拔弩张,丁晓拉住欧阳辰,“你们告诉他们吗?”

“对不起我不能为了让他们接受我而欺骗他们,那样我会于心不安。”丁晓给欧阳辰一个微笑,转过身没有一丝惧意的看着处在暴怒边缘的欧阳宇,“生他们的时候因为难产导致以后不能再生育。”

“你说什么!给老子再说一遍!”

“妈咪···”两个孩子跑到她的身边,清澈的眼睛看着爷爷阴鸷的眼神,心中有些怕怕的。

“没事。”丁晓抚摸两个孩子的头表示安抚。

“滚,给老子滚,以后不要再踏进这里,老子不想再见到你们!”

“晓晓我们走。”欧阳辰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就向厅外走去,沐婉慌忙去拦。

“他们不是你们欧阳家的孩子吗?”丁晓依然站在原地。

欧阳宇嘴唇动了两下没有说话,“你走吧,我不想见你,看见你这张脸我就来气,不就是因为向那个不知去那里投胎的女人他才会对你这么着迷吗,滚,赶紧滚···”欧阳宇火气消了不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

“不许你这么说她!”欧阳辰折回拉着丁晓离开,本来是开开心心的一次见面不欢而散。

丁晓不知道欧阳辰口中的这个她到底指的是她还是欧阳宇所指的女人。

沐婉不舍得拉着丁晓的手,“晓晓,你爸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们不在的时候他还是挺想你们的,等有时间妈再去看你们。”

“妈,外面冷,你先进去吧。”

“进去吧,你都没穿外套。”

“少爷···”沐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她表示关心的欧阳辰。

“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怕你感冒了,老头又将这笔帐记到我们的头上。”说完钻进车中,车子消失在视线中。

两个孩子闷闷不乐的依偎在两人身边,“别伤心了,爷爷心里面还是喜欢你们的,不然也不会给你们那么大的红包还给你们提前准备了那么多礼物了。”

“妈咪,那些都是奶奶准备的。”两个孩子嘟着嘴明显的不高兴。

“他们两人还分彼此吗,奶奶准备的也有爷爷的份啊。”

“你们想要什么礼物爹地给你们买。”欧阳辰捏了两下川寻的包子脸。

“爹地,你们给我们买的礼物都装了满满一个阁楼了。”川寻赶紧从欧阳辰的手中解救下她被捏的变形的小脸。

“爹地你带我们去旅游吧。”这些年他们基本上都呆在法国,一是因为妈咪的身体不好,二是爹地很忙,没有时间。

“冰天雪地的你们想去哪里呢?不如等再过一段时间暖和一些爹地带你们去荷兰好不好。”她受不得冷,记得有一次他见到她直盯着电脑上的郁金香出神,也许她想去看一看。

“爹地要说话算话哦,不能黄牛。”

丁晓咳嗽两声,脸色微红,欧阳辰抬手覆上她微热的额头,“怎么这么烫,掉头去江宏酒店。”

“不要担心吃上药就没事了,头有些晕,我先睡一会。”丁晓闭上疲惫的眼皮,不到一天一夜的时间她好像知道了很多事情,她真的有些累了。